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美行业资本入局并购加速 终端乱象丛生陷恶性竞争

《财经》新媒体 李洪力/文 舒志娟/编辑     

2021年02月22日 22:08  

本文3380字,约5分钟

春节过后,医美行业并购加速,上市公司拓展版图动作频频。2月21日晚间,昊海生科发布公告称,拟以共计2.05亿元总投资款获得美容领域企业欧华美科63.64%股权。无独有偶,老牌药企康哲药业也通过收购皮肤线公司卢凯进入医美赛道、华东医药砸6亿收购外资医美公司、朗姿股份拟1.25亿设立医美股权并购基金,华熙生物则是通过布局玻尿酸食品领域,不断扩张医美版图。

医美赛道大风刮起,进入2月,医美概念指数一路拉升。截止2月22日收盘,医美股继续走强,截至当日收盘,昊海生科、朗姿股份、华东医院、澳洋健康等14家企业上涨。不过,与二级市场一片火热不同的是,医美终端和上游企业表现区别极大。

《财经》新媒体记者调查了解到,获客成本越来越高,营销成本差不多占到40%-50%,加上药品器械、人工成本攀升,利润基本上捉襟见肘,另外非正规医美机构的横行,导致终端市场陷入恶性竞争。同时,医美机构鱼龙混杂,事故频发,中小机构将面临洗牌。

跨界布局医美  融合面临整合难题

随着颜值经济站上风口,医美行业成为了各路资本追捧的“新宠”。既包括华东医药、康哲药业等老牌药企入局医美赛道,也引来女装品牌朗姿股份、新材料企业奥园美谷、地产为主业的苏宁环球等企业跨界入局,或许都是为了弯道超车占领中国医美市场。

具体来看,华东医药2月17日晚间公告称,公司以6500万欧元对价收购西班牙一家医美器械研发公司。老牌药企康哲药业涉足医美领域,春节前发布公告称,旗下子公司全资收购一家皮肤线专业公司Luqa Ventures Co.Limited,借此切入医学美容行业。

另外,专注女装的朗姿股份也加码医美领域的布局,近期该公司与参股公司北京朗姿韩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合伙协议》,以自有资金1.25亿元,作为有限合伙人出资设立医美股权并购基金——芜湖博辰八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朗姿股份表示,此次投资将进一步加快公司医美业务规模的发展。

各路资本盯上医美赛道与行业巨大的市场潜力不无关系。根据艾瑞咨询预测,2020年中国医疗美容市场规模预计为1975亿元;从增速上看,2014-2019年中国医疗美容市场规模增速CAGR为29.8%,远高于同期全球医疗美容市场规模增速8.0%。预计2019-2023年增速CAGR为15.19%,2023年中国医疗美容市场规模有望超3000亿元。

企业在不断扩张版图的同时,公司股价也迎来大涨。进入牛年后,A股转换风向,从节前风光无限的白酒转向了医美行业。尤其医美上游生产商爱美客迎来大涨,成为继贵州茅台、石头科技之后的A股第三只千元股,截至2月22日收盘,爱美客报收1051.47元/股,总市值1264亿元。朗姿股份、澳洋健康,奥园美谷、昊海生科等股票均有不同程度涨幅。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医美机构分会副会长田亚华在接受《财经》新媒体记者采访时称,尽管医美在大资本眼中已不是新概念,但中国人口基数大,医美在渗透率逐年提高,终端市场需求增加,加之上游企业准入门槛较高,相关企业的盈利能力也比较强,造就了爱美客、华熙生物等产业链上游头部企业,从而引发资本热捧。

田亚华进一步表示,中国的医美市场正在飞速发展,可以说已经进入全民医美时代。但从品牌上来看,仍是日韩占主导,国内形成品牌的企业很少,与国际品牌相比,品牌力较弱,中国需要培养更多的国际品牌企业。从产业链来看,上游企业还处于增量市场,未来还将吸引大批企业通过并购的方式跨界入局。

不过,医美这块“蛋糕”是越来越大,但同时想分这块“蛋糕”的人也越来越多,对于跨界企业来说,隔行如隔山,后续在研发、生产、销售等方面的整合将会是企业面临的重要问题。华东医药的公告中就显示,一旦后期与收购公司的整合存有分歧,将会影响华东医药整个上市公司的经营业绩。

获客成本高  中下游市场陷入恶性竞争

医美一直是公认的“暴利”行业,尤其上游企业通常毛利率极高,甚至高于公众熟知的贵州茅台。例如,玻尿酸生产商爱美客2019年的综合毛利率为92.63%。

由于药械供应是附加值最高的环节,拥有牌照的上游厂商形成了自己的核心壁垒,但身处中下游的医疗美容机构日子却不好过,由于医疗美容服务市场极度分散,行业集中度较低,大部分机构仍处于亏损。

国信证券的研报指出,医美医院严重依赖于营销,平均“获客”成本在6000元/人以上,直接导致医美行业出现高毛利低净利。

这一观点也得到了朗姿股份董事长申东日的认同。据他介绍,中国医美市场价值分配百分比中,营销渠道占比40%-50%,销售成本占20%,手术耗材及运营成本各占10%,医生分成及诊所利润各5%。以北京市场推广为样本来看,其搜索竞价20元/点击,按每天一万次的搜索点击,一个医美机构一月总营销费用750万元,一个月搜索竞价费就占到600万元。

同时,大量的非正规医美机构的涌入,进一步导致行业恶性竞争。根据艾瑞咨询《2020年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2019年具备医疗美容资质的合法机构数量约为1.3万家,超范围经营的违规医美机构约为2000家,非法经营的医美机构数量约为8万家,合法合规开展医美项目的机构仅占行业12%。

田亚华告诉记者,医美终端机构是一个高毛利低净利的行业,近9成医美终端机构都处于亏损状态,主要原因是行业标准化滞后,投资风险较高,加之营销获客成本居高不下,极大地压缩了医美机构的利润空间,迫使很多中小型医美采取一些非正规手段实现盈利。

也有观点认为,对于尚处于成长期的医美行业来说,上游厂商依靠其核心技术与牌照建立核心壁垒,中下游机构依然处于野蛮生长阶段,集中度较低且竞争激烈,随着监管政策趋严,消费者安全意识提高,中小型医美机构将面临淘汰。

医疗事故频发  监管亟待加强

在巨大的利益诱惑面前,医美机构鱼龙混杂,导致医疗事故频发,同时暴露出价格混乱、医师从业不规范、医美分期套路贷等诸多问题。

杭州的20岁女孩张梓涵(化名)就遭遇了一起医美事故。她于去年在杭州某民营医疗机构做吸脂、线雕,因为医师不恰当的埋线方式,术后致使其颧骨处鼓包,凸起明显,中面部变宽,整个脸看起来非常奇怪和不协调。

“这次事故对我身心健康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但该机构迟迟不给我一个合理正当的解决方式,现要求医院全额退款,至今无法解决。”张梓涵对记者表示。

张梓涵并非个例,每年因各种意外导致毁容的人数以万计。据《2020年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数据显示,平均每年因黑医美致残、致死人数大约有10万人,非法针剂占比66.7%,非法从业人数超10万人,超过8万家生活美业店铺违法开展医疗美容项目。

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我国3.5万家医美相关企业中,超3600家曾受到过行政处罚,其中30%的企业行政处罚数量达到3条及以上。具体来看,在医美相关企业超6200条行政处罚中,近2000条涉及“发布虚假广告、虚假宣传”等相关内容,另外也有超200条处罚内容涉及“诊疗活动超出登记范围”,超140条涉及“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

田亚华指出,目前除了医生和护士外,大部分医美从业者均属于三无职业,包括咨询、市场推广、服务等,游离于国家管控范围外,存在“技术质量无标准、服务行为不规范、职业技能无等级”等问题。

“目前整个医美中下游机构处在野蛮生长的阶段,严重缺乏监管,造成了劣币驱逐良币的局面。”第三方医药服务体系麦斯康莱创始人史立臣告诉《财经》新媒体记者。

在田亚华看来,造成终端医美行业产生诸多问题原因在于专业人才极为匮乏、行业标准滞后、监管措施不能及时跟进。他建议,针对专业人才不专业问题,通过规范培训持证上岗,业界与相关部门联合推动职业岗位合法化,制定国家医美行业职业技能标准,开展医美学科研究,出版相关教材,通过教育培训的方式逐步实现从业人员合规化、合法化。

史立臣指出,国内医美行业的发展之路依然道阻且长。面对医美行业的乱象,行业的健康发展离不开有效地治理和整顿,运营管理体系完善、医疗资质更高、医疗人才更多的医美机构,才可能在未来获得更好的发展。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