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0余名两会代表、委员均接种,国产新冠疫苗哪家强?

文|《财经》记者 赵天宇 编辑|王小     

2021年03月06日 17:54  

本文4352字,约6分钟

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最实际的建议是,有哪家就打哪家。

疫苗,这种帮助健康人预防疾病的神奇药物,从来没有以如此之快的速度研发并投入使用,更不要说上市后立即大规模接种。

这些曾经认为的“不可能”,如今早已实现。截至2021年2月28日,中国已累计接种新冠疫苗5200多万剂次。

“这次全国‘两会’代表、委员5000多人,均接种了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新冠疫苗。”3月4日,全国人大代表、国药集团国药控股党委书记、董事长于清明对媒体说。

几个月前,还需要勇敢的志愿者轮番上阵参加试验的疫苗,今天送到了家门口问大家打不打。在北京,很多社区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在群里连续发通知,“新冠疫苗免费接种,打疫苗很有必要,请大家周知”,还把纸质版贴在单元门口,要居民先报名或者电话登记,然后统一时间前去接种。

越来越多的人得到机会接种新冠疫苗,他们第一时间就是到处询问疫苗安全与否、有效性如何,尽管多数信息只是早已公开过的数据。听熟悉的人复述一遍,也许令人心安——在疫情后期,不确定性太多,接种者寻求一种本能驱使下的确定性。

“疫苗哪家好?”从专业性看,目前即便是从业者、研究者,也不能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

在中国,接种的新冠疫苗是随机的,当地有哪个公司的产品,就接种哪个。由于人们能选择的事项只有打或不打,这种消极的选择下,代价就是,接种疫苗的进度还不够理想。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在3月1日一个论坛上说,全球来看,以色列接种疫苗人数占总人口的比例最高,为92.46%,阿联酋超过60%,英国超过30%,美国为22%,但中国仅为3.56%。

“我从中国疾控中心了解到,接下来,我国的疫苗接种率希望能够在今年6月底达到40%。时间不多,我们仍然还是有大量的工作要做。”钟南山说。

各家长短,还得等更多数据出来看

“不评论,也无法评论。”被问到新冠疫苗哪种好,一位长期跟踪研究疫苗的专家第一反应是“没有数据”,因此没办法得出结论。

他所说的“没有数据”,指的是中国新冠疫苗的Ⅲ期临床详细数据尚未公开。截至记者发稿,仅公布了Ⅲ期临床的中期数据。

目前,中国有4款新冠疫苗获得国家药监局的附条件批准,顺利上市。

其中3款为灭活疫苗,分别来自国药集团中国生物北生所、武生所,以及科兴中维;1款是腺病毒载体新冠疫苗,来自康希诺生物与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生物工程研究所合作研发,2月25日刚刚获批上市,是新鲜事物。

这4款已陆续被接种的新冠疫苗,有效性均超过50%的红线,获得上市使用的资格没问题。

目前,国药集团坐拥2款,来自中国生物北生所这款疫苗,保护率为79.34%;来自武生所的,两针免疫程序接种后,针对已确诊的中重症的保护率达到100%,总保护效力是72.51%。

科兴中维公布的有效性数字颇为复杂,分别来自几个国家。比如巴西数据,对住院、重症及死亡病例的保护效力100%,对有明显症状且需要医疗干预的新冠病例的保护效力83.70%,对包括不需医疗干预的轻症病例在内的所有新冠病例保护效力50.65%。在土耳其,科兴中维的Ⅲ期临床试验,截至2020年12月23日的分析结果显示,保护效力为91.25%。

康希诺生物数据表明,单针接种疫苗28天后,疫苗对所有症状的总体保护效力为65.28%;在单针接种疫苗14天后,疫苗对所有症状总体保护效力为68.83%。此款疫苗对重症的保护效力是,单针接种疫苗28天后为90.07%;单针接种疫苗14天后为95.47%。

以上4款疫苗,虽获得了国家药监局批准,但上市后,仍需要继续完成Ⅲ期临床试验,试验数据才有可能陆续公布。

也就是说,现阶段,还无法以疫苗的有效性数字高低来评判一款疫苗的好坏。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副教授张洪涛对《财经》记者分析,这是由于不同临床试验中,对症状的规定不尽相同,因此要等待Ⅲ期临床试验的具体数据出炉。现阶段如果“只看数字,跟猜没啥区别”。

这4款疫苗中,只有康希诺生物的疫苗需要接种一针,其他的都是接种两针。“如果一针能够跟两针达到同样的效果,那肯定是一针好,可以尽快建立群体免疫。”张洪涛说。

张洪涛的建议很明确:有什么疫苗,就打什么疫苗。

这款只需接种一针的疫苗,是腺病毒载体疫苗,技术路线很新。这款疫苗的原理是利用腺病毒搭载抗原蛋白的基因序列,递送至人体内后产生病毒抗原。

在全球已上市的疫苗中,与康希诺生物走同一技术路线的有强生公司,其研发的新冠疫苗同样是接种一针即可。2月27日,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在审查了强生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数据后,批准其紧急使用。强生公司的III期临床研究显示,预防中度至重度新冠病毒的有效性为72%。

中国已上市的其余3款,走的是传统技术路线——灭活疫苗,接种两针。灭活或减活疫苗,原理是让人体轻度、适量的感染,进而产生抗体。灭活疫苗基本上没有毒性,减毒疫苗会有一点毒性,所以在常规疫苗开发中,非常强调安全性。

张洪涛分析,目前腺病毒载体和灭活疫苗在有效性和安全性上,看不出有什么区别。

疫苗如何应对新冠病毒变异,从技术路线上考量,张洪涛分析,腺病毒载体疫苗、mRNA疫苗相对容易调整,马上就可以开始做,而灭活疫苗得先拿到病毒株。

从事腺病毒载体疫苗研究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陈薇,2月26日表示已经在分析变异株的数据,用实验验证它们对现有疫苗的交叉反应作用;也早已启动针对变异株的疫苗研发,这个疫苗不一定用得上,但宁愿备而不用,不能用而不备。

打疫苗,也是有条件的

已上市的新冠灭活疫苗,要求只有18周岁-59周岁的居民可以参与接种。即便年龄达标,有很多人仍被建议暂缓接种,比如对疫苗中任何成分过敏者,患急性疾病、严重慢性疾病、处于慢性疾病的急性发病期者,有惊厥、癫痫、脑病或精神疾病史者,以及患有严重呼吸系统疾病、严重心血管疾病、肝肾疾病、恶性肿瘤者等。

2020年12月,北京公务员系统内已经在征集新冠疫苗接种信息。一位30岁左右的男性公务员决定暂时不打,因为考虑到其后妻子可能备孕,怕有影响。

目前,妊娠期妇女和哺乳期女性,以及3个月内有生育计划的人,确实处在建议暂缓接种的范畴。

按照“疫苗百事通”的建议,为了便于准确监测不良反应,新冠疫苗和其他疫苗需要分开接种,间隔至少两周以上,包括HPV疫苗、流感疫苗等。但是,如果急需接种狂犬疫苗,就不要考虑间隔了,因为接种狂犬疫苗更重要。

老年人群更需要保护,中国几家公司的前期研究各有侧重,但从目前已接种的情况来看,老年人这一群体尚未得到有效保护。

根据目前已经公布过的新冠疫苗Ⅰ期、Ⅱ期临床试验详细数据,武生所的疫苗入组群体是18岁-59岁;北生所疫苗的I期、Ⅱ期试验中,阶段1中,有18岁-59岁组和≥60岁组,在第2阶段中,参与者均为18岁-59岁。

武生所上市疫苗的适用接种对象,是年龄为18岁及以上人群,目前,最大年龄的接种者近百岁。武生所的一则Ⅲ期临床试验注册信息显示,招募18岁及以上的健康受试者入组,最高年龄没有限制。

康希诺在Ⅱ期临床研究中,受试者为18岁及以上健康成人,整个临床试验没有出现严重不良反应。

2月26日,该疫苗研发团队的陈薇在央视新闻中透露,在Ⅱ期临床试验,就放开了年龄上限,因为55岁或60岁以上年长者恰好是重症发生率比较高的一个群体。

陈薇说,当时最年长的志愿者84岁,因为是随机双盲,后来揭盲时发现他的抗体是阳性,这带给大家很大的信心。

科兴中维对60岁以上人群使用新冠疫苗的情况,研究比较详细。结果显示,该款疫苗对60岁及以上健康人群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和免疫原性,与18岁—59岁健康人群的结果相当。

在张洪涛看来,与海外相比,相对来说中国疫情风险不大,所以对于国内老年人来说,考虑到疫苗的风险和获益,如果目前没有旅行的需求,完全可以等等看。

好消息是,部分地区对疫苗接种的年龄限制确实在缓慢放开。

3月2日北京疾控中心官方微信发布,北京市根据国家总体安排,已经为部分有接种需求,且身体基础状况较好的60岁及以上老年人,接种新冠疫苗。下一步,北京将根据国家意见适时全面开展老年人接种。

新冠疫苗“不讨论市场”

“新冠疫苗需要批签发。”一位疾控系统人士向《财经》记者说。

在中国,疫苗上市使用前,都要经过批签发流程,批签发的数量是业内预估市场规模和接种情况的重要依据。

截至3月1日,狂犬、甲型肝炎、乙脑、九价HPV疫苗等免费、自费疫苗仍在更新批签发信息,但名单中,没有出现新冠疫苗的踪影。

不过,在半个月前的春节期间,2月14日国家药监局党组成员、副局长陈时飞率调研组,赴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现场办公,彼时工作人员为了进行新冠病毒疫苗注册检验和批签发工作,已经在春节期间加班加点。

上述疾控系统人士透露,新冠疫苗目前是以检验报告来代替批签发,预计6月份以后会出正式的批签发。

对于新冠疫苗市场大小,参与企业不愿意多说。每款疫苗各覆盖了多少城市和地区,未见各参与企业公布。一位从业者直言,“新冠(疫苗)不讨论市场。”

目前,新冠疫苗的接种单位一般设在辖区的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或者综合医院。如果接种涉及集中的单位,会设立一些临时接种点来接种。

如果错过了社区的疫苗接种,可以咨询辖区地方卫生行政部门、或者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关注相关信息发布平台。接种过程中,需要按照当地通知的安排和提醒,比如携带身份证,做好个人防护,主动提供身体情况等。

随着全球疫苗接种逐渐普及,对于经常在国家间穿梭的人,“疫苗护体”可能还有更多用处。

今年全国“两会”前,有政协委员提到了“疫苗护照”,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对《环球时报》表示,将提议用“新冠检测+疫苗护照”来取代入境旅客的14天强制隔离期,以及在国内推行接种疫苗的电子证明书(即国内的“疫苗护照”),凭接种疫苗的电子证明书在国内旅行可免核酸检测。

朱征夫还建议,国际上开展双边或多边谈判,推动各国“疫苗护照”的互认和快速准确识别,推动国际旅游和国际经贸活动逐步恢复。

与此同时,新加坡正同有意愿的国家商讨相互承认新冠疫苗接种证明,欧盟则计划3月推出“电子疫苗护照”。尽管这在各国仍处于商讨阶段,但人们仍然兴致勃勃,期盼疫情前的世界尽快回来。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