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茨年度公开信:最担忧富人先免疫、穷人等不到

文|《财经》记者 王晓枫    编辑|郝洲

2021年01月27日 18:45  

本文2988字,约4分钟

当中低收入国家在未来一年内只能为其五分之一人口提供疫苗。在一个全球健康与本土健康融为一体的世界中,我们每个人都应该为此深感担忧。

 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联席主席盖茨先生在2021年年信发表前接受中国媒体记者联合采访。盖茨对于全球新冠疫苗存在无法平等分配的威胁深表担忧,他在回答《财经》记者提问时表示,在一切顺利情况下,实现为全球一定比例人口接种疫苗目标依然可能延迟大概6个月。如果其中一些环节没成功,这一延迟甚至可能超过12个月。

“我被问到最多的一个问题是世界何时会恢复正常。我理解为什么大家会问这个问题。我们都想回到新冠疫情之前的世界。但是有一个领域我希望我们永远不要回到过去,那就是我们对于大流行病的轻敌自满。”比尔·盖茨在其和夫人梅琳达女士的联名2021年度公开信上表示。这是盖茨自2009年全职担任基金会联席主席以来发表的第13封年信。到目前为止,盖茨基金会已为抗击新冠肺炎投入17.5亿美元,大多数资金都用于生产和采购重要医疗用品。  

不同于以往,今年的年信发表于人类近十年来经历的最严重传染病大流行期间,过去一年间,新冠病毒大流行彻底改变人类经济和社会生活方式,也让人类社会意识到我们对于一场严重公共卫生危机事件是多么准备不足,以及通过国际合作提升公共卫生安全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今年年信的主题为《这一年,全球健康与你我休戚与共(The year global health went local)》,由于新冠病毒暴发,“全球健康”这个以往易被忽视的领域,变得与全球每个人息息相关。这场大流行让我们看到对全球公共卫生领域的长期投入是有益全人类的,而非一些偏见所指的大而无用的“白象”。          

在盖茨看来,投资全球健康事业是全世界可以买到的最好、最划算的保险了,因为相比于新冠病毒预计带来的28万亿美元损失,全球每年投入的数十亿美元公共卫生经费能够减少数十万亿美元量级的损失,并避免数百万死亡。  

在这场大流行中,我们已经看到对于公共卫生投入为人类社会带来的回报,特别是在疫苗研发领域。如果新冠病毒不是在2019年而是2009年出现,那疫苗的研发过程会漫长许多。纵观历史,疫苗开发是一个漫长且充满诸多不确定性和失败的过程,从发现病原到疫苗面世,大多数传染病都以十年甚至百年为单位,埃博拉用了43年,乙肝用了14年,新冠疫苗只用了1年,并且没有降低安全性和有效性的临床标准。          

这种成就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国际社会对公共卫生科研的长期支持,在此过程中积累的经验和技术突破被应用于新冠病毒疫苗的研发工作中。另外,世界各地资助方慷慨解囊,竞争对手共享研究成果,各国共同投资大量候选疫苗组合有效降低研发失败风险。         

新冠疫苗研发带来的技术突破还可能会使我们终结一些长期困扰人类社会的疾病,例如,mRNA疫苗技术不仅有助于其他重大疾病疫苗研发工作,还可能在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等疾病防治研究领域存在很大潜力,并最终终结这些疾病。         

不仅是对技术研发的投入收到回报,对公共卫生系统和机制建设的投入也正在抗击新冠疫情中发挥重要作用。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和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这两个平台由盖茨基金会和其他合作伙伴共同成立,分别为疫苗从研发端和分配阶段做出贡献,不仅资助多个新冠候选疫苗研发,还使用创新金融机制参与到新冠疫苗量产和公平分配中。“在Gavi机制成立之前,富裕国家能够接种的一款疫苗,往往要在十年以后才能惠及非洲的发展中国家。”盖茨对《财经》记者表示。          

除了呼吁全球加大对公共卫生领域的投入,让盖茨高度关注的另一个问题就是疫苗如何在全球范围内尽可能实现公平分配,他和夫人担忧这场疫情可能会出现免疫不平等,即未来只有最富裕的人可以接种新冠疫苗,而其他人却无法接种。         

目前,超过70亿剂新冠疫苗已经被各个国家(地区)和国际组织确认预购,高收入国家42亿剂,中高收入国家11亿剂。致力于保障新冠疫苗全球公平分配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订购了20亿剂,远远无法覆盖低收入国家的需求。         

“(新冠)疫苗接种工作从全球来看并不会同步,会出现延迟。富裕国家已经开始接种疫苗。所以在监管层面、捐赠方面以及特别的合作生产协议等方面工作一切顺利的情况下,实现为全球一定比例人口接种疫苗的目标依然可能延迟大概6个月。如果其中一些环节的努力没有成功,这一延迟甚至可能会超过12个月。”盖茨对《财经》记者表示。    

关注其他国家能否实现公平获取疫苗是一个在公众话语体系中有些争议的话题,因为在很多民众看来,在新冠疫苗上需要坚持本国优先这样的民族主义理念,就像特朗普政府所提倡的,这样才能使自己的国家获益最多,最先摆脱新冠病毒。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梅琳达女士指出,从疫情开始,我们就在提醒富裕国家谨记一点,即任何一处新冠疫情都会对整个世界构成威胁。在每个人都能接种疫苗之前,还会有一批批病患不断出现。这些病患群体会扩大、蔓延,学校和企业会再度停工停学。          

“当中低收入国家在未来一年内只能为其五分之一人口提供疫苗。在一个全球健康与本土健康融为一体的世界中,我们每个人都应该为此深感担忧。” 梅琳达在信中说。          

只有实现疫苗平等分配才能挽救更多生命,盖茨基金会2020年《目标守卫者报告》指出,美国东北大学生物和社会技术系统模型实验室 (MOBS LAB) 研究显示,若30亿剂新冠疫苗按人口比例分配给所有国家,将能够避免61%新冠死亡病例。若50个高收入国家获得前20亿剂疫苗,则只能避免33%死亡病例。         

虽然推广疫苗公平分配面临挑战,但一个好的迹象是,美国在新上任的拜登政府领导下重返世卫组织,并且会加入COVAX倡议,对全球应对疫情努力加大投入,美国最新的新冠疫情援助计划涵盖一项40亿美元投入,用于支持Gavi。          

美国作为富裕国家代表,在此次应对新冠疫情中投入最多资金支持研发疫苗。“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开发局(BARDA)拿出100多亿美元……很多政府为各自国家的疫苗研发公司提供了资金支持,这非常重要,但从总数上来说没有BARDA提供的资金额度大。”盖茨对《财经》记者介绍说,除了辉瑞,大部分已经通过英国、美国或者欧洲监管机构审批的新冠肺炎疫苗生产企业,都从美国这一项目中获得了大部分的研发资金。提供研发资金的第二大主要来源就是CEPI。          

盖茨在肯定美国政府投入巨额研发资金的同时,也对美国政府在去年12月底才通过投入Gavi用于疫苗采购的资金表示失望。“美国之前一些行政部门并没有全力支持,所以对疫苗进行资金投入的相应工作开展较晚,难免让人有些失望,好在现在这些支持措施已经开始实施。拜登政府表示如果有必要,他们愿意做更多事情,包括和一些国家进行商谈,以保证用于疫苗采购的工作能够得到足够资金支持。”盖茨对《财经》记者说。     

除了高收入国家加大资金投入,更多疫苗能够获得世卫组织审批并投入使用也是尽快实现新冠疫苗全球公平分配的利好因素。目前,只有辉瑞和Moderna的疫苗通过世卫组织审批。盖茨希望其他三种或更多疫苗在未来两到三个月内能够获批。“如果他们有强有力的数据支撑,特别是如果能够开展新的临床试验来证明他们的疫苗能够抵御传染性更强的变异病毒就更好了。”盖茨说。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最新评论
  • 无心插柳
    3个月前
    这场大流行让我们看到对全球公共卫生领域的长期投入是有益全人类的,而非一些偏见所指的大而无用的“白象”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