利益多元社会与舆论极化

《财经》杂志     

2021年2期 2021年01月18日出版  

本文1733字,约2分钟

一段时间以来,围绕大型平台公司是否断了小商贩的生计,以及大型互联网公司对员工是否过于苛刻,形成了一些热点话题。在一个市场经济社会,市场主体间的利益冲突,抑或职场纠纷劳资矛盾,都是正常乃至多发现象,解决之道无外是通过协商或经由法律途径。这其中围绕利益博弈产生的观点驳难也都是正常现象。值得人们关注的是由此产生的舆论极化现象,而其背后折射的社会心态乃至社会生态现状更应该引起人们的重视。

一个突出且饶有兴味的观察点是,利益相关方的事实陈述和观点呈现往往通过“刷屏帖”的方式进行。这些在微信朋友圈、微信群或微博被“疯狂”转发的文章,一般都有着抓人眼球的标题、耸人听闻的“事实”和“行云流水”般的逻辑,能瞬间引爆舆情。不过很多时候这类“刷屏帖”又往往很快被颠覆,因为其内在的逻辑漏洞和某些天然的事实硬伤,在细心和理性读者的考证下,往往很容易导致舆情急剧反转。

而比“刷屏帖”更令人担忧的是,围绕“刷屏帖”产生的某种社会舆论极化现象。从一个“刷屏帖”出现时一边倒的转发与夸赞,到剧情反转时一边倒的踩踏,舆论在两个极端快速摇摆,充分折射出社会浮躁的情绪和人们“偏听偏信”的心态。

在中国社会转型时期,舆论的极化除了体现在两极间的摇摆,还表现为两极间的对立。围绕“刷屏帖”和其后的社会议题,人们在辩论时常常诉诸情绪化的语言和简单粗暴的逻辑,先入为主预设立场,并根据意识形态光圈和价值判断选边站,由此导致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而罔顾事实本身是非曲直以及逻辑推理是否缜密严谨。

舆论的极化本身是社会主流价值观相对缺失的表现,而舆论极化的蔓延会加剧社会的撕裂感,使人们越来越难以在重大社会议题上形成主流价值判断,进而导致社会凝聚力的进一步丧失。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舆论极化现象的形成有着多重复杂的成因,对其应对和化解也需要长期耐心的努力。

在今天这样一个注意力稀缺和信息碎片化的时代,人们难以沉下心来,仔细阅读那些通过深入扎实的调查和专业权威的分析展现事情来龙去脉的文章。社交媒体捕获人们注意力的企图心,导致了标题党的扎堆出现,而移动网络时代商业模式压力下对点击率和流量的强调,也使得不少自媒体乃至机构媒体为了“吸粉”而寻求更加“出位”的报道和评论风格。

必须承认,一些帖子能够刷屏,确实因为它们触动了人们的神经,迎合了人们心目中的压抑已久的某种情绪。这与社会转型期利益群体的分化、社会矛盾的多发、转型期焦虑症的蔓延和帕累托改进后对未来预期的分歧都密不可分。

换言之,媒体技术、商业模式和社会变革三重转型期的叠加,助长了舆论的极化倾向。而历史上人们对不同意见的不宽容甚至打压,也导致理性多元求同存异的公共辩论空间依然是稀缺品。

舆论极化的多因格局,注定对其应对和化解没有一蹴而就一抓就灵的方案。和谐的社会氛围的构建,离不开和谐社会的构建,而这又需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需要文明均富社会的建成,使富者安心贫者安身。此外,当利益冲突发生时,以法治精神为指导,以法律为准绳,以公序良俗为归依,从而更好地定纷止争。而这些目标的达成无疑都需要假以时日。

就当下而言,避免舆论极化倾向进一步恶化的关键,在于理性多元求同存异的公共辩论空间的构建,以及信息披露的公开透明规范。极化的最大的克星和最好的纠偏良药就是多元和透明,当人们习惯于不同意见的碰撞,习惯于不同利益诉求的表达,能够找到可信赖的权威信息发布渠道,本身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舆论的两极摇摆和两极对立。

优质的公共辩论空间的构建需要多元包容的心态,这一点对于空间的参与者和管理者而言同样重要。意识形态化和政治正确本身不能成为极端化言论的背书,任何极端化言论都应一视同仁在法治框架内加以管理。

面对舆论空间尤其是网络舆论空间极化的趋势,最有效的应对之策还是理性多元公共辩论空间的构建、公开透明规范的权威信息披露渠道和机制,以及法治原则下一视同仁的管理框架的确立,舍此别无他途。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最新评论
  • yu
    10个月前
    充分折射出社会浮躁的情绪和人们“偏听偏信”的心态。社会情绪的浮躁,人们偏听偏信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