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8元报线上理财课后被“踢”出群,十倍学堂遭学员集体维权

文 | 《财经》E法特约作者 殷继   编辑 | 鲁伟

2021年03月15日 20:07  

本文5502字,约8分钟

《财经》E法向维权者发放了“信息收集表”,截至发稿共收到462份反馈,反映了十倍学堂存在九大问题。

“3.15”前夕,消费者服务平台“黑猫投诉”上一则涉及117人的集体投诉备受外界关注。

被投诉对象为“十倍学堂”(后更名“iBanker学堂”“慧财学堂”),运营主体是北京维创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维创公司”),以微信公众号售卖“财商课程”为主。投诉内容集中在涉嫌“虚假宣传”“诱导消费”“服务质量差”等问题上。

截至3月10日,“黑猫投诉”平台上对于维创公司的集体投诉量

近日,《财经》E法采访了部分维权消费者,并加入两个共计800余人的维权微信群。这些维权者所述遭遇基本相似:先支付1元-9.9元不等金额加入“小白理财训练营”,后在老师极力推荐下,购买3000元-8888元不等的付费课程。在付费加入高价课程微信群后,有的培训老师消极应对,有的培训老师直接离职,一旦有学员对教学服务提出质疑往往会被“踢”出群聊。不少维权者直呼被“套路”。为讨回公道,有维权者已向法院起诉维创公司。

截至发稿,《财经》E法未得到维创公司正面回应。《财经》E法近日试图实地探访维创公司在深圳的关联企业深圳市十倍教育培训有限公司(下称“十倍教育公司”),但最终未能从其登记的办公地址中找到其踪影。

目前,从天眼查公开的资料来看,维创公司因涉及多起劳动合同、服务合同纠纷已处于“较高”的风险评级。

制造“金钱焦虑”的“财商课”

公开信息显示,维创公司成立于2015年,创始人张晋帆持股约70%,该公司主要业务涉及求职服务、金融培训、在线教育、资产管理、知识分享平台等。另外,张晋帆于2020年8月在深圳创立十倍教育公司并持股90%,该公司经营范围涉及教育培训(不含学科教育)、教育咨询等项目。两家公司均通过“十倍学堂”等平台在网上销售财商课程。

图为消费者向两家公司账户支付费用的转账记录

2020年12月,深圳市市场监管局南山局对十倍教育公司作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的经营异常公示。

为验证十倍教育公司是否正常运营,《财经》E法近日前往十倍教育公司登记的办公地:深圳市南山区粤海街道滨海社区海云路12号深圳市软件产业基地7栋05房。《财经》E法走遍整栋大楼都未见十倍教育公司的踪影,停车场工作人员表示,从未听说过楼里有这家公司。

图为深圳市软件产业基地7栋

“我是从公众号文章了解到‘十倍课堂’的,看到课程介绍理念很新颖,就先报了7天‘小白理财训练营’。”刚参加工作一年的曾莎表示,她在上完7天“小白理财训练营”课程后,分别向“维创公司”“十倍课堂”“谢宝辉”“十倍学堂谢老师”四个收款账号支付2222元,成为十倍学堂“2028金卡私教群”的“永久金卡会员”。

曾莎其中的一笔支付记录,4次共支付8888元

曾莎后来才得知,其实成为金卡学员不一定需要支付8888元。从学员的支付记录来看,也有不少人在支付了7999元、6999元、6599元后成为金卡会员,甚至还有支付4000元“低价”就成为了金卡会员。维权群中的赵清称,她使用花呗分期支付4000元后就一直留在了“2048金卡私教群”,只是很少再看到老师的消息。

   “价格都是可以谈的,3000元、4000元也可以成为金卡会员。”来自“2065金卡私教群”的何丽施表示,付款前,群里肖老师向她承诺在48小时内可以无条件退款;但付款后,她在规定时间内申请退款时,当初向她热情介绍课程的肖老师拒绝了她。

何丽施要求十倍学堂提供合同,并依据合同主张退费,但被拒绝

何丽施先后向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管局、北京12345服务热线、北京市朝阳区望京工商所反映情况,但没有得到任何处理结果。后她通过北京移动微法院向朝阳区人民法院起诉十倍学堂。目前,该案正在诉前调解阶段。

无独有偶。远在英国南开普敦的“2047金卡会员群”成员朱英时,也因类似何丽施的经历委托律师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起诉了十倍学堂。“钱不重要,主要这事太丢人,我必须维权到底。”

“他们会在文案中制造一种紧张感,主要目标群体是全职家庭主妇、普通打工人等,这些人的核心特点是:有一定财力但社会地位缺失,同时又对美好生活有所向往。” 一位了解财商课程营销模式的人士表示,这些财商课程利用很多人的“金钱焦虑”,并通过话术给人一种学习理财课程就可以改变现状的幻觉。

“十倍学堂”的宣传推广话术

学员质疑老师资质,直接被“踢”出群聊

为了解维创公司的课程,《财经》E法通过一篇名为《李佳琦一夜赚6亿背后的真相……》找到了“十倍学堂”的“小白理财训练营”课程,在支付1元后,获得“慧财学堂-肖老师”的微信号。老师发来课程介绍和入门理财读物《小狗钱钱》的PDF,在按照要求完成100字-300字读后感后,《财经》E法进入了“300期7班”微信群。

《财经》E法加入上述微信群时,人数不到120人,老师称当晚8点将会举办“开营班会”。当晚7点50分,群里已有410人。老师要求大家发出签到“宣言”,许多学员纷纷照做。

学员刷屏签到口令

第一天,李老师讲了地产大亨王健林如何通过向银行借贷,再买地开发获得远超于银行利息的收益,用以说明“良性负债”具有“鸡生蛋、蛋生鸡”的魔力;李老师接着讲了英国一位名为卡罗尔(Carol)的人,在中奖500万英镑后挥霍无度,最终一贫如洗,用该案例来说明缺乏“财商”会让财富成为过眼云烟。

课后,有老师给《财经》E法发来私信,要求填写一些个人基本信息以及确定3个财富目标,并承诺在接下来12天的课程里,一定教会“长期必定赚钱可以无脑赚的具体理财工具和投资方法”。

老师对《财经》E法的承诺

“‘小白营课程’的老师热情专业、准点上课、有问必答,讲课方式也比较通俗易懂,他们在课程最后几天会强调金卡会员内容更丰富,并有专业的老师一对一的指导。”来自“1033金卡会员群”的唐家迪称,她在支付7999元购买金卡课程后,群里的老师开始陆续失联或离职,部分老师微信会更改身份,然后继续通过“小白营课程”招收学员。

在一次“小白营课程”即将结束时,有老师表示在付费成为金卡会员后,一位名叫崔勇的“投资大咖”会来培训。一份《身价过亿的崔勇老师——为什么带我们投资》的PDF文档称,崔勇曾任500亿市值公司集团高级副总裁,有着丰富的投资经验且收益率极高,文档称,崔勇投资团队成员进入私募基金的入职要求是:3个月内收益率达到45%。

摘自《身价过亿的崔勇老师——为什么带我们投资》

据《财经》E法了解,在销售课程时,老师会承诺提供“助教老师永久一对一指导”,但一些金卡会员表示:老师陆续离职及“失联”的情况较多,包括“投资大咖”崔勇后来也失联了。

有学员向《财经》E法反映,当有些学员对群里老师的资质提出质疑后,不少人因此被移除群聊。老师往往会对其他学员解释,这些被“踢”的学员会另拉群“开小灶”。但来自“111期全套训练营”的赵立敬向《财经》E法表示,被“踢”出群后,没有工作人员再联系他。

赵立敬被老师“踢”出群聊

涉及九大问题,专家建议建立联合惩戒机制

十倍学堂宣称“致力于帮助更多人学习投资理财知识,实现自我十倍成长。”对于培训机构而言,要想获得更多用户,推广文案足够重要。

从“BOSS直聘”的招聘信息来看,维创公司愿意为“情感文案编辑”开出9000元-14000元的薪资来创作打动人心的文案。

维创公司招聘“情感文案编辑”的要求

据《财经》E法了解,维创公司给销售人员开出远比其他岗位更高的薪资,社群销售岗位薪资为15000元-30000元,销售总监薪资在25000元-30000元之间。教育培训岗位薪资最低,为8000元-12000元,且学历要求在大专以上即可。

维创公司对“教育培训岗位”的要求

“老师的学历和水平其实都一般,但通过包装可以看起来‘高大上’,顶着不知真假的名校光环,把自己包装的课程写成是著作,并宣称已经实现财务自由。” 前述了解财商课程营销模式的人士表示。

“维创公司之前有300个员工,现在员工不足30人。”一位曾在维创公司负责“小白理财训练营”的老师向《财经》E法透露,“维创公司在后端服务做得很差,课程质量和培训老师专业度都欠缺,学员只要提出退款就被移除学习群。”目前,这位老师正在通过劳动仲裁向维创公司主张拖欠的工资。

公开信息显示,张晋帆已于2020年6月将维创公司56%的股权份额质押给深圳市德之青投资有限公司。

2020年年底,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管局发布了关于谨慎选择教育培训机构的消费提示,当时的名单中就包括维创公司。

为了进一步了解消费者认为自己合法权益受到侵害的具体情况,《财经》E法近期制作了一份“信息收集表”向“受害者”了解情况,截至发稿共收到462份表格。

“受害者”反馈的问题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点:一是,虚假广告夸大事实,诱导消费者付费购买高价课程;二是,承诺向金卡会员提供“一对一终身服务”,但后续老师回复敷衍;三是,承诺向金卡会员赠送3000员商业保险,但未兑现;四是,承诺48小时可以无条件退款,但未兑现;五是,承诺提供合同和发票,但少数人极力主张才获得;六是,除崔勇外,其他授课教师未公开相应资质;七是,教学质量差,课程长期未更新;八是,工作人员态度傲慢,质疑老师资质的被移出群聊;九是,推荐基金、股票多为高位买入。

来自“1027金卡会员群”的杨文星曾向北京市市长信箱进行投诉。杨文星指出,维创公司经营范围仅登记“教育咨询”,但在广告文案中宣称从事“金融行业专业知识培训”。杨文星据此认为,维创公司缺乏相应资质,涉嫌违规超范围经营。

北京大成(无锡)律师事务所律师万育绪告诉《财经》E法:“实践中某公司提供的服务是属于教育咨询还是教育培训往往很难界定,但从事教育咨询只需取得公司营业执照并在经营范围中即可,这是受市场监督管理局监管的”。万育绪表示,此类事件主要是维权难,消费者完全处于劣势。

“当消费者对课程服务提出质疑被‘踢’出群聊时,消费者享有的知情权、自由选择权、公平交易权、监督批评权,都被一一排除掉了。”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对此表示。朱巍认为,该案可能还涉及虚假广告的问题,如涉案金额规模较大的话,可能涉嫌构成虚假广告罪。

消费者在通过多种投诉渠道维权未果后,他们应当如何维护自身权益?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薛军表示,消费者可以“抱团”通过诉讼的方式进行维权,起诉该公司存在合同违约的情形。另外,薛军也表示,“消费者应当提高防范意识,不能做‘巨婴’。”

朱巍指出,“应当建立信用联和惩戒机制,直接关联公司背后的法定代表人及管理人员,让他们在市场中没有立足之地。”

在《财经》E法调查期间,财商课培训老师仍旧发来课程邀约,但邀请加入课堂名称已改为:“金鑫学堂”。

《财经》E法多次拨打维创公司在工商登记的联系电话,试图向对方核实情况,但始终无人接听。另外,根据维创公司开设的“十倍学堂”公众号试图与客服取得联系,截止至发稿时,客服未添加通过为好友。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维权者姓名均为化名。)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