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能源政策的变与不变

《财经》杂志   文/王能全     

2021年2期 2021年01月18日出版  

本文480字,约1分钟

拜登政府将大力部署清洁能源,并重返巴黎协定,团结各国应对全球气候变化,但出口更多石油天然气仍是未来相当长时间内美国政府的追求

以重返《巴黎协定》为主线的能源气候外交,是拜登与特朗普能源政策的最大不同。但对于已经实现能源独立的美国来说,为石油天然气产业争取广阔的国际市场,应该还是新政府能源政策重点。区区四年任期和美国政党制度的特点,决定了拜登能源气候外交不会很快产生实际的效果。因此,拜登政府的能源政策,变的可能仅仅是形式,不变才是实质。

2017年1月20日,就任总统后白宫网站列出特朗普政府优先处理的六大问题,其中第一条是“美国第一能源计划”。2017年3月28日,特朗普签署“能源独立”行政命令,称这是“美国能源生产一个新时代的开始”。2017年6月1日,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协定》。执政期间,特朗普采取一系列措施,表示将把美国能源产业带入“黄金时代”,让美国掌握“能源主导权”。

无论如何评价特朗普的能源政策,当前的现实是,美国实现了能源独立,能源消费结构持续优化,二氧化碳排放进入了下降通道。可以说,当下的美国能源行业处于近70年来最好的时期。

... ...

您看的此篇文章是收费文章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阅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