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着6亿人健康,80多万村医却被“身份”困扰

《财经》杂志   文/《财经》记者 辛颖 编辑/王小     

2021年6期 2021年03月22日出版  

本文340字,约1分钟

中国的村医们对身份认可的诉求,被越刻越深,这与他们被定位的“需求”密不可分

湖南村医张有为,拿在手中的一纸乡镇卫生院聘用合同,让全国同行们艳羡。为了这个合同,有的村医曾上访、罢工。这个“身份”能够解决收入和养老问题。

虽是合同工,没有编制,张有为却感到“安心”:自2019年成为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跳马镇中心卫生院的聘用员工,每月收入7000多元,养老保险自己缴308元,卫生院承担794元,“以后有保障了”。

和张有为一起签合同的,还有跳马镇的16名村医。过去村医只接受卫生院的业务指导,没有隶属关系。签了合同后,跳马镇中心卫生院院长彭国其也找到了调动村医的“抓手”,不断提高村医的业务能力,患者也更相信村医,愿意到卫生院就诊,看病不再直奔县城、市里。

... ...

您看的此篇文章是收费文章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阅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