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长途大巴车渐行渐远 |《财经》特稿

文 |《财经》实习生 郭宇 记者 王静仪   编辑 | 施智梁

2021年02月15日 15:13  

本文6308字,约9分钟

公路仍然占中国旅客运输量七成以上,但新一代人旅行和春运记忆,正从长途、尤其是超长途大巴车,慢慢升级为高铁和民航,惟有那份在20世纪90年代开始和超长途大巴车绑定的记忆,并不会被轻易遗忘。

汽车站售票大厅(郭宇 摄)

好久没拉过这么多乘客了,停好大巴车,司机江师傅拿起右手边的木糖醇,倒了两粒嚼了起来,这是他结束长途驾驶后最享受的时刻。

此时是一月末,2021年的春运时分。六小时前,这辆载着四十多名乘客的大巴车从重庆巫山县驶出,终点是450公里外的重庆主城区的重庆北站南广场汽车站。这是一年中少有的接近满客的情况,临近春节,放假的学生和各地的打工人填满了这辆大巴车。

晚上七点的下客站台 (郭宇 摄)

春运的热闹却掩盖不了这条汽车班线萧条的事实。“最大的感受就是人少了,工资少了嘛!”江师傅告诉《财经》记者。

随着重庆至万州高速铁路的开通,更多人在重庆-万州段乘坐高铁,万州-巫山段乘坐短途大巴车,时间缩短了将近一半,江师傅跑的这条班线旅客流量已经较高铁开通前减了近70%。C字头的渝万线全程不到100分钟。

不止是客流减少,一些超长途大巴车班线甚至直接消失了——2020年,河南已率先取消800公里以上的客运班线,这是对长途大巴车告别的开始

一直以来,相关部门和业界对于长途大巴车的“长途”并没有明确定义,仅规定了800公里以上为超长途,但这不妨碍大家对长途大巴有一些约定俗成的共识:可以是行驶时长超过四小时,可以是距离超过三四百公里,也可以是跨省或跨市。

能确定的是,这是一种乘坐体验并不舒适的交通方式,“第二天早上到了家得睡一天,不然身体缓不过来 。”王月在每年春运时,都往返于上海和家乡河南信阳潢川县,坐上一夜的车。

坐长途大巴,似乎成了县城乡镇的专属——那些高铁或飞机到不了的地方,公路完成最后几百公里的接力;或者中转麻烦,不如睡一觉就直接到家;也有一些,是买不到火车高铁票后的无奈选择;当然,低廉的票价更是潜在的理由。

作为特定历史时期的产物,长途大巴正在逐渐消亡。但对那些乘客来说,这是他们最后的选择,也构筑了属于自己的集体记忆。

最后的选择

从新疆伊犁到重庆巫溪,长途大巴是向阳近60个小时回家路上的最后一次中转。

重庆北站南广场汽车站(郭宇 摄)

在来到重庆北站南广场汽车站候车之前,向阳已经在火车上待了将近48小时,测了六次体温,从新疆伊犁坐到了重庆西站。出站时临近下午1点,为了赶上下午2点50分开往重庆巫溪县的大巴车,他放弃了4元钱两个小时的公交车,花了50元打车到这里。

“我们巫溪不通火车,只有一个高速公路,还是五年前刚通的。”向阳告诉《财经》记者,往年春节回家要么火车,要么飞机,但无论哪种都逃脱不了最后被大巴车支配的命运。

恰恰是惧怕中转换乘的麻烦,王月和武江民选择了家乡和所在地两点直达的长途大巴车。

王月是一名在上海工作的美甲师,由于到家乡河南信阳潢川县没有直达的高铁,中转换乘的高铁+大巴组合又太过麻烦,她往往会选择长途大巴车,前一天晚上7点50分发车,第二天早上7点就到了县城大巴站,离自己家很近。

武江民的第一次长途大巴之旅是2015年八月底,大一新生开学的头一天。从家乡山西长治到大学所在地大连没有直达火车,需要在北京中转,考虑到自己第一次出远门,行李太多不方便,和家人商量后,他最后选择了直达的大巴车。

除了连接县城,有时长途大巴也是对买不到火车票的屈服。

2020年1月20日,冯炎至今还记得这个日子,这是她唯一一次坐长途大巴,从北京到河南省周口市。“那个过道的宽,还不抵一根油条长!”

冯炎是一名俄国留学生,当时临近春节,又恰逢两门考试间隙,加上在圣彼得堡没有听到任何关于疫情的风声,便决定回家过年。

即便下了飞机就去买票,冯炎也错过了合适的高铁和火车卧铺,最后只能选择了卧铺大巴车。在支付宝下单支付了240元之后,冯炎“躺”上了这辆长途大巴,12个小时后,这辆大巴车驶进了周口客运中心站。

从90年代驶来

待检票的旅客(郭宇 摄 )

2020年,河南率先取消800公里以上的客运班线。但是上世纪90年代,正是长途大巴承载了无数人南下淘金的梦想,满是汗臭的车厢,将人们带到满是奶与蜜的地方。

以周口客运中心站为例,这个坐落在人口大省河南的汽车站,在长途班线最丰富的时期,曾开通过南至温州、义乌、福鼎;北至北京、大连、烟台;西至银川等地的线路。

上世纪90年代,高速公路和火车高铁未全面普及,长途大巴是很有竞争力的交通工具,速度不错,价格也不高。要知道那个时候,向阳第一次外出打工,从重庆奉节到江苏南京,坐轮船花了整整6

有需求就有创新。既满足长途的舒适度,又要在有限的空间容纳和硬座差不多的人数,卧铺大巴车应运而生。上世纪90年代末,卧铺大巴在长途客运班线中逐渐铺开,尤其是800公里以上的超长途班线。

打工人在哪里,长途班线就开到哪里。同地打工的同乡们一度热衷直接包车往返家乡和工作地的出行方式:大家约定好方便上车的地点,不需要再跑到车站,可以一口气坐到家,不再中转换乘。

五年前,向阳开始更多地尝试火车+大巴或飞机+大巴的组合出行方式。差不多相同的时间,重庆-巫溪段实现全程高速,以往需要行驶十几个小时的山路被压缩成五个多小时的高速路。

不过,对于卧铺大巴车和800公里以上超长线路的争议从未停止。

卧铺大巴车虽然兼顾了舒适性,但一旦面临紧急情况,车内人员大多处于昏睡状态,加上过道拥挤,安全出口少,难以及时避险。

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综合运输研究中心战略室主任刘振国认为,800公里以上班线运行时间比较长,面临的道路运行环境复杂,而且驾驶员约束相对较小,相较于一般的中短途线路风险点偏多,包括驾驶员风险、车辆安全风险、企业运营管理风险 、道路环境风险等。

十年前有关部门就出台过相关“封杀令”。2011年,工信部和公安部联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提高大中型客货车安全技术性能加强车辆〈公告〉管理和注册登记管理工作的通知》显示,自2012年3月1日起,相关企业应暂停生产、销售卧铺客车产品,工业和信息化部暂停全部卧铺客车产品《公告》,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暂停办理卧铺客车注册登记。

2014年8月,《交通运输部办公厅关于全国道路客运、危货运输安全生产整治实施工作的通知》规定:严格长途客运班线管理。不再审批新的800公里以上长途客运线路,不再审批新的卧铺客车,加快淘汰已进入市场的卧铺客车。

在国家政策的加持下,一些省份和部分地区相继行动起来。据《财经》记者了解,在河南省2020年全面取消800公里以上客运班线之前,湖南、新疆、山东、福建泉州和福州等省份或地区已经宣布将不再审批新的800公里以上长途客运线路、不再审批新的卧铺客车。

对于那些800公里以下的长途大巴来说,虽然没有被规定绊住脚步,但也被它的市场竞争对手——高铁、私家车和网约车们扼住咽喉。时间的长短和乘坐舒适度正在成为更优先考虑的因素。随之而来的,就是班次的减少和日常票价的降低。

“客车经营者不挣钱,营业期满就不会换车了,这条线的班次自然就逐渐较减少甚至消失。”周口客运中心站负责调度工作的李先生向《财经》记者解释道。

再也不想坐下次

乘坐长途大巴,和舒适绝无关系。对于唯一一次的长途卧铺大巴体验,冯炎只留下“一言难尽”四个字。

上一秒还在庆幸终于抢到票能回家过年了,下一秒,冯炎就被卧铺大巴车里的景象吓到了,连个卫生间都没有。

冯炎的铺位在大巴车的最后一排,是人挤人的通铺。一米六的她躺在那很难伸得开腿,每个铺位配的“棉絮发乌”的小毯子也让她难受。冯炎觉得,这大概是自己对杜甫的“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最有体会的时刻。

这不算最差的情况,在山城重庆坐大巴车,所有的感受都会成倍放大。比如,晕车和呕吐。

向阳是个坐车四五天都不会晕车的人,但以往重庆的山坡转弯让他很恼火,“就算你不晕车也被晃吐了”。晕车药、葡萄糖、贴到太阳穴的晕车贴等等,向阳见过各种五花八门的防晕车方法。

向阳告诉《财经》记者,以往重庆-巫溪班线还在走十来个小时的山路时,车上是不提供塑料袋的,要是实在想吐,只能把窗户打开,吐到外面去。

和晕车相比,安全性是张红坐大巴时最看重的。购买大巴车票必须要买一份六七块的保险,这是她最后的倔强。

因为超载、超速、疲劳驾驶、乘客司机矛盾等原因致使长途大巴车发生意外的新闻屡见不鲜,尤其是春运期间。

公安部交通管理局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800公里以上客运班线营运客车肇事约占重特大事故的27.5%。近年虽然没有相关具体数据公开披露,但是负面报道从未停止。

在张红的记忆中,有段时间关于大巴车女乘客被拐卖挟持的报道特别多,她专门准备了辣椒水用来防身——全程把手放进包里,紧握着辣椒水。张红还会在脑海中提前演练逃生技能,比如用钥匙割开绳子,比如怎么跑到门口最快。

但长途大巴也变得越来越规范。2009年,一辆湖南邵阳开往广东深圳的大客车核载人数为43人,却硬是塞进了103位乘客,超载100%以上。如今长途大巴面临平日坐不满的困扰,偶尔超载,大约只在10%。

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研究员樊一江表示,随着高铁网的织密和私家车的普及,长途客车已完成使命,退出历史舞台是大势所趋。

没落的车站

让冯炎一言难尽的周口-北京班线的卧铺大巴车,已经停运了。

“光2020年下半年,我们单位就已经停了19辆了。”周口客运中心站负责调度的李先生告诉《财经》记者,这些停运车辆包括卧铺大巴车和800公里及以上线路的所有班车。

2019年12月9日,河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公布了《关于加强道路客运企业和车辆管理的实施意见》,河南将全面取消800公里以上道路客运班线。“政策是2019年的,2020年省厅下了整改文件,要求年内必须停完。”李先生补充解释道。

重庆北站南广场汽车站相关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目前站内800公里以上的班线很少了,基本只会在春运期间开通。此外,卧铺大巴也越来越难觅踪迹,还在运营的基本是在国家政策出台前就已经购买了,如果中间没有意外情况,会随着使用期满自然淘汰。

长途大巴正在离场,最直观的变化是钱少了、人少了、车少了。

在重庆北站南广场汽车站负责调度工作的罗先生告诉《财经》记者,在他的印象中,2015年成渝高铁开通之后没两年,汽车站的情况就大不如前了。

这一印象也得到了重庆北站南广场汽车站相关负责人的印证,这位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整个重庆主城区的各大汽车站整体营收最好的时候是2016年,此后便一直下滑,2020年,负责经营重庆主城区各大汽车站的运营公司首次出现亏损。

由于客流不足、疏解城区交通拥堵,近年间全国不少车站被关停,名单越列越长:四川成都五块石客运站、江苏苏州市汽车北站、广州汽车客运站(流花车站)……

车也少了。交通运输行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截至2019年末,中国大陆共拥有公路营运载客汽车77.67万辆,其中大型客车30.31万辆,全年完成营业性客运量130.12亿人,完成旅客周转量8857.08亿客公里。自2014年开始,中国公路客运量和客车数量结束多年增长,开始双双下降,每年维持几个百分点的降幅。

图:过去十年中国公路客运行业发展状况

(《财经》记者基于交通运输部年度行业发展统计公报制得此表。另注:2013年其客运量改变统计口径,故前后年份数据相差较大。)

车站开始减损自救。被行业内称为“大换小”的大巴车变成小型商务车的办法正在更多的汽车站尝试运行。

这一举措在规范文件中被称为“班线客运定制服务”或“定制客运”。2020年交通运输部最新颁布的《道路旅客运输及客运站管理规定》中提到,国家鼓励开展班车客运定制服务,开展定制客运的营运客车核定载客人数在7人及以上。

上述负责人解释称,一是乘客需求不一样了,小车速度快,舒适度更高,还能不定点不定时上下车;二是旅客减少,开大巴浪费空间,也消耗资源。此外,车站还推出了旅游业务,例如成立旅行社,将客运大巴变成旅游大巴等等。

高铁过处,长途大巴“寸草不生”

司机们的收入不如从前。长途短途都开过的重庆大巴车司机李师傅告诉《财经》记者,目前他和周围同事的工资水平是五千多元,好一点能拿到六千多,“七八千块钱是前几年的工资水平了”。

2007年以前,李师傅还是一名货车司机。当时大巴车比货车生意好,身边很多货车司机转行开起了大巴车,李师傅也是其中的一员。如今十几年过去,情况颠倒了过来,转行开货车、挂车成为了最新潮流。据他了解,目前身边转行开货车的,工资起码能拿到一万二左右。

对于大巴车的现状,李师傅看得很开,“交通方便了嘛,社会在发展,这个没办法。”不过他也告诉记者,五千块钱是自己的底线,工资再低的话就考虑转行。

这背后,是人们的交通出行正在转化成铁路、民航的事实。

《财经》记者查阅国家统计局的相关统计数据发现,2015年至2019年期间,公路旅客运输量和旅客运输周转量持续出现负增长。2015年,公路旅客运输量为161.9亿人次,约占当年旅客运输总量的83.3%,到了2019年,公路旅客运输量为130.1亿人次,约占当年旅客运输总量的73.9%。

“武广高铁的开通,拉开了我省长途客车走下坡路的序幕。”湖北省运管局表示,湖北省长途客车在2009年达到最高峰,有3000多辆,绝大部分县市的客运站都有长途客车,运营路线集中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发达城市,但随着武广高铁和汉宜铁路的开通,高铁所到之处,长途客车几乎“寸草不生”。

对于客运大巴的未来,目前主要有两种声音。一种是与高铁无缝对接,重点发展县域、乡镇路线,实现班线公交化运营;一种是与旅游结合,推出相关服务。而后者,在2020年交通运输部最新颁布的《道路旅客运输及客运站管理规定》也有所提到:客运站经营者在不改变客运站基本服务功能的前提下,可以根据客流变化和市场需要,拓展旅游集散、邮政、物流等服务功能。

河南最大的公路客运企业郑州交运集团副总经理张涛在近日接受《河南商报》采访时表示,集团对于客运的下一步布局将围绕郑州中心城市、综合交通枢纽建设的需求。此外,利用原有的车站场所打造郑州旅游集散中心,涉及文创产品发布、景区线路推介、景区直通车等服务。

最近,家在重庆市云阳县的张红告诉《财经》记者,自己家乡的高铁站修了两三年终于快要修好,以后就可以高铁往返了,自己很开心,再也不用坐大巴车了。

有分析人士认为,到2022年前后,全国多个省市将实现市市通高铁、县县通快速铁路,届时,长途客车将基本退出市场。

或许不再乘坐长途大巴了,但那份和大巴车绑定的记忆永存。就像外出求学的武江民,那时他18岁,第一次离家。

临近发车,他爬上二层的铺位,拉开窗帘,开始在送行的人群中寻找姐姐的身影。姐姐看见了他,招了招手,然后短信提示音响起,是姐姐发来的:民民,一路顺风啊,爸爸妈妈没来送你,你别多想,他们身体不好。上大学以后就得靠自己了,到了大连告诉家里一声。

武江民迅速拉上窗帘,身子侧向内侧,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眼泪在拥挤又潮湿的长途大巴上流下来。

长途大巴变了,离家与归乡的情感始终如一。

(文中向阳、王月为化名)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