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吧”突遭下架 映客能做成中国版Clubhouse吗?

《财经》新媒体 任芷霓/文 潘西/编辑     

2021年02月22日 20:23  

本文2469字,约4分钟

2月22日,映客(03700.HK)旗下刚刚上线的中国版Clubhouse “对话吧”在应用商店下架。对此,映客方面回复《财经》新媒体记者称,“我们目前正在进行产品技术和形态的升级调整,再上线时间不确定,看技术团队的速度,但在升级后会尽快上线。”

实际上,就在2月20日上线当晚,映客CEO奉佑生就携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昆仑万维CEO周亚辉等一众大佬在“对话吧”上为其造势。而当“对话吧”刚为大众所知时,却立马遭遇下架。艾媒咨询CEO张毅认为,这会对用户使用体验和产品口碑产生一定影响。

从二级市场反应来看,资本十分看好“对话吧”前景,22日港股开盘半小时内,映客股价涨幅达20.73%,当天最高报价3.08港元/股。这也是映客业务多元化以来最有影响力的产品,自“千播大战”后,映客不敌斗鱼、虎牙,开始寻求多元化发展,2020年上半年因收购社交APP“积目”扭转业绩颓势,“对话吧”或许是映客期待的下一个增长点。

抢跑“中国版Clubhouse” 匆匆上线又遭下架

“对话吧”出现得太突然,下架得也太突然。《财经》新媒体记者发现,2月22日下午3点,在苹果应用商店中搜索“对话吧”时,已找不到该APP。

对话吧作为国内第一款对标Clubhouse的音频社交软件,通过聊天室模式将大V与用户联系在一起,每个人都有机会在虚拟房间畅所欲言。目前该软件在界面设计、应用功能以及交互模式上都与Clubhouse雷同。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一般来说,如果APP已经在应用商店上架,说明通过了审核,在安全、性能、业务、设计及法律五大方面都没有问题,产品下架可能是映客内部原因。

而对于“对话吧”下架,业内最关心的是,此次下架是长期还是短期?因何原因下架?

记者为此联系映客,得到的回复是主动从应用商店撤下,目前正在进行产品技术和形态的升级调整,具体再上线时间不确定。对于“对话吧”APP技术和形态的具体如何调整,映客方面并未透露更多。

事实上,“对话吧”上线当天,映客CEO奉佑生就与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昆仑万维CEO周亚辉、华兴资本董事总经理杜永波、《最强大脑》主持人蒋昌建以及知群CEO马力一起为新产品造势,共同探讨做“中国Clubhouse”的可能性。

奉佑生在讨论中透露,“对话吧”产品的开发,是映客一个小团队在春节前四五天连续加班做成的,大年初一就上线了,再经过春节七天的BUG修复勉强对外公测。

奉佑生强调,跟巨头竞争,首先跑的是速度。“这个产品是指数级传播的产品,如果能够有半个月、一个月提前的指数级的传播速度传播出来,巨头再杀进来的时候也要传播,所以我们要速度。”

可能正是因为追求速度,“对话吧”的技术和形态尚未完善。艾媒咨询CEO张毅对记者表示,通常APP不会轻易下架,“对话吧”上线不到半月就下架,会对用户使用体验和产品口碑造成一定影响。

主业收入出现下滑 多元化发展寻求突破

映客上线中国版Clubhouse的消息在资本市场引起反响,股价发生异动。2月22日港股开盘后不到半小时,映客股价上涨20.73%,最高报价3.08港元/股(前复权),是自2018年上市期后股价达到的最高点,与今年2月1日盘中最高价齐平。

“对话吧”也是近年来映客多元化布局中声量最大的产品,2月20日当天吸引了大量用户注册围观,据奉佑生称,用户已经“把服务器挤爆了”。在“千播大战”后,映客在直播领域不敌虎牙、斗鱼,直播营收连年下滑,而单一的业务构成也让其整体业绩显出疲态。

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2019年,映客营业收入与直播收入同步下滑,总营收从2016年的43.35亿元降至2019年的32.69亿元,急需另一增长引擎。

其实,映客早已开始尝试线上互动娱乐业务。2018年,映客集中推出短视频应用“种子视频”、线上音频互动娱乐产品“音泡”以及声音社交产品“不就”等,当年线上广告收入大幅增长442.2%,贡献1.22亿元营收。但后续并未成为拉动营收的第二大主力。

在此期间,因业绩低迷、预期不佳,头顶“港股娱乐直播第一股”的映客股价跌破一港元,最低时股价仅为0.88港元,成为“仙股”。

而在2019年收购社交APP“积目”后,映客业绩开始实现反向增长。据其2020年半年报,截至2020年6月30日,映客整体营收22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48%,环比增长24%;经调整后净利润8300万元,实现扭亏为盈,且半年利润超过了去年全年。

2021年以来,受益于快手IPO事件,作为短视频概念股,映客股价突破1港元,并在几个月来震荡上涨,显示出良好的市场预期。

映客也在Clubhouse爆火后快速跟进,以期找到一个更为强劲的增长点。奉佑生在“对话吧”中表示,他已经看到了一个大的产品替换场景,“通过Clubhouse和‘对话吧’这类工具,我们可以在全世界各地邀请嘉宾做一场一个小时的短暂的行业分享,对用户来讲,可以更快的速度、更低廉的成本获取行业知识,有机会重构线下会议场景。”

业内专家表示,Clubhouse的商业模式目前并不清晰,而火了一个晚上就被下架的“对话吧”,同样未能展现出另人信服的发展模式。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最新评论
  • 叶磊
    2天前
    跟巨头竞争,首先跑的是速度。“这个产品是指数级传播的产品,如果能够有半个月、一个月提前的指数级的传播速度传播出来,巨头再杀进来的时候也要传播,所以我们要速度。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