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颜值买单,警惕掉入医美咨询师的销售陷阱

文 /向雪 信娜    编辑 / 王小

2021年03月15日 18:45  

本文3237字,约5分钟

医美咨询师不能直接参与到医疗行为中,其定位应是提高就医感受和服务质量。

成都的李敏,有一张典型的大圆脸,瘦脸成为她的执念,看见身旁的朋友打了瘦脸针,效果尚可,她也想试一试。

李敏来到朋友去过的医美机构,在前台登记信息后,一位医美咨询师接待了她,为李敏分析适不适合打瘦脸针,有哪些价位的项目,还告诉李敏,她的皮肤状况可以做一些其他的项目,推荐的产品越来越多,李敏觉得不太对劲了,感觉这位咨询师就是销售。

李敏的直觉没有错,在今年“两会”中,全国政协医卫组委员、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研究中心主任肖苒指出,“很多医美机构设有医美咨询师,大多扮演‘市场推销员’的角色,没有医学背景的咨询师避谈医疗风险,误导消费者,从而引来众多医美乱象纠纷。”

据中国消费者协会公布的数据,2015年,关于医疗美容行业的投诉483件,2018年投诉统计数据为5427件,三年时间翻了11倍。而2019年仅上半年,该数据已达3535件。

一不小心,求美者们就会掉入“医美咨询师”的销售陷阱。

成为医美咨询师,两周即可

想要成为一名医美咨询师,似乎并不难。《财经》记者发现,只要简单搜索,就能发现各种提供医美咨询师的培训机构。

一家位于四川的培训机构,自称“医美咨询师培训的全能班”,该培训机构一名工作人员介绍,如果培训的情况不错,不会发愁找不到工作。培训结束之前,就有医美机构主动来签约。

该培训机构提供的是为期两周的线下培训,两天的室内学习后,便会进入实操环节。“从业老师带着学员一起到医美机构实际操作”,上述培训机构工作人员告诉《财经》记者。至于是否要有医学相关知识积累,她表示,不需要,“只要有愿意从事这个职业并想做好的心就行了”。

培训的门槛不高,培训内容却包罗万象。不仅有相对简单的面部注射,甚至包括隆胸、削骨等复杂的整形外科手术。上述工作人员说,该机构主要培训整形设计和销售话术。

另一家培训机构工作人员,在社交平台上总结出一套销售话术,如咨询师在咨询过程中,要学会询问和倾听,切忌查户口式的呆板提问,提问需要运用技巧等。

在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原院长、北京协和医学院临床医学教授祁佐良看来,严肃的医疗项目与销售行为一旦挂钩,存在着巨大的隐患。

祁佐良一再呼吁求美者需仔细甄别,避免掉入销售陷阱。他对《财经》记者分析,最核心的点是,要搞清楚就诊是医疗行为,应该是由医生和病人之间,和求美者之间建立关系:医生看诊,患者去检查,然后双方讨论治疗方案。

“如果一开始由没有任何医学知识的咨询师来决定方案,就存在合理性和科学性的问题。”

祁佐良观察到,这些咨询师主要是留住人,让其做更多的项目,提高收费。

在很多医美机构,咨询师做成一单,就能拿一定比例的提成。所以对于咨询师来说,做的单越多,自己所得也越高。

祁佐良所在的医院,也有咨询师,但其工作仅限于服务医生和求美者,“为医生做助手,帮助医生记录检查结果、治疗建议等,引导患者做检查”。

祁佐良认为,咨询师的底线是,不能直接参与到医疗行为中,定位应该是提高就医感受和服务质量。

医生与医美咨询师的利益纠葛

近几年,医美机构大量聘用医美咨询师,有的地位比医生还高。

一位医美从业者向《财经》记者透露,“医生更像一个工具人,洗好手,等着咨询师告诉你做什么就行,很多医生还需成天对小咨询师马首是瞻,等着他们给派活儿。”

一位在渠道医美机构工作的医生便抱怨,自己没有自主权,“明明有些项目我做不了,我也不敢说”,因为当着患者或消费者的面,如果医生说做不了,咨询师好不容易成的单会被搅黄。

甚至有时候医生在手术室里做完以后,最后让不让缝针也由医美咨询师审查决定,“鼻子再高一点,再给我弄高一点”,最初这些医美咨询师就可能向就医者承诺能做成什么模样。为此,有不少医生直接就与医美咨询师翻脸了。

祁佐良了解到,在一些民营医美机构中,医生和咨询师之间常有摩擦。医生认为某些项目不需要做,但咨询师却一再推荐对方做手术,最终医生拒绝手术,导致咨询师没做成一单,拿不到提成,从而有了矛盾。

医美咨询师可以在医美咨询中能获得多少利益,可以从一些法院判决书中一探究竟。

一份2018年5月28日发布的判决书显示,任职于武汉某医疗美容门诊部的郑某,负责指导驻店咨询人员向顾客推荐医疗美容服务,会根据相关业绩计算提成。

整个过程是,美容院顾客接受驻店咨询人员的推荐后,在门诊部处付费接受医美手术,各驻店咨询人员按月将经其推荐从而接受该门诊部手术的顾客所来自的美容院名称、手术时间、交费金额等,制成表格交给郑某,郑某驻店咨询人员的月度表格汇总后提交门诊部审核。审核无误后,便发放提成。

该医疗美容门诊部的提成设定为,月业绩不满10万元的,全部业绩按3%提成;月业绩10万以上不满20万元的,全部业绩按4%提成;月业绩20万以上不满30万元的,全部业绩按4.5%提成;月业绩30万元以上的,全部业绩按5%提成。

在该判决书中,仅2017年1月,郑某的个人业绩便超过45万元,他当月业绩提成2万多元。

在今年“两会”中,肖苒建议,“在全国范围内取缔医美咨询师”,参考2019年上海市对医美咨询师以“医务助理”名称予以规范,并须具有医学背景,业务范围界定为医生的行政事务和医务事务的助理,不参与医生的诊疗行为。

整个行业在乱象中旺盛增长,据Frost&Sullivan的数据显示,近五年医美行业复合增长23.6%,2018年中国行业规模为1217亿元。

业绩快速高涨,也使医美的风险增长。“整个行业的理念是混乱的,其原因不在于行业从业者多坏,而在于规范不够。在这种情况下,大家只能不断呼吁、打击、清理整顿。最后的结果是头疼医头,脚疼都不能医脚,可能是医腿。”联合丽格董事长李滨告诉《财经》记者。

如何理性、安全消费医美?

如何理性、安全消费医美,是摆在大家面前的一道难题。

选择正规的机构,找正规的医生,使用正规的产品,李滨认为就这三点,“没有太好、太多的技巧,只能多做功课”,从多渠道获得信息,警惕搜索引擎竞价排名。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还是挺难。想找到一家靠谱医美机构和医生,消费者就要亲自去见医生,获取医生的基本信息,再从第三方平台进行查询,判断该医生是否有医疗从业资质,是不是真大夫,职称是什么等。

好在医美不是急诊,是消费医疗,选择权完全在消费者一方,多看一看,“货比三家”,就是多些繁琐,倒也不难做到。

李滨特别提醒的是,要警惕熟人介绍,如果是她自己做过的可以,如果她自己没做过该项目,她介绍给你,说不定她从中拿提成,“就是一销售”。

另外,千万别听相关行业人推荐,比如做美甲、美容的,李滨告诉《财经》记者,“人家从中都要拿提成,这种方式不一定不好,但起码消费者要付出的钱就多了,不光医生和医院要分钱,渠道也要分。”

特别是要重视病历,保护自身权益。李滨指出,现在中国消费者普遍没有意识索要病历,没出事就还好,一旦出现纠纷,消费者就难以保护自己。病历是最直接的凭证,双方签字之后具有法律效力。

不能太过在意价格,世界永远是卖的比买的精。医美机构就算赔了,也从下一笔赚回来,行业里叫二次开发。李滨说,“别图便宜,医美毕竟不是‘双11’扫货,多买一点衣服,少买一点衣服也能活,反正也不太影响个人生活,医美弄砸了真影响生活,甚至影响自身健康。”

医美的最高境界还是美美得自然,虽然它不是自然美,但追求的是自然、和谐的美。求美者在为颜值买单时,需保持清醒的大脑,理性选择。

(李敏系化名)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