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多位金融“大佬”落马,事涉四年前一起百亿假黄金案

文/《财经》记者 白兆东   编辑/朱弢

2021年03月17日 19:13  

本文5890字,约8分钟

陕西信合多位高管相继被调查,意味着对黄金案追责重新启动。随着时间推移,四年前那起骗贷大案的细节,正逐渐浮出水面。

始于1951年的陕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下称“陕西信合”),经过70年的曲折发展,截至2020年底资产总额达到8000亿元。作为陕西省最大的金融机构,在短短半年时间内,两位前任理事长赵永军、杨建新先后被调查,在陕西金融界引发震动。

据《财经》记者了解,赵、杨二人案发,系因四年前的百亿假黄金骗贷案而起。发生在2016年5月的这起假黄金骗贷案,共涉及19家金融机构,其中,陕西信合旗下的10家金融机构涉案金额超过百亿元。但是,该案已过去四年之久,关于主犯顺利出逃境外、相关的责任追究情况,外界却知之甚少。

2020年10月15日,中央第十二巡视组进驻陕西后,对百亿假黄金骗贷案高度重视。同年11月,曾任陕西信合理事长的赵永军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21年1月28日,西安市长安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下称“长安信合”)原理事长常新元接受监察调查;3月2日,陕西省纪委监委披露,陕西信合原理事长杨建新、副主任王旭明,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1月,赵永军由陕西信合主任转任陕西秦农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陕西秦农银行)董事长。2016年9月,因涉及百亿假黄金骗贷案,杨建新被免去陕西信合理事长,该职务由赵永军兼任。

2018年12月,赵永军被免去陕西秦农银行董事长和陕西信合理事长,转任长安银行董事长。而时任长安银行董事长毛亚社,对调至陕西信合,任董事长。

陕西信合多位高管相继被调查,意味着对黄金案追责重新启动。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四年前的那起骗贷大案的细节,正逐渐浮出水面。

假黄金骗贷案发

位于河南省灵宝市的博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博源矿业”),于2007年4月19日注册成立,注册资本9000万元,股东为张淑民、王学文、徐建波、夏进友、赵发平和张福运。公司成立之初,35岁的张淑民当选为董事长。张淑民是张青民之兄,也是博源矿业的实际控制人。

在以黄金矿藏知名的灵宝市故县镇,张淑民、王学文和赵发平是最早一批的“淘金者”。在此三人当中,张淑民擅长交际,在豫陕西两地有着不错的政商关系,一直扮演着“大哥”的角色。

2014年9月1日,博源矿业股权发生重大变化,张淑民、张福运、夏进友和赵发平全部退出。新股东姚伟怀加入不久也退出,法定代表人由徐建波变更为王学文。博源矿业股东仅剩王学文和徐建波,不过董事长依然是张淑民。

《财经》记者调查发现,以张青民为首的五名主犯,用掺假黄金做质押物,躲过豫陕两省金融机构监管,骗取19家金融机构总计190亿元贷款(参见《财经》杂志2017年2月20日刊发的《百亿假黄金骗贷记》)。

其中,潼关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下称“潼关信合”)涉及黄金质押贷款余额84.14亿元,掺假质押黄金46.07吨;长安信合涉及黄金质押贷款余额为28.05亿元,涉案掺假黄金18.11吨。

《财经》记者新近获取的陕西信合内部调查材料,部分还原了四年前这起巨额骗贷案的案发经过。

2016年4月19日,因有两笔黄金质押贷款到期,潼关信合向实际借款人张青民催收利息。张青民回复,自己有黄金能在河南省灵宝融丰村镇银行质押贷款,可用于偿还所欠潼关信合利息。

此后,潼关信合贵金属贷款中心负责人杨攀与张青民的“马仔”姚伟怀联系后,赶赴灵宝融丰村镇银行联系贷款归还利息事宜。河南灵宝融丰村镇银行方面提出,贷款利率可以优惠、质押率可以提高,但黄金必须熔炼后方可办理质押,此建议被张青民拒绝。

同年5月5日,杨攀再次向张青民电话催收,时任潼关信副主任程兴伟等人均在现场。在通话过程中,张青民撂下狠话,“你们爱咋弄咋弄,我不管了”。

通话结束后,杨攀、程兴伟等人分析认为,张青民的质押物可能有问题,于是给潼关信合理事长王续红汇报了通话内容,王续红表示可以抽单验货。

随即,王续红安排杨攀在台账中,抽选了一笔金额相对较小的逾期质押物——一笔670万元贷款的12块黄金质押物。此后,王续红安排杨攀去购买电钻钻头和压力剪,王还安排了出库单事宜。

杨攀随后持出库单,随同金库值班人员将12块黄金质押物全部取出,保管到贵金属贷款中心保险柜内。当晚8时30分左右,王续红、杨强国、程兴伟、杨攀等五人到贵金属贷款中心,抽取两包质押物其中一包,从中随机取出一块黄金,由杨攀持电钻钻孔,但尝试多次均未成功。

电钻验货无果后,王续红建议用压力剪将金砖剪开,程兴伟、杨攀等人在贵金属贷款中心监控下操作压力剪,剪开后发现金砖内有黑色不明异物,换了一侧剪开后,结果仍然一样。看到此情景,在场人员非常惊慌,顿时无人说话。

王续红随后让杨攀将剪开的黄金封包,重新放进贵金属贷款中心保险柜,并叮嘱杨攀做好保密工作后离开单位。

当日深夜,潼关信合高管商议此事,有人提议立即将此事汇报给陕西信合,有人提议暂不汇报,去做“博源矿业老板”的工作,把质押掺假黄金逐步换回国标金,最终未形成决议。

主犯出逃细节

2015年5月8日下午,王续红和程兴伟在潼关港口一家饭店与博源矿业股东徐建波、王学文见面,说明了质押物问题的严重性,要求在两三个月内将两人质押物倒换成标准金,并提出希望徐、王二人去做张青民工作。

徐建波表示,时间太紧,全部倒换不现实,不要惊动其他金融机构,对潼关信合可以做到到期一笔倒换一笔质押物。王学文也表示,做张青民工作困难较大,提出可以让赵发平帮忙。

5月9日下午,王续红、杨攀等人先到博源矿业查看,发现生产经营正常。寻找张青民无果后,三人便找到了赵发平,赵发平说张青民在兰州,马上赶回灵宝。

5月10日上午,王续红、程兴伟赶赴河南灵宝市,寻找张青民及其兄张淑民。当日11时许,王续红还给杨强国回短信称,已联系上张淑民。

但令王续红等人没想到的是,5月9日,正在西安一家会所打牌张淑民获知消息后,当天即从陕西咸阳国际机场飞往了香港。此前,张淑民已经取得塞浦路斯的居民身份,三个孩子也取得了葡萄牙的永居权。

5月11日,继续留守灵宝的程兴伟见到了张青民,并将双方谈判结果汇报给了王续红。大致意思是,张青民认为自己是被人骗了,也拿了一块黄金锯开发现,里面确实掺了大量金属钨。

5月12日,潼关信合管理层决定,第二天抽取一批质押黄金熔炼,测试黄金的成色。当天晚上,王续红给张青民打电话,让其安排人第二天一起到熔炼场所,张青民在电话中同意了。

但从后续事件的发展来看,这只是张青民的缓兵之计。

5月13日,潼关信合委托洛阳紫金银辉黄金冶炼公司,对张青民质所押的26块黄金进行熔解提炼。检测结果显示,黄金纯度仅占全部质押物的36.51%。王续红这才将真实情况上报给陕西信用联社。

就在此时,张青民已逃至香港,并在当天乘航班飞往了塞浦路斯。

数天后,张氏全家在塞浦路斯汇合,至此,黄金案主犯及亲属顺利出逃境外。

有知情人透露,早在几年前,潼关信合工作人员在办理业务过程中,就曾发现质押黄金有质量问题。但当时的潼关信合高管做出决定,只是将问题黄金退还张青民,后续其黄金质押贷款业务并未受影响,贷款规模未降反增。

事后看来,潼关信合管理层在确认质押黄金造假后,仍存侥幸心理,意图将巨额损失弱化处理。从5月5日发现黄金掺假,到5月13日将案件上报,中间有8天时间,给主犯顺利出逃境外留下了时间窗口。

就上述案发细节,《财经》记者向潼关信合和杨攀进行求证,截至发稿均未获对方回复。

谁在掩盖真相

2016年5月14日,时任陕西信合主任张全明赶赴潼关县,同当地政府召开紧急会议,随后陕西信合将情况上报至陕西省政府。五天后,陕西省公安厅成立“5•19”专案组,抽调近200名警力开始侦破此案。

陕西警方在博源矿业厂区两间平房内,搜出一套制造假金砖设备以及大量造假原料。直到警方打开房门,里面隐藏的秘密才被外界所知晓,此地就是假黄金的制造窝点。

但在陕西信合后来向上级汇报材料中,将案发原因和时间修改为:2016年5月13日,一笔黄金质押贷款到期后,未能还款按照合同平仓处理时,发现质押黄金纯度不够,有人为掺假造假现象。事实上,5月13日前,潼关信合高管们已发现黄金造假的事实。在案发后,陕西信合派出了出了工作组,由时任副主任王旭明担任组长,约谈了潼关信合全体高管,已掌握了案件的相关信息。

据知情人透露,王旭明与两任理事长同时被调查,不仅因为假黄金骗贷案,更涉及到了买官卖官问题。此前,王旭明分管陕北(榆林和延安)片区十多年,恰逢陕北地区煤炭市场“黄金十年”,各县级农村信用联社人事竞争激烈。

陕西信合多位高管均系渭南籍,包括被调查的杨建新和王旭明。另外,陕西信合多位高管曾长期在渭南市金融机构任职。

潼关假黄金案发后,豫陕两地金融机构排查发现,黄金掺假质押问题非常严重。截至2016年5月,潼关信合涉及黄金质押贷款余额84.14亿元,掺假质押黄金46.07吨;长安信合涉及黄金质押贷款余额为28.05亿元,涉案掺假黄金18.11吨。

此外,工商银行潼关县支行涉案7亿元,邮储银行潼关支行涉案30亿元,工商银行灵宝支行涉案30亿元,合计约190亿元。而且所有涉案资金,全部流向了实际控制人为张青民、赵发平、王学文、徐建波、蒋纪萍的五个账户。

在五名主犯当中,张青民控制了大部分资金。他分别在潼关信合骗贷36.74亿元、长安信合骗贷14.79亿元、邮储潼关支行骗贷21.64亿元、工行灵宝支行骗贷10.55亿元,总计83.72亿元。

据了解,长安信合理事长常新元也是渭南人,长安信合黄金质押业务主办人,则是王旭明的直属亲戚。

知情人告诉《财经》记者,灵宝和渭南潼关毗邻,两地交往较为密切,也正是张淑民与陕西信合系统的渭南籍人士的密切关系,同时该案主犯之一徐建波也是渭南人,该团伙的黄金质押贷款业务才能越做越大。

监管为何失守

“陕西信合”是陕西省辖内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农村合作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等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的集体简称。陕西信合成立于2004年8月,由全省107家县级农村信用联社发起组建,行使对全省农村合作(商业)金融机构的管理、指导、协调和服务职能。

在“十三五”期间,陕西信合旗下共有17家县级农村信用联社改制为农商银行,此后其旗下的银行类机构达到52家,占比55%。而涉及百亿假黄金骗贷案的潼关信合并未改制成为商业银行,仍属于地方农村金融机构。

据了解,陕西信合成立初期,在建章立制、治标治乱方面取得显著成效。但在实际运行中,陕西信合、地市级派出机构、县联社的三级行政管理模式也拉长了管理链条。

一位在银行法律顾问分析称,“商业银行的监管应该是依靠制度和流程,避免出现‘一把手’说了算。而农村金融机构的高管话语权很重,一旦参与到贷款中就难免产生风险。”

据一位知情人介绍,由于信合系统的管理体制弊端,只要“搞掂”县级信合理事长,贷款就颇为容易,这也给黄金质押贷款埋下了隐患。

以潼关信合为例,其对于个人黄金质押贷款业务,从贷款申请、受理调查、审查分工、检测评估、逐级审批、贷款办理、受托支付、贷后管理、贷款收回等环节,都有着详细的管理规定。

2018年,当时的银监会曾通报称, 潼关信合的所有制度如同虚设,监管全面失守。不仅贷前调查不尽职、贷款审查不严格、贷后管理缺位,在业务办理过程中有章不循、违规操作,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尤其质押品管理严重失效,对贷款质押物的检测及价值评估存在重大纰漏。

根据现有的调查可知,2011年至2016年间,以张青民兄弟为首的团伙,以炼金企业为掩护制作假黄金,从潼关信合和长安信合骗取巨额贷款。而且每笔贷款到期后,采用还息不还本,雇佣他人签订虚假合同续贷的方法,以此延长实际贷款期限。

在质押贷款期间,若因金价下跌而不能达到质押额度,他们便会补仓掺假黄金以维持额度。据了解,该团伙在5年时间里,在潼关信合累计质押贷款超过400亿元。

2018年的银监会通报指出,陕西信合金融创新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这项“金融创新”指的就是“个人黄金质押贷款业务”。

据知情人士透露,针对个人黄金质押贷款业务,陕西信合高层内部曾出现分歧。2014年7月3日,时任陕西信合主任赵永军在潼关信合调研时指出,黄金质押贷款业务过于集中,将形成潜在的信用风险、市场风险、操作风险和道德风险,

调研结束后,赵永军召开专题会议,要求渭南市各机构、长安信合压降黄金质押贷款,严格控制黄金质押贷款总量和比例,停止黄金质押贷款委托贷款办理,将单户贷款额度控制在3000万元以下,并实行标准黄金质押替代传统黄金质押。

资料显示,2014年7月至8月,潼关信合累计压降自营黄金质押14笔、金额2.7亿元,同期全部黄金质押贷款余额下降1.23亿元。

但在2015年1月,赵永军调离陕西信合,由张全明接任主任。此后,潼关信合黄金质押贷款规模回升,仅2015年就发放委托黄金质押贷款133亿元,也未使 用标准金进行质押。

针对实物黄金的特点及市场需求,国内多家银行开展了黄金质押贷款业务,包括“个人黄金质押贷款”。即借款人以其在上海黄金交易所持有的实物黄金作为质押物贷款。一般而言,实物黄金须为可在上海黄金交易所交易且交割的“标准金”。

截至2016年5月5日案发,潼关信合涉案黄金质押贷款余额达84.14亿元,其中12.68亿元为自营贷款,71.46亿元为委托贷款,即涉及8家委托金融机构。剔除质押物熔炼交易变现资金归还贷款,案件造成损失34.48亿元。      

骗贷案的主角除张淑民和张青民兄弟出逃海外,王学文、徐建波、蒋继峰、赵发平全部归案。积极退钱的赵发平以贷款诈骗罪被起诉,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未有上诉。

2019年11月1日,渭南中级人民法院判处王学文、徐建波、蒋继峰无期徒刑,三人不服判决提起上诉。此后,陕西省高院认为量刑过重,裁定发回重审。

2016年10月27日,包括王续红、程兴伟、杨攀在内的潼关信合8名工作人员因涉嫌违法发放贷款罪被刑事拘留,后相继被取保候审。直到2020年11月9日,潼关县人民法院才作出一审判决,王续红等两人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缓刑,杨攀、程兴伟等6人被免于刑事处罚。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