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士出自哪里不重要,评选是否公正最关键

文 | 《财经》新媒体主笔 十年砍柴 编辑 | 蒋诗舟     

2021年02月19日 14:11  

本文2330字,约3分钟

院士候选人出自哪里不重要,而评选能做到程序上公开公平公正,结果上尽量公正才是关键。

一夜之间,茅台集团总工程师、首席质量官王莉的知名度“破圈”了,因为她被贵州省科协推荐入围中国工程院增选院士名单。这一话题受到广泛关注,可以说是舆论沸腾。

对茅台集团的高级科技工作者入围院士候选,公众多持质疑和批评的态度。不少人揶揄,你酱香型的茅台能出院士,接下来该浓香型五粮液和清香型汾酒了吧。还有人说,酿酒的可以当院士,那么同在贵州的“老干妈”创始人陶华碧是不是也可以入围。这些议论,多半聚焦在“茅台”“酿酒”两点上。把一个酒企和显得高大上的院士联系在一起,难怪有人直呼荒唐。

还有一部分人就此事表达出对院士评选公正性的忧虑。茅台实在太有钱了,它的市值已经超过3万亿元,而2020年整个贵州省的GDP不过1.8万亿元。批评者担心这种超级有钱的大型企业具有巨大的公关能力,其推出的工程技术人员的代表去参选院士,会不会金钱铺路,有损评选的公正和整个院士队伍的形象。

应该说,这些批评和质疑不为无因,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我认为要超越情绪性的表达来冷静思考、评论此事,还应回到这件事的本质:即王莉入围程序上是否有问题,她取得的成就够不够当选为工程院院士。至于她的身份,她现在供职于哪个单位并不应该成为讨论的重点。也就是说,如果程序没问题,王莉也够得上院士的标准,她无论在一家大型企业当总工程师还是在高校当教授、博导,都可以成为院士;反之,她若够不上院士的标准,即便是双一流大学的教授、院长,也不应评选为院士。

中国工程院对此事的回应是:“根据院士增选工作相关规定,中国科协提名是院士候选人产生渠道之一,具体程序是经地方科协推荐、中国科协组织遴选、报经中国工程院主席团审议通过后方可成为有效候选人。目前,王莉尚处于地方科协推荐公示阶段,还不是中国工程院2021年院士增选有效候选人。我们将继续关注相关情况。”

贵州科协亦有回应:“按照中国工程院院士增选有关规定,贵州省科协广泛组织省内各渠道、各行业(单位)推荐推选,组织专家认真评审。贵州省2021年中国工程院院士候选人拟推荐的4名人选均符合申报资格条件,近日正在公示,大家广泛关注。”

至少从表面上看,王莉入围工程院院士候选人在程序上没问题,至于贵州科协为什么要推荐她,她是否够得上院士候选人的水平,可能会见仁见智,但这最终是个专业问题,业内专业人士的评价才最为靠谱。

中国工程院是中国工程技术界最高荣誉性、咨询性学术机构,入选的院士应当是其所在领域内代表中国最高水准的工程技术人员。王莉是否如此,才是值得关注的真问题。至于有人把从事的酿酒的技术人员和研究火箭、飞机、高铁的科学家对比,认为辱没了后者,这是皮相之论,其对工程技术缺乏全面的认知。

制造飞机大炮、计算机等行业需要创新,业内顶尖科学家可以评选院士,那么农业领域、食品领域难道就不需要创新了?其高水平工程人员就不能参评院士了?中国工程院建有7个专门委员会、9个学部,涵盖了各个领域的工程技术,包括食品行业。2019年中国工程院增选了75名院士和29名外籍院士,食品领域多人入选,如江南大学副校长陈卫、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教授任发政、湖南农业大学茶学学科带头人刘仲华、中国农科院油料作物研究所研究员李培武。研究茶叶和食用油的专家可以当院士,那么研究酿酒的专家也应该可以呀。

有人说饮酒有害于健康,研究提升酿酒工艺导向性不好。这又把不同问题混淆在一起了,饮酒不利于健康,全社会当然要提倡不饮酒,少饮酒,这是理想状态。但酿酒是一个很庞大的产业,饮酒者很多,酿酒行业需要高水平的科技人员,这是不可回避的现实。法国有专门的葡萄酒学院和科研机构,研究葡萄酒的顶尖大师享有崇高的学术地位。再举一个极端的例子,武器是用来杀人的(当然换个角度可以说用来抵御侵略),研究武器的高科技人员当选为院士的不少呀。

至于院士候选人在何处供职,更是不能成为其是否当选院士的制约性因素。对大学、科研机构、企业的高科技人员不能厚此薄彼,而应一视同仁。事实上,过去几届当选为工程院院士的科技人员,不少出自航空航天、铁路运输、石油化工、冶炼等领域的央企,2019年阿里巴巴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当选为工程院院士。央企和大型民企的高水平科技人员可以成为院士,那么作为茅台集团的总工程师,这一身份也不应该成为候选障碍,否则就是歧视。2002年的诺贝尔化学奖颁发给日本的田中耕一,他获奖前没有博士学位,没有任何教职,供职的京都市岛津制作所是一家企业。

茅台集团有钱,确实会让人担心会不会影响评选的公正性,那阿里集团也很有钱呀。如果评选公正,再有钱的企业也不能拿钱开路;如果评选不公正,即使没有茅台这类企业的科技人员参选,不少高等院校、科研机构照样可以拿钱疏通关系。

说来说去,还是我在前文所述的观点,院士候选人出自哪里不重要,而评选能做到程序上公开公平公正,结果上尽量公正才是关键。这事之所以引发舆情,我以为是有着相当的社会基础,那就是赢者通吃已成为公众深恶痛绝的现象。某些人掌握权力或巨额财富,不但在本领域能呼风唤雨,往往能跨界,各类学术、艺术、社会公益的头衔纷至沓来。而对企业也是如此,一家企业强大到一定的程度,往往在各个领域显示出巨大的能量。

这些年院士的评选也确实风波不断,引发了不好的风评。茅台集团的总工程师入围工程院院士增选名单引起广泛关注,应该给两院院士评选以足够的警示。作为两大最高学术机构,有引导社会良好风气的责任,维护声誉是特别重要的事,要爱惜羽毛。从这个角度而言,对茅台集团这类富可敌国的大企业的科技人员参选院士更谨慎地对待是可取的、适当的态度。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最新评论
  • 186****0899
    3个月前
    呵呵
  • 157****9909
    3个月前
    科技股实锤了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