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位副省长从陕西调走了!

文 | 王  朋《财经》杂志西部中心公司产业组研究员   编辑 | 方彬蔚

2021年01月29日 13:28  

本文2138字,约3分钟

近一个多月,海南省委班子调整较大。

省委书记、省长等主要领导岗位人选,皆有变动。其中不乏“外来”干部入琼,比如原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南宁市长周红波,于2020年12月调任海南省委常委,并在今年1月兼任三亚市委书记。

如今,这份调整名单上的“外来者”再加一员:此前任陕西省副省长、宝鸡市委书记的徐启方,出任中共海南省委委员、常委。

1965年生人的徐启方,仕途前半程基本都在陕西——毕业之后从安康物价局、商业局初入仕途,到安康市汉阴县、石泉县开始主政一方,再出任安康市长,尔后调任宝鸡市委书记,再擢升为陕西省副省长。

对有着三十多年基层工作经验的徐启方,本地媒体曾评价这是一位“说了算、定了干”的实干型干部。

尔今,随着徐启方的出陕赴琼,海南省再添一位省委常委。按照干部任职惯例,其后续职位或将还有变动。

 

1

挖掘“三沈故里”

2015年7月,中纪委网站以“勤俭承家风 清廉为镜鉴”为题,全面推广陕西汉阴《沈氏家训》。

一百多年前,在相对偏僻的安康市汉阴县,走出了沈士远、沈尹默、沈兼士三兄弟,同为北京大学教授,时称"北大三沈",“五四”时期一度与鲁迅兄弟齐名。

2016年,已是安康市长的徐启方,在市两会期间与汉阴代表团交流时,再次提及沈氏家训。

事实上,“三沈”与陕西的故事,曾有很长一段时间淹没在故纸堆中难为外界知晓。

直到2001年,一篇《沈伊默在陕西》的文章见报,时任汉阴县县长的徐启方,对此颇为重视。先后多次安排专人奔赴上海以及北京等地,联系沈氏后人以及北大等高校,搜集“三沈”文献档案,最终厘清了三人杰出的学术成就,并由此在汉阴县发起建设三沈纪念堂。

如今,三沈纪念堂已是汉阴县乃至安康市的一张城市名片。“敏锐、善于挖掘”,亦成为徐启方的个人标签。

在其任职期间,该县针对城建规划进行了系列优化布局,为后续发展奠定了较为扎实的基础和空间。

2001年11月,徐启方调至安康市石泉县,任县委副书记、县长。一年后,升任县委书记。

“主政石泉4年,是该县经济社会发展最好、最快的时期之一”,各方对徐启方的评价颇高——经济发展稳居安康区县前三,“鬼谷子故乡”盛名广为人知,县城面貌日新月异……

关于鬼谷子故里所在何处,很长一段时间里并无结论,全国数十地为此“争论不休”:就在徐启方到石泉县的第二年,该县召开全国首届石泉鬼谷子文化学术研讨会,邀请了国内不少专家学者,相关争论也日渐稀少。

 

2

“高配”的市委书记

对徐启方而言,除去西安求学,生于安康长于安康的他,在秦巴山水间留下了不少个人印记。

安康人眼中的这位家乡干部,自带“基层和群众”属性,这也是他主政汉阴、石泉期间,在较短时间里为两县找到了各自的“突出属性”,从而奠定了后续发展的基础。

2005年,徐启方仕途迎来重要调整,进入安康市委常委序列。先后任安康市委秘书长、常务副市长,并于2013年正式当选安康市长。

“300万人民的期望,使我不敢懈怠、不能无所作为。我唯有勤勉工作,努力、再努力。”当选后的徐启方承诺。

更大的平台,徐启方施政特点也逐渐明晰。

首先是对人的管理——“做官知足、做人知不足、做事不知足,不折腾、不陶醉、不畏难”, 针对一些干部缺乏担当,不愿干、不会干、不敢干,徐启方发问:这些问题不解决,何谈追赶超越?为此,安康还展开了一系列的行政效能督查。

其次是招商的思路——徐启方强调,要发挥比较优势,用好安康的生态、交通枢纽、“秦巴明珠”三张名片,要把招商引资作为对外开放的第一抓手。安康频频主动出击,关于经贸、外事、文体等活动的举办,较以往亦有了明显增加。

三是产业发展的改革——在加强安康传统产业比如茶叶的同时,安康全域旅游的打造亦是如火如荼。不过该市并未一味追求速度,徐启方告诫干部,规划要对发展和未来负责,“宁可少些作为,也不能把宝贵的资源破坏了而留下遗憾;宁可慢一些,也不能低水平重复建设;宁可保护起来,也不能盲目开发。”

从2013年到2017年,安康GDP从604亿元增长到了974亿元,增速位居全省前列。

2017年6月,徐启方由秦巴山区转战关中平原,出任宝鸡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次年7月,升任陕西省副省长,并继续兼任宝鸡市委书记。

作为陕西工业重镇的宝鸡,在全省经济发展序列中,份量和话语权显然较安康要高一些的。近年来,徐启方治下的宝鸡市,经济发展多有亮点,GDP更是在2019年完成了对咸阳市的反超,位列全省第三。

如今,“说了算、定了干”的徐启方跨省履新,是肯定,更是挑战。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