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伊士运河拥堵或需数周解决,每小时贸易损失4亿美元,谁成意外赢家?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郑青亭    编辑:李艳霞

2021年03月29日 15:59  

本文2284字,约3分钟

这可能会导致现货运费再度上涨。

距台湾超大型货柜轮3月23日意外触底搁浅造成埃及苏伊士运河阻塞,已经过去了72个小时。据航运数据和新闻公司劳埃德船级社(Lloyds)的清单,货轮堵塞苏伊士运河造成的贸易损失约为每小时4亿美元(约合24亿元人民币)。

该货轮是台湾长荣海运“长赐”号,于2018年建造,宽约59米、全长约400米,排水量约22万吨,是全球最大型的货柜船,被归类为超大型货轮。事发之后,长荣方面回应称,出事船只于埃及当地时间23日上午8时(北京时间13时)左右,从红海北向进入苏伊士运河时,在河口南端6海里处疑似遭到瞬间强风吹袭,造成船身偏离航道并搁浅。

埃信华迈(IHS Markit)在发给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一份研报中指出,海运集装箱产品的平均价值约为40000美元,这使得一艘“长赐”号规格的集装箱船能够搭载的货物总价接近10亿美元。

荷兰海上救助公司Smit Salvage母公司Boskalis首席执行官彼得·贝尔多夫斯基(Peter Berdowski)指出,由于重量原因,“长赐”号可能需要数天或数周才能脱困,该公司已派专家前往协助。

摩根大通在发给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一份研报中指出,这一事件可能会进一步拖累全球供应链。尽管尚无法评估事故造成的全部影响,但近期,堵塞可能会进一步加剧海运供应链压力,因为其他货轮将不得不改道,这将拖长航行时间并造成延误。此前,受疫情影响,港口拥挤和集装箱短缺已经给供应链带来挑战。

不过,虽然有媒体报道认为恢复航道畅通可能需要一个月左右时间,但摩根大通在研报中称,从相关行业人士处获得的信息是,“这一拥堵预计不会持续太长时间”。

如今,从苏伊士运河通过的船只,约占全球贸易的10%。苏伊士运河被堵将对全球贸易、国际油气市场造成影响,并将引发更多的不确定性和风险。

欧洲港口很快将不堪重负

IHS Markit称,根据计划中的时间表,在“长赐”号23日搁浅后的7天内,将有49艘搭载407500TEU的集装箱船在两个方向通过苏伊士运河。在该巨轮被解救出来后,将有一大批集装箱船密集抵达欧洲枢纽港口,这将给港口设施和内陆基础设施带来压力。

安特卫普、鹿特丹和汉堡的超大型集装箱船的集装箱交换量(已卸载和已装载的总箱数)可高达10000TEU,这意味着码头的生产力将被提高到极限。

“目前,在亚欧贸易中,所有可供航运公司使用的货轮都已被安排任务,在欧洲进口商保持旺盛需求的情况下,船舶利用率已经达到了100%。同时,由于防疫社交限制措施、新的封锁措施和感染率上升,欧洲的码头正面临劳动力短缺的问题。”IHS Markit《商业日报》欧洲高级编辑Greg Knowler说道。

Knowler指出,“接下来,欧洲码头将受到集装箱数量激增的冲击,这将暂时让它们的处理能力不堪重负。鹿特丹港和安特卫普港预计,轮船的等待进港时间将被延长,并且将需要更长的时间来调度轮船和从堆场清理集装箱,企业将不得不等待更长的时间才能拿到货物。这可能导致承运人的准时性能进一步恶化。另外,欧洲进口商可以使用的海运能力也将减少,直到船运公司能够恢复其每周计划。”

另外,Knowler指出,进口商们应该可以预期某些航线将取消、某些停靠被跳过,以及有些货物将被转移到随后前往亚洲转运港的航行中。“下周,欧洲各地的交通拥堵是不可避免的,只是延误的程度还有待观察。” 

苏伊士运河堵塞也影响到美国

IHS Markit认为,苏伊士运河阻塞带来的一大后果是,集装箱无法迅速回到亚洲,这将进一步加剧当前中国等亚洲出口国对空箱的迫切需求。随着亚洲经济从2020年8月开始实现快速反弹,集装箱短缺一直是一个大问题。

该机构称,近年来,一些低端制造业已开始从中国向东南亚和印度转移,尤其是鞋类和服装。对于从这些地区采购的美国企业来说,苏伊士运河通常是首选路线。

《商业日报》执行编辑Mark Szakonyi指出,从东南亚和印度运往美国的商品运输路线通常首选苏伊士运河,而不是巴拿马运河,它们的最终目的地是美国东部和墨西哥湾沿岸港口。

“尽管集装箱运输公司不太可能将货物从苏伊士运河永久地转移到其他地方,但目前的情况让全球集装箱运输系统面临新的压力。面对欧洲和北美消费者对亚洲空前的进口需求,该系统早已在承压。”Szakonyi说。 

亚洲货轮意外成为“赢家”

摩根大通在研报中指出,如果其他货轮绕道好望角,航行时间可能会增加10天,这将造成燃油成本增加,但更重要的是,航运业的港口拥堵/供应紧张状况可能会恶化,考虑到被挤压的需求,这可能会导致现货运费再度上涨。

不过,摩根大通认为,这不但不会损害(货运)的盈利能力,反而对亚洲货轮的盈亏有利,因此,将维持增持中远海控A股/H股和长荣海运的观点。

摩根大通指出,得益于运费走高和运输量激增,长荣海运四季度的税后利润(130亿新台币),较上一季度增长了64%。尽管燃油成本上涨,但长荣海运2020年的息税前利润(17%)和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33%)仍高于同行,而其经营现金流量(Op-CF)同比增长162%至 520亿新台币。

展望未来,摩根大通认为,长荣海运将在2021年一季度继续扩张,其2021年前两个月每月营业收入同比增长95%。此外,该公司已确认计划建造20艘15000TEU集装箱船,建造费用为23亿美元至26亿美元,这将产生中期成本收益。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