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圈的“明星CP”,你pick哪一对?

《财经》新媒体 文/蒋金丽    编辑/蒋诗舟

2021年02月14日 13:34  

本文4794字,约7分钟

自从饭圈文化渗透到基金圈,基金经理也被组起了CP。其中,最出圈的当属“波君一萧”——中欧基金的周应波和易方达基金的萧楠。

这两位都是广受投资者认可的明星基金经理,前者以成长股见长,后者因专注消费而出名。

“嗑CP”哪有“真CP”香。实际上,在高手云集的公募圈,有不少基金经理伉俪,在投资场上各有所长、各具风采。

恰逢西方情人节,向大家介绍4对明星基金经理夫妻,为了加深记忆,《财经》新媒体也给他们起了CP名。

“千妍万宇”组合:兴证全球基金谢治宇&圆信永丰基金范妍

谢治宇是兴证全球基金的头牌之一。1981年出生,经济学硕士。2007年研究生毕业后加入兴证全球基金,历任研究员、专户投资部投资经理,现任基金管理部投资总监。

2013年1月起,他开始担任公募基金经理,接管的第一只基金——兴全合润,让他名声大噪,任职回报高达792.51%(统计区间:2013/1/29 -2021/2/10)。

因业绩出众,谢治宇市场号召力颇强。2018年1月,在没有限购的情况下,由他挂帅的兴全合宜曾创下一天300亿元的募集纪录。当时爆款基金还不像现在这么普遍。

生不逢时,兴全合宜成立之际恰逢股灾。这只基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表现都很平淡,谢治宇本人也被诟病陷入“规模困境”。

面对质疑,业绩是最好的反击。三年来,谢治宇带领这只“巨无霸”基金跑出了亮眼的净值曲线,截至2月10日,兴全合宜成立以来收益率121.42%。

2019年底,他发行了目前在管的第三只基金——兴全社会价值三年持有混合,目前净值也翻了将近一倍。谢治宇身上的担子不轻,管理规模已经接近600亿。

在前一阵的基金追星潮中,谢治宇的粉丝给他设计了一条slogan,叫“谢天谢地谢治宇”。

他反对给某只个股贴上“价值”或者“成长”的类型标签,也不认为自己可以归类到某一类投资风格的投资者。不管从持仓行业,所属板块看,他的基金都是均衡配置,低换手率。

谢治宇认为,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真正需要择时的时候其实很少,只有在市场极度高估或极度低估的时候才要去做。

他的建议是,与其去在意短期的市场波动,还不如选一个好的基金经理,安安静静地做一个长期投资。

和丈夫相比,范妍的名气没那么大,但履历同样可圈可点。

她的投资生涯起步于券商。先后在兴业证券和安信证券做过策略分析师,还获得过新财富最佳分析师(研究领域为策略研究):2011年、2012年及2013年第二名,2010年第三名。

之后转型公募,先是跳槽到工银瑞信基金做策略研究员,2015年左右加入圆信永丰基金。她参与管理的第一只基金是圆信永丰优加生活,任职回报为237.70%(统计区间:2015/10/28 --2021/2/10)。

圆信永丰基金是一家小型公募,规模仅240亿出头,身为权益投资部总监的范妍,一个人就贡献了100亿的流量。

范妍在管的基金有7只。不同于谢治宇自下而上的风格,她喜欢自上而下做投资。简而言之,就是从大环境中寻找受益行业,再从受益行业中寻找业绩优秀的公司。

夫妻俩的持仓都比较均衡,但行业偏好有所不同。从2020年四季报的前十大重仓股来看,范妍涉足电子、军工、医药、新能源等板块,而谢治宇买了机械制造、半导体、家电、金融等行业的股票。

“逸兰众山小”组合:广发基金费逸&中欧基金葛兰

只要一提起医药基金,大部分人就会想到葛兰。她是基金圈的“医药女神”,人美、聪明,业绩好。

基民对她的喜爱,全都概括在那句出圈的口号里:全世界最好的兰兰,不是卫兰,也不是阿兰,而是葛兰。

支付宝理财平台数据显示,一月份葛兰的搜索量增长了七倍,其中有不少人搜“兰兰”这样的昵称。

“学霸”是葛兰的标签之一。她本科就读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之后又在美国西北大学取得生物医学工程博士学位。据说5年的硕博课程,她4年就完成了。

基金圈从来不缺学霸,但能将专业和投资结合,并且业绩出类拔萃的,仍是少数。

2011年,回国后的葛兰进入国金证券做研究员,所在团队曾获得新财富第一名,而后辗转至民生加银基金做研究员,于2014年10月加入中欧基金。

2016年9月,葛兰发行了自己的第一只产品——中欧医疗健康混合。凭借过硬的专业背景和敏锐的洞察力,她将这只产品打造成医药主题基金里的标杆之作。

自成立以来,中欧医疗健康混合的回报率达336.01%(统计区间:2016/9/29 --2021/2/10)。这只产品的出色业绩,既得益于医药行业所处的风口期,也离不开葛兰自身的过人之处。

如果用一句话概括葛兰的选股逻辑,就是“寻找变化”。她对公司拐点极为敏感,“有变化的地方,往往伴随着利益的重新分配,寻找受益的一方,就是投资机会所在”。

葛兰的管理规模已经突破400亿。让外界颇为意外的是,她的能力圈并不局限于医药行业,还覆盖了半导体、新能源、电力设备、轻工等行业,这在她管理的其他三只基金的持仓上均有所体现。

和妻子出圈的方式不同,费逸最近一次走红,是因为一条短视频:里面列举了数位入行时一头秀发,如今却被“秃然袭击”的绩优基金经理,费逸正是其中之一。

科班出身的费逸,本硕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专业,2010年毕业后进入广发基金做研究员。

起初他主要研究周期行业,包括煤炭、钢铁、造纸、轻工等。彼时正是周期股的辉煌时代,“煤飞色舞”是那个时代的核心资产。

好景不长。2013年,国内经济步入转型升级阶段,周期行业从顶部步入衰落,费逸转而研究TMT板块。

和妻子相比,费逸属于大器晚成。从研究员到基金经理,他走了7年时间。2017年7月,他开始接管广发聚瑞,至今任职回报为181.17%。

费逸目前管理着5只基金,规模合计270.12亿元。关于投资,他强调“与时代同行”,长期聚焦制造业升级和消费升级两大赛道。

在具体持仓上,他看好制造业里的新能源和半导体,以及消费领域里的医药龙头。

“永攀高峰”组合:永赢基金李永兴&万家基金高源

在以固收见长的永赢基金,李永兴是权益投资“王牌”。

他的职业生涯起步于同为银行系的交银施罗德基金。2006年,李永兴从北京大学经济学研究生毕业后,进入交银施罗德做研究员。

彼时的交银施罗德大咖云集,对宏观的理解在业内领先,李永兴的投资视野由此奠基。作为交银施罗德第一个从应届毕业生培养起来的基金经理,他的业绩一度拔尖,管理交银主题期间,拿下了2014年同类基金的第三名。

一战成名后,李永兴在次年6月离开交银施罗德,随后入职九泰基金,担任其中一个基金事业部的负责人。公开信息显示,在九泰基金工作期间,李永兴并未管理过任何基金。

2017年,他跳槽至永赢基金,一路做到副总经理兼权益投资总监。李永兴的到来,让永赢基金的权益投资有了极大的起色,他重新搭建了公司的投研团队。

由于麾下的基金经理尚无冒尖者,李永兴一直在“负重前行”,管理的基金数量已经达到监管规定的10只上限,规模合计130.38亿元。

自上而下是李永兴的投研底色。从他的持仓来看,多为价值蓝筹风格,不追风口和热点。这就导致,在结构性行情突出的2020年,他管理的基金业绩表现比较平淡。

以他的代表作永赢惠添利为例,最近一年收益率42.44%,跑输沪深300指数的48.31%。不过,拉长投资周期来看,李永兴的任职回报为138.33%(统计区间:2018/5/31 --2021/2/10),两年期业绩排在同类前三分之一。

李永兴曾表示,若是一味地追求基金业绩排名,无形之中就会不自觉地在管理资产组合时放大一些原本投资者不应承担的风险,这样所取得的业绩排名,很多时候都是以增大投资者风险为代价。

有关高源的公开报道不多。市场关注度最高的时候,是2018年她管理的万家消费成长,业绩位列同类基金第一名。

在加入万家基金之前,她在券商做了5年的研究员,2010年去了申万菱信基金,先后担任过投资管理部高级研究员、基金经理。

走上管理投资岗位的前两年,她的业绩并不好,在申万菱信管理过的两只基金任职回报都是负的。

2018年之后逐渐逆袭。在管基金5只,规模合计57.66亿元。其中,业绩最好是万家新机遇价值驱动,任职回报为184.23%(统计区间:2018/8/18 --2021/2/10),其他四只业绩也不漂移。

高源的投资风格较偏自下而上,深挖行业和个股的基本面,倾向于在行业周期偏左侧的位置做交易。

她认为,市场的底部通常都是由价值投资者买出来的,市场的高点通常都是由交易型、趋势性投资者卖出来的,没有人能每次都卖在最高点,赚到能赚的钱就可以了。

“蓁知灼杰”组合:建信基金王东杰&嘉实基金常蓁

王东杰的履历完全符合金融圈的精英“人设”。

清华大学本硕博,专业是金融学。2008年博士毕业后,他顺利进入当时应届生梦寐以求的金融企业。

那一年,受金融危机影响,机构普遍收紧了招聘名额。而王东杰一路杀出重围,成为高盛当年在内地招聘的5个应届毕业生之一。

他所在的部门是股票销售部。那时候写销售笔记的人并不多,王东杰每周会把自己学到的知识、对市场的感悟和理解,全部形成一份笔记发给客户。

慢慢的,整个高盛北京区的销售都开始转他的销售笔记。后来,就连伦敦的中国销售都会把他的笔记翻译成英文,发给海外客户。

王东杰是个目标感极强的人。在高盛干了四年后,他毅然放弃高薪待遇,加入建信基金转做更感兴趣的投研,一路从研究员做到大制造研究组长。

2015年,王东杰开始担任基金经理。他遵循价值成长的投资原则,覆盖金融地产、制造、电力设备、新能源等行业。整体来看,持仓“行业分散,个股集中”。

他管理的4只基金业绩不差,但整体规模偏小,只有13.08亿元。建信大安全战略精选是他的代表作,任职回报达233.64%(2015/7/29 -2021/2/10)。

王东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幸福的人生有两点很重要:一是将兴趣和事业结合,二是将爱情和婚姻结合。

他和妻子常蓁志同道合,后者是嘉实基金平衡风格的投资总监。二人的履历有一些交集之处,比如,夫妻俩是校友,常蓁也是清华大学的研究生。此外,两人都在建信基金工作过,不过时间有先后之别。

常蓁是2006年研究生毕业后,进入建信基金做行业研究员,2010年离职去了嘉实基金,而王东杰是2012年才加入的建信基金。

和王东杰一样,常蓁也是2015年开始做基金经理,业绩可圈可点,拿过各大奖项,管理规模超过150亿。以她的“处女作”嘉实回报为例,任职回报为253.77%(统计区间:2015/3/12-2021/2/10)。

管理的其他5只基金,业绩也处于同类领先位置。常蓁的投资风格画像是:淡化择时、换手率低、选股能力强、集中度较高。 

常蓁认为,投资不需要找那么多品种,而是应该像芒格说的那样,找到买入之后不需要考虑卖出的公司。她的持仓在一般20个公司左右,行业集中在消费、制造和科技。

在她看来,短期的一年两年,运气对于投资也是重要的,但如果拉长至十年的周期,运气成分就很轻,“最后拼的是硬核投资理念,说得再大一些,拼的是你对世界的思考和认知”。

最后,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