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旧范式变迁透视美国经济政策极化

《财经》杂志   文/刘珺     

2021年6期 2021年03月22日出版  

本文676字,约1分钟

世界经济处于新旧范式变迁之际,与之配套的经济政策产生蝶变,其代表之一便是日渐极化的美国经济政策,作为世界经济火车头,其一举一动都会产生“涟漪效应”,甚至是波浪运动

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仍在持续,尽管疫苗生产和交付的量和力度在不断提升和加强,但准确预言疫情的走势以及经济回归常态的时间表和运动轨迹依然是假设和概率的组合,有效值不高,置信度不强。因此,即便当下讨论“纯”经济问题,疫情这一公共卫生事件仍然是第一性的(the first-order issue),而居于第二性的经济问题(the second-order issue)得以解决的前提是疫情的实际可控,如果不奢望新冠病毒倏忽不知所终的话。经济学家和经济政策制定者要看病毒学家和公共卫生专家的脸色,而求解经济问题的前提是求解公共卫生问题。

循此逻辑,经济陷入低谷或是阶段性的,假设供给侧特别是制造业没有受到系统性的破坏,那么疫情的有效防控和经济的触底回升在速度和规模上或有不同,但应该是同向且步调相对一致的。矛盾论原理表明,矛盾的对立性依据一定条件向同一性转化,投射到目前疫情和经济的相互作用,或许这一进程已悄然启动。

在疫情经济的世界版图中,中国和美国是对比最为强烈的两大经济体。中国的做法是先解决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即从抗疫防疫到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美国的做法大体分两段,前期是自由主义价值观与公共卫生突发事件的随机角力,政策端和响应机制的效果几乎被脆弱的公共卫生体系吞噬;近期是一边通过疫苗广泛接种尽快实现全体免疫(据美国传染病专家福奇预测,2021年夏末秋初美国将有70%至85%的人接种疫苗,从而实现群体免疫),一边通过“宽财政、宽货币”的宏观经济政策组合避免经济衰退并全力推动经济复苏。

... ...

您看的此篇文章是收费文章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阅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