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伊士运河世纪大堵警示:为什么 “一带一路”等替代路线如此重要?

文|《财经》特派记者 金焱 发自华盛顿    编辑| 苏琦

2021年03月29日 18:42  

本文4247字,约6分钟

停航事件很好地提醒了人们,为什么 “一带一路”等替代路线如此重要。对于供应链遇挫,全球的反应不应该是退出全球供应链,而应该是建立更多的供应链。

自当地时间3月23日起,堵在苏伊士运河航道上的“长赐”号(Ever Given)货轮至今搁浅已超过120多小时。至当地时间3月29日上午4:30,该货轮终于上浮脱浅,但整个运河恢复通航尚需数日。至此,这一苏伊士运河150年历史上出现的最严重拥堵事件,制造了从中国义乌到荷兰鹿特丹到美国洛杉矶的横贯全球的贸易损失。

由中国台湾长荣海运公司经营的这艘重型货船船长约400米,和美国帝国大厦的高度相仿、宽约59米,运输能力为22.4万吨,是世界上最先进、最庞大的集装箱巨轮之一,它几乎横亘在苏伊士运河上,双向堵死这个世界最重要的海运通道之一。

苏伊士运河承载着全球海运15%左右的货船物流,是亚欧之间最繁忙的石油、精炼燃料、谷物和其他贸易通道之一。埃及方面至今已为搁浅的货轮制定了多套救援预案,目前等待通行的船只已超过327艘。

多位专家对《财经》记者表示,在苏伊士运河上,即使是最轻微的延误和拥堵也会扰乱货物和商品的交付,像长赐号这种长达120小时以上的严重拥堵,对全球供应链等的打击是多重而深远的。

苏伊士运河堵塞的冲击波

受苏伊士运河堵塞的影响,成品油油轮的航运价格几乎上涨了1倍,油轮的航运价格也几乎上涨了1倍。如果船舶改道好望角,航运行程会增加约两周的时间,导致大型货轮多耗费800吨燃油,它导致一些邮轮采取观望态度——燃油是船舶的最大单项成本,占运营成本的60%,目前只有几艘船被迫驶离这条重要的水道。

根据油轮跟踪公司Kpler的数据,2020年全球原油海运贸易总量为3920万桶/天,其中174万桶/天通过苏伊士运河。此外,,每天有154万桶汽油和柴油等成品油通过这条运河,约占全球海运产品贸易的9%。法国裕利安宜信用保险公司(Euler Hermes)指出,巨轮堵住苏伊士运河的每一天,都可能产生高达100亿美元的全球贸易损失。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奥萨马·拉比也表示,运河封锁后,埃及每天收入损失高达1400万美元。

当地时间3月29日,海事服务供应商Inchcape表示,货轮于当地时间上午4:30成功上浮脱浅,救援队已经成功解救了苏伊士运河里的“长赐号”。有消息称,拖船正在努力矫正其航向,不过船虽然而再次漂起,但苏伊士运河河道畅通尚需时日。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表示,即使情况迅速得到解决,港口拥堵以及本已受到限制的供应链的进一步延误也是不可避免的。由于疫情影响,考虑其他的运输方式替换不太可能,由于全球航空旅行减少,航空货运能力已很紧张。中国和欧洲之间的铁路运输有限,而已接近运力上限。以航空货运为例,如果要把长赐号上的两万个集装箱全部用飞机运送,需要2500架波音747货机。

长赐号货轮已经成功脱浅的消息传出后,美国原油大幅下跌近2%。除了影响国际石油市场的涨跌,业内人士对《财经》记者指出,疫情初期人们抢购厕所纸的经历还记忆犹新,这次苏伊士河被堵死会重新带来厕所纸供应的短缺,家具家电的延迟交付,咖啡的短缺等。很快,全球的消费者就会感受到长赐号货轮搁浅的影响。

战略顾问公司FutureMap的执行合伙人巴拉格·卡纳(Parag Khanna)对《财经》记者指出,对诸如苏伊士运河停航或破坏能源供应的冲突等事件,供应链显示出了高度的弹性。 此外,我们有互联网连接使数亿人保持业务连续性。停航事件很好地提醒了我们,为什么北极和陆上的“一带一路”等替代路线如此重要。对于供应链遇挫,全球的反应不应该是退出全球供应链,而应该是建立更多的供应链。

风、挖沙和阴谋论

航运数据显示,这艘船是从中国驶往荷兰鹿特丹港的。这当地时间3月23日上午8时左右,货轮在经过苏伊士运河时停电,搁浅原因疑似遇到到突然强风。有报道称,当时的风力超过70公里/小时,导致船体偏离航向并意外搁浅。法国的一名海军上校(Capitaine de vaisseau)指出,通过苏伊士运河属于一种棘手的操作,需要一直保持警惕,尤其是风。如果风来自船身的侧面,就会极大地降低人们对这些船只的操纵能力。也有人怀疑船只搁浅更可能是“技术故障”和“人为失误”。

苏伊士运河全长192公里,这条东西走向的运河连接红海和地中海。当长赐号货轮堵住苏伊士运河两端的交通运输后,邮轮监测机构Tankertrackers的数据显示,彼时运河两端停留了许多满载油轮,船上装载着来自沙特、俄罗斯、阿曼和美国的石油,约有1000万桶原油和石油产品。大宗商品数据公司Kpler认为被堵在苏伊士运河的石油和液化天然气运输船只达数十艘。贸易商表示,至少有六批从美国、卡塔尔和埃及运往欧洲和亚洲的液化天然气货物被困。

另外,至少有20艘货轮运输的是牲畜和动物。澳大利亚的相关信息显示,从罗马尼亚启航的11艘货轮上运载了13万头绵羊,另外还有9艘船上运输了其他动物,其中有三艘船只因为长赐号搁浅而被困在苏伊士运河,有5艘来自西班牙的货轮上也有动物。瑞典家具品牌宜家表示公司有110个集装箱待运;荷兰茶叶交易商Van Rees表示有80个集装箱的茶叶困在15艘船只上。

虽然埃及在2015年完成耗资80亿美元的苏伊士运河扩建过程,但从那时起,短暂堵塞运河几小时的船只搁浅事故仍时有发生。苏伊士运河在堵上的这一段约205米宽,25米深。埃及方面为救援制定了多套救援预案,包括挖掘疏通工作,通过拖船和陆地挖掘机在船头挖掘,试图把卡住的地方挖开;也寄希望于潮水涨到一定高度以托起搁浅货轮。

目前有14艘拖船正在搁浅货轮的多个方向实施救援。由于货轮巨大的尺寸和载重量,再加上搁浅处水位较浅,现在仍无法判断救援何时结束。“长赐”号货轮管理方Bernhard Schulte公司发言人称,该船的船头受损,河水涌入了两个船舱。他们使用了大功率泵将水从船舱中抽出来,船体目前状态稳定。

搁浅货轮9000吨的压舱水被排出后,货轮的舵和螺旋桨已重新开始工作,但是强劲的潮汐和大风增加了救援难度。挖掘机不停地进行挖沙作业,协助货船解困,已经清除2.7万立方米的沙子,深度约18米,相当于近11个奥林匹克标准泳池。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负责人称,埃及总统塞西(Abdel Fattah Al Sisi)下令为卸货作好准备。据报道,埃及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的海港问题顾问穆哈卜·马米什(Mohab Mamish)表示,可能在3月30日开始对在苏伊士运河搁浅的集装箱船卸货。

在各方不断为苏伊士运河恢复正常而努力的过程中,这个不寻常的事件引发了许多全球性的讨论,包括了新娱乐项目,也有阴谋论。在纽约的罗切斯特(Rochester),埃里克·怀尔德(Eric Wilder)花2小时创建了一个在线游戏,人们可以尝试用独轮推土机来移动这艘巨无霸货轮,在网上很受欢迎。一些阴谋论者则称这个货轮是希拉里的人口走私船只。

能否成为全球供应链的转折点?

这条连接欧洲和亚洲的狭窄航道的运输中断加深了航运公司的问题。根据克拉克森研究,全年约80%的时间,超大型油轮航行在苏伊士以东地区,主要是中东出口至亚洲地区。而通过苏伊士运河南向贸易主要是北欧原油出口至亚洲,但是占比较小,主要是中东出口至欧洲和北美。

丹麦“海运情报”咨询公司首席执行官拉尔斯·延森表示,每天约有30艘重型货船通过苏伊士运河,堵塞一天就意味着5.5万个集装箱延迟交付。

根据路孚特的数据,从俄罗斯黑海港口图阿普什(Tuapse)向法国南部运输汽油和柴油等清洁产品的成本,从3月22日的每桶1.49美元升至3月25日的每桶2.58美元,涨幅为73%。从中东到日本的船舶航运基准指数也出现了攀升。Rystad能源公司天然气和电力市场主管近日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如果堵塞持续两周的时间,大约100万吨液化天然气可能会推迟交付到欧洲。

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分析,由于欧洲制造业特别是汽车零件供应商,一直奉行“准时制库存管理”以最大化资本效率,不会大量囤积原材料。在这种情况下,物流一旦受阻,可能导致生产中断。多家欧洲家居、家电零售商均表示有货物堵在运河中,将导致延迟交付。亚洲本已疲软的柴油市场也因运河堵塞而变得更加糟糕,亚洲地区集装箱紧缺问题也可能会进一步恶化。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国际海运市场受集装箱短缺、贸易复苏等因素影响,运力本已经十分紧张,海运价格已处于高位。苏伊士运河受堵可能会进一步加剧集装箱的供应紧张压力。由于全球对载运集装箱的货船需求暴增,连散货船也开始供不应求。除了装载大量消费品的集装箱,不少空集装箱也被堵在了那里。在全球供应链亟待恢复的情况下,集装箱在欧美港口大量搁置,或将加重集装箱短缺的情况,同时给海运运力带来极大挑战。

与此同时,运输延误也将产生大量保险赔付请求,让从事海运保险的金融机构承压,或将引发再保险等领域动荡。如果海运费率持续提高,增加全球贸易成本,导致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于是有国家开始推广替代方案。北极理事会的俄罗斯特使科乔诺夫日前表示,此次事件充分说明各国需要考虑除苏伊士运河以外的航道,北极航道就是明显的新选项。但冰山和恶劣的自然环境影响船只航行的速度,船只也必须有破冰功能。伊朗驻俄罗斯大使卡齐姆·贾拉利也提议,开通一条途经伊朗的新航线。多年来,伊朗一直在推动连接印度和俄罗斯的南北贸易走廊,该走廊将途经伊朗。拟议中的航线“缩短了时间”,“与苏伊士运河相比节省了30%的成本”。

全球供应链在新冠疫情冲击下已经比较脆弱,复苏也面临瓶颈,此次苏伊士运河堵塞让全球供应链问题更加凸显。安联研究报告显示,苏伊士运河每中断一周,全球贸易增长就可能减少0.2个至0.4个百分点。全世界都依赖航运业维持正常物品供应的事实,经苏伊士运河事件得以放大,有些人认为它张显了全球供应链的重要和弹性,另外的声音则认为这是过分依赖全球化的恶果。

卡纳指出,苏伊士停航事件的教训包括,如果我们在一个国家集中精力过多,那么如果该地区发生混乱,供应链就面临风险。 唯一的解决方案是拥有更多的连通性,而不是更少。

也许从长期来看,苏伊士运河的长赐轮事件,会是全球供应链的转折点。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