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中国国际收支何去何从?

文 | 张明   编辑 | 王延春

2021年03月08日 19:10  

本文2010字,约3分钟

展望2021年,中国的国际收支结构可能继续呈现经常账户顺差与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逆差的格局,但无论经常账户顺差的规模还是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逆差的规模与2020年相比可能都会下降。

2020年全年,中国国际收支呈现出经常账户顺差与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逆差并存的格局。2020年经常账户顺差高达2989亿美元,创下自2015年以来的新高。2020年四个季度的经常账户余额分别为-337、1102、922与1302亿美元。2020年第2季度与第4季度的经常账户顺差均为2008年第4季度以来的新高。

2020年四个季度中国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均出现逆差,这一现象仅在2015年与2016年出现过。2020年全年国际收支表口径下中国外汇储备流量增长了280亿美元。在2020年第1季度,误差与遗漏项出现226亿美元净流入。而在2014年第2季度至2019年第4季度期间,误差与遗漏项连续23个季度呈现净流出。

不过,在2020年后三个季度,误差与遗漏项重返持续净流出格局。如果我们将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余额与误差与遗漏项余额加总起来衡量资本项下净流出的话,那么2020年的资本项下净流出规模是2017年至2020年这四年以来最大的。

数据来源:CEIC。

注释:由于2020年第4季度国际收支表尚未公布最终数据,因此该季度的误差与遗漏数据暂时包含在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中。

2020年中国经常账户顺差规模创新高

2020年中国经常账户顺差规模之所以创下过去五年的新高,根本原因在于新冠疫情的冲击。从经常账户细项来看,2020年中国呈现出货物贸易顺差上升与服务贸易逆差下降的格局。2020年中国货物贸易顺差高达5338亿美元,这也是自2015年以来的新高。2020年中国服务贸易逆差仅为1453亿美元,这创下了自2013年以来的新低。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初次收入项出现990亿美元的逆差,创下历史最大逆差记录。这背后的原因主要是新冠疫情冲击下中国海外投资净收益逆差的上升。

例如,2020年第一季度至第三季度,中国海外投资收益净逆差分别为118、233与268亿美元(目前尚未公布2020年第四季度的海外投资收益数据)。换言之,在2020年,虽然中国经常账户顺差创下自2015年以来的新高,但中国海外投资净收益却出现了创记录的逆差。作为一个海外净债权人(截至2020年第3季度末,中国的海外净资产高达2.15万亿美元),却还在向其他国家支付利息,这一格局无疑意味着中国国民财富的损失。

数据来源:CEIC。

从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来看,2020年中国直接投资净流入达到1034亿美元,这是自2014年以来的新高。尤其是在2020年第4季度,直接投资净流入就达到573亿美元,创下自2013年第4季度以来的新高。在2020年第2季度与第3季度,证券投资项下净流入合计达到863亿美元,在历史上仅次于2018年第2季度与第3季度之和的951亿美元。这反映了疫情期间中国金融市场对外国投资者的吸引力。

在2020年第3季度,其他投资项净流出达到1079亿美元,预计在2020年第4季度,其他投资项净流出依然保持在高位。其他投资项净流出的放大,其背后的原因值得我们总结与思考。

数据来源:CEIC。

注释:由于2020年第4季度国际收支表尚未公布最终数据,因此该季度的证券投资与其他投资数据尚未公布。

从直接投资的资产方与负债方来看,之所以直接投资净流入在2020年能够创下六年以来的新高,最重要的原因是FDI流量的显著反弹。2020年全年FDI流入规模达到2130亿美元。在2020年四个季度,FDI流入规模分别为343、339、581与867亿美元。2020年第4季度的FDI流入规模创下自2013年第4季度以来的新高。这与中国政府在全球范围内率先控制住新冠疫情,中国经济在全球范围内率先强力反弹有关。在2020年,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全球FDI流入规模最高的国家。

数据来源:CEIC。

2021年中国国际收支结构的趋势

展望2021年,中国的国际收支结构可能继续呈现经常账户顺差与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逆差的格局,但无论经常账户顺差的规模还是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逆差的规模与2020年相比可能都会下降。

一方面,在2021年,随着疫苗的大规模出台与推广,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内将会得到有效抑制,这意味着中国的服务贸易逆差将会再度扩大。而随着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开始复工复产,中国的货物贸易顺差也可能有所收缩。这两点意味着2021年中国经常账户顺差规模将会下降。

另一方面,在2021年,由于中美利差仍将保持在150个基点左右,中国证券投资项下仍将出现顺差。但考虑到中国政府可能放松对QDII的额度限制,证券投资项下顺差规模不会太大。直接投资项下的净流入与其他投资项下的净流出很可能仍将维持。总体而言,2021年的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可能仍将出现逆差,但逆差规模低于2020年。

最后,在2021年,中国外汇储备规模仍有望维持双向波动,且误差与遗漏项可能依然为负。后者依然反映了地下渠道存在特定资本流出压力。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