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新变种闯入,全英追踪神秘失联者

文|《财经》特约撰稿人 魏城 发自伦敦   编辑|郝洲

2021年03月04日 08:43  

本文3647字,约5分钟

“你要么全禁,要么全不禁。”英国华威大学医学院的病毒学家劳伦斯•杨说。“一年多来,我们一直担心的就是边境控制。”

终于等来了那封信。

3月2日上午,我收到了NHS(即英国国民医疗服务体系)的来信,邀请我预约新冠疫苗的接种。

为了这封信,我等了很久。从2020年1月23日中国武汉封城,到3月23日英国首次封国,我一直在想:人类什么时候能够找到彻底打败新冠病毒的灵丹妙药?从最初听到制药公司开始研制疫苗,到英国批准辉瑞疫苗和牛津疫苗上市,我一直在等:什么时候能够轮到我打疫苗?

我不敢浪费时间,拆信后,我马上按照信上的指南,上网预约了两针新冠疫苗的接种。第一针约在了3月13日。

但没过多久,我兴奋的火苗就被英国卫生大臣汉考克的一盆凉水给浇灭了:汉考克2日下午对英国议会下院说,鉴于英国发现了可能降低新冠疫苗效力的巴西病株P.1和南非病株B.1.351,今年秋季可能有必要给英国境内的所有人接种第三针疫苗。

看来,在与求生本能极强、变异花招极多的新冠病毒的较量之中,人类远远不能说已经占据先机,更别说已经取胜了。

“群体免疫”神话破灭?

先是英国本土的肯特变种,后来是南非变种,现在又是巴西新变种,英国人在持续一年多的抗疫斗争中磨练得有些麻木的神经,如今又绷紧起来了。

今年2月的最后一天,英国政府表示,已经在英国发现了6个感染新冠病毒巴西新变种P.1的病人,其中3人在英格兰,3人在苏格兰,都与曾赴巴西旅游直接或间接相关。英格兰的3个病人中,1人没有留下联系方式,下落不明。

而3月2日公布的最新研究报告,则加重了英国人的恐慌。

由英国牛津大学、帝国理工学院和巴西圣保罗大学等机构的研究人员联合进行的调查发现,最新发现的巴西变种P.1的传染性大约是其他变种的两倍,更有可能逃避人们因过去感染新冠病毒而产生的自然免疫力。

更为可怕的是,目前的几款新冠疫苗也可能对巴西变种P.1不那么有效。

P.1最初起源于巴西马瑙斯市。马瑙斯是巴西亚马逊盆地最大的城市,2020年4月至5月,该市经受了第一波新冠疫情。7月进行的研究发现,该市66%的人口对新冠病毒有抗体;10月的研究发现,76%的人口有抗体,这似乎表明,该市居民已经实现了群体免疫。

后来,马瑙斯市又迎来了严重的第二波疫情。这可能有几种解释,包括第一波感染的数据可能是错误的。但英国和巴西的联合研究团队12月6日在马瑙斯市发现了新变种P.1。P.1的传播极为迅速:仅仅在8个星期之内,该市87%的新冠病毒感染病例都与P.1有关。

英巴联合研究团队昨天在公布他们的研究结果时表示,P.1的传播速度是过去在马瑙斯市流行的其他一些变种的1.4-2.2倍。

他们发现,P.1能够逃避人们因早先感染而生成的自然免疫力的25%-61%。这似乎意味着,目前的新冠疫苗也可能对P.1不那么有效。

他们还发现,P.1出现后,马瑙斯新冠感染导致死亡的可能性增加了10%-80%,但他们无法确定这是因为P.1毒性更高,还是因为该市居民难以获得医疗服务所致。

P.1的突变超过17个,包括它用以进入人类细胞的刺突蛋白所发生的三个关键性突变。

“要么全禁,要么全不禁”

目前,已经有25个国家发现了P.1感染病例。

英国迄今发现6宗P.1感染病例,1人失联,这重新点燃了英国各界对保守党政府抗疫不力的怒火。

此前,就有人批评保守党政府针对入境英国人士采取的旅馆强制隔离措施“太晚太松”:一是议而不决,实施过晚;二是英格兰的旅馆强制隔离措施只针对所谓“红名单”上的33个“高风险”国家,而非针对来自所有国家的所有入境人士。

英国有四个自治地区,英格兰禁止“红名单”国家的非英国居民入境英国,而来自“红名单”国家的英国居民返回英国,则必须在抵达英格兰后去政府指定的旅馆中强制隔离10天,苏格兰则要求来自所有国家的所有人进入苏格兰后都必须去指定旅馆强制隔离。

英国发现P.1病例后,媒体、反对党和学术界加大了批评政府的火力。

英国《卫报》指出,发现P.1病例的国家中,至少有15个国家不在英格兰的旅行“红名单”之内。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编制的名单,不在英格兰旅行“红名单”之内、但仍然发现了P.1病例的15个国家,包括加拿大、美国、法国、德国、西班牙、日本、墨西哥、印度、意大利和韩国。

世界卫生组织3月1日公布的报告称,还有一些国家据报发现了P.1病例,该组织仍然在努力确认其真实性,这些国家包括中国、克罗地亚、爱尔兰、瑞典、瑞士和土耳其。

反对党工党的影子内务大臣尼克•托马斯-西蒙兹(Nick Thomas-Symonds)抨击说:“英国政府的措施一直是太少、太晚。现在政府需要做的是:不要再拖延,立即实施全面的旅馆强制隔离措施。”

汉考克为英格兰旅行“红名单”辩护时表示,“红名单”之外的国家对英国构成的危险“极低”。

但一些专家担心,“红名单”可能不足以控制各种新冠病毒变种流入英国。

英国莱斯特大学名誉副教授、病毒学家朱利安•唐(Julian Tang)表示,英格兰的“红名单”随时都会过时,“限制来自红名单国家的国际旅行可能会减缓新变种流入英国的速度,但如果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红名单,那么,新变种便最终可能会从红名单国家传播到非红名单国家,然后再传入英国。”

“你要么全禁,要么全不禁。”英国华威大学医学院的病毒学家劳伦斯•杨(Lawrence Young)说。“一年多来,我们一直担心的就是边境控制,因为在第一波疫情和第二波疫情期间,我们从新冠病毒基因测序中得知,进入英国的大多数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人,都是从欧洲大陆旅游回来的人。”

全英国追踪神秘失联者

研究发现,巴西新变种P.1与英国盛行的肯特变种一样,都有N501Y变异,但英国科学家们表示,如果P.1在英国取代肯特变种,成为主导性的变种,它必须拥有某些竞争优势。

英国新冠基因组学机构(The Covid-19 Genomics Consortium,简称Cog-UK)负责人沙龙•皮考克(Sharon Peacock)教授指出,3月2日公布的报告是基于巴西马瑙斯一个城市的研究结果撰写的,不一定适用于其他城市,目前尚不清楚P.1如何在英国传播。

英国牛津大学副教授、3月2日公布研究结果的报告第一作者努诺•法里亚(Nuno Faria)也承认:“我们可以自信地说,P.1改变了马瑙斯新冠病毒的流行病学特征,但在其他情况下是否如此,我们尚不得而知。”

P.1最初在马瑙斯被发现后,尽管进出该市的航班仍然在运行,但一段时间之后这个变种才传播到马瑙斯之外。

巴西圣保罗大学的传染病专家埃斯特•萨比诺(Ester Sabino)说,这对英国控制P.1的蔓延是一个好消息。“你需要很多很多病例才能蔓延成为大流行,6个病例太少了。”

埃斯特教授说,去年12月,马瑙斯和圣保罗之间一直有航班在运行,但圣保罗没有一个P.1病例,这说明P.1不容易在一个新的地方扎根。如果英国有很好的追踪系统,P.1传播开来的风险就会大幅降低。

问题在于,英国并没有“很好的追踪系统”。英国以往的疫情失控,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检测不足,追踪不力。

好在英国正在努力改进。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目前,英国正在全力追踪那个失联的P.1检测阳性者。

英国卫生大臣汉考克对议会下院表示,目前英国追踪那位失联者的搜寻范围,已经从全英国,缩小到英国东南部的379户人家。

“我们正在联系这379户人家的每一户。”汉考克说。

是隧道尽头的曙光,还是人类的幻觉?

一年多来,经历了如此多的惨痛失败、严重失误、惊人的高感染数字、超过14万的死亡数字、三次全国性的封锁、许多地方性的封锁、众多企业破产、无数员工失业,英国终于在漫长、黑暗的新冠疫情隧道的前方,看到了隐隐约约的光线——

在一个人口6000多万的国家中,如今新冠疫苗的第一针接种数字在英国已经超过2000多万,第二针的接种数字也超过84万。

英格兰3月1日公布的研究结果显示,在80岁以上的老年人中,无论是辉瑞疫苗,还是牛津疫苗,仅仅接种一针,就可以把需要住院治疗的新冠重症病例数降低80%。

部分因为第三次全国性封锁,部分因为疫苗接种工作进展迅速,如今英国新冠病毒的感染和致死数字均大幅下降……

但诸如肯特变种、南非变种、巴西变种等等层出不穷的新变种表明,在与新冠病毒的赛跑之中,至少目前而言,人类远远不能说已经领先,更别说已经取胜了。

(作者曾在英国多家知名媒体担任资深记者、编辑。)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