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三角”崛起,湖北能否挑大梁?

文 | 吴林静     

2021年03月29日 10:59  

本文3135字,约4分钟

国家“十四五”规划纲要,有两个城市群的发展定位被提升至与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同一梯队,一个是成渝,另一个是长江中游。

长江中游城市群,承东启西、连接南北。范围辐射湘鄂赣三省,国土面积约31.7万平方公里,是我国面积最大的城市群;常住人口总量1.3亿人,仅次于长三角。

“中部塌陷”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而把这个城市群“立”起来,正是中部崛起的关键。所以,“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推动长江中游城市群协同发展,加快武汉、长株潭都市圈建设,打造全国重要增长极”。

纲要发布不久,湖北省委书记书记和省长就带队到江西、湖南“串门”,用三天时间共论长江中游城市群高质量发展大计。这一次,湖北能当好“带头大哥”吗?

01

据《湖北日报》报道,3月16日至18日,由湖北省委书记应勇,湖北省委副书记、省长王晓东率领的湖北省党政代表团,分别赴江西省和湖南省考察,并召开合作发展交流座谈会。

应勇在两地都提出,“以体制机制为保障,以基础设施为支撑,以产业协作为基础,以长江大保护为重点,以平台载体为纽带,以公共民生服务为抓手”,以此作为湖北与江西、湖南深化务实合作的具体路径。

学习考察的内容,主要是绿色生态和产业发展。湖北在江西考察了两个主题,一是长江大保护、湖泊生态环境治理,二是考察产业发展、金融赋能新经济、城市规划运营等情况。湖北在湖南考察了三个主题,一是制造业数字化智能化绿色化转型升级等情况,二是考察以创新推动科技自立自强、产业迭代升级等情况,三是新经济产业发展情况。

上一次三省之间这样声势浩大的高层互动,还得追溯到2015年。

那时,长江经济带的发展刚刚拉开序幕,江西党政代表团到湖北考察,湖北到江西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湖南到江西签署合作框架协议,江西去湖南交流发展经验,湖南、湖北高层之间也在频繁走动。

随后几年,三省之间的走动也一直没停,并相继出炉《武汉共识》《长沙宣言》《南昌行动》等一系列重要框架协议和具体合作文件。

根据长江中游城市群城市合作秘书处的最新消息,接下来长江中游城市群合作会越来越多,譬如政务服务跨区域办理、科技资源共享、医保异地结算等事项。

大家的目的就一个,“握紧拳头,加强合作”,携手打造以长株潭城市群、武汉城市圈、环鄱阳湖城市群为主体的国家级城市群,坊间也称“中三角”。

02

近6年密集走动,这三只手握成的“拳头”到底紧不紧?

2020年,“蜗居”长沙7年的茶颜悦色,将出省第一站选在武汉,并且一口气签下20多家门店。老板娘孙翠英的理由是,武汉和长沙离得近,方便管理,有什么问题,一个半小时的高铁就到了。并且两地文化和口味上也相似,大家更容易接受。

这里有一个关键词:“一个半小时的高铁。”2015年,三省交界处还有18处“断头路”需要打通;2016年,武汉、长沙、南昌之间形成“两小时城际高铁交通圈”;如今,三城之间的时空距离缩短至1.5小时。

不过,虽已水路相连,也有高铁、高速相通,但以国家级城市群的标准来看,交通基建的衔接协调、效率提升依然有空间。

湖南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朱翔提议,“三省要共同形成一个现代化的高效率的换乘枢纽,这个换乘枢纽还是以武汉、长沙和南昌为主”。

其实,正在逐渐连片成网的交通基建,并不是长江中游城市群一体化发展面临的最大挑战。

“产业结构和空间布局不尽合理”的问题,早在2015年就被写进《长江中游城市群发展规划》。

作为中国发展较早、基础较强的老牌工业重地,三省都在承接长三角、珠三角产业转移。湘鄂赣都形成以钢铁、建材、汽车等为主的产业结构,重合度较高。

比如,武汉、长沙都提出要成为“中部车都”,两地汽车产业均已过千亿,南昌的汽车产业也在冲刺千亿大关。

就在此次高层互动之际,3月18日的《长江日报》大篇幅回顾了三省的“协同发展”,其中提到:

武汉、长沙、南昌,正在稳步壮大以新能源、智能网联为代表的“新汽车”产业,打造中部汽车产业发展新高地。

在智能网联汽车领域,武汉和长沙均有国家智能网联汽车测试区。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武汉的东风、神龙、吉利等车企在加码新能源整车制造、汽车产业链,南昌的江铃汽车、比亚迪、晓光模具也在布局新能源整车制造,以及零部件上下游。

仔细分辨,三省汽车产业依旧没有破解“竞大于合”的怪圈。

“中游通,则长江通;中部活,则全盘活。”在这次走访中,应勇指出,“中三角”的发展重在协同,出路也在协同。

如若三省不能实现产业互补、错位竞争,城市没有解决好同质化发展问题,协同发展很难真正落实。

03

“十四五”规划纲要里有一句话,即城市群发展要“形成多中心、多层级、多节点的网络型城市群”。

就长江中游城市群而言,武汉、长沙、南昌就是“多中心”当之无愧的备选者。

但国家对这些“中心”有主次之分。2018年1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的意见》明确提出,“以武汉为中心,引领长江中游城市群发展”。与此同时,湘鄂赣至今也只有武汉这一座国家中心城市。

毕竟,长江中游城市群不同于珠三角,珠三角主要限于广东省,行政区域障碍较小;也不同于长三角,长三角只有上海一个超大城市,与周边地区的经济互补性较强。

作为国家批复的第一个跨区域城市群,地理位置相近、资源禀赋相似、发展阶段相同,该如何破题?由龙头城市率先实现经济社会升级,形成对其他中部城市的发展落差,先集聚、后辐射,是长江中游城市群崛起的理想路径。

能获得国家赋予的引领重任,武汉确有自己的实力,譬如是拥有上百万在校大学生的科教重镇,是拥有上千条射线状道路通东南西北的“九省通衢”,是有汽车、半导体、光电子、生物医药等“一业定乾坤”的工业重镇……

但是,关于“谁也不服谁”“武汉能否一呼百应”这类讨论已经很多了。

应勇也说过:“武汉的问题并非一城独大,而是大而不强”。去年12月,《长江日报》发表评论文章《以武汉之“强”重新定义武汉之“大”》提到:“唯足够强,才能担负起各项国家使命,才能更好‘一主引领’。”

武汉“十四五”规划纲要中明确:加快打造全国经济中心、国家科技创新中心、国家商贸物流中心、国际交往中心和区域金融中心,努力建设现代化大武汉。

湖北“十四五”规划纲要中提到:充分发挥武汉城市圈同城化发展对全省的辐射带动作用,支持武汉做大做强。

国家“十四五”规划纲要中指出:推动长江中游城市群协同发展,加快武汉、长株潭都市圈建设,打造全国重要增长极。

武汉强,则武汉城市圈强,则湖北强,则成为全国重要增长极,则推动长江中游城市群协同发展,“开创中部地区崛起新局面”。

财经号所发布文章之版权属作者本人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财经》立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