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妆品拟禁用大麻成分,工业大麻的风口要凉?

文|《财经》记者 马霖 杨立赟    编辑|余乐

2021年03月30日 18:53  

本文3245字,约5分钟

大麻成分在化妆品中的添加无疑需要更明确的监管。但同时,业内人士很担心工业大麻在化妆品行业的落地被完全“判死刑”

从两年前受到资本大力追捧,到最近几日业内担心忧虑,甚至化妆品品牌“谈麻色变”,中国的工业大麻行业坐上了“过山车”。

3月26日,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发布了《关于就修订化妆品禁用组分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很多业内人士都担心,这则《意见》如果通过执行,无疑是对工业大麻在国内化妆品行业的落地“判了死刑”。

该《意见》提出,根据国家禁毒管理相关政策要求,拟将大麻仁果、大麻籽油、大麻叶提取物和大麻二酚(CBD)等原料列为化妆品禁用组分,现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截图自官网

一位工业大麻行业的项目投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最近几天各种行业群里已经爆炸了,前段时间业内的期望值还很高,意见稿的消息挺突然的,现在大家都对之后的政策走向比较担心。”

虽然大麻在中国有着悠久的栽培历史,中国已是全球最大工业大麻纸制品和纺织材料出口国,但由于大麻中含有被用来制造兴奋剂和毒品的四氢大麻酚(THC),因此除了纸制品、纺织行业,我国在工业大麻的开发应用上非常谨慎。化妆品曾被认为是政策方面唯一有可能有实质变化的行业。

工业大麻是指四氢大麻酚含量低于0.3%的低毒品种,是一种价值较高的经济作物。中国占据了全球约一半的工业大麻种植面积,大麻会大量出口,工业大麻行业人士告诉《财经》记者,政策变化对工业大麻原料的出口不构成影响。

按照部分品牌商的说法,大麻成分在化妆品、护肤品中可起到润肤、抗氧化、舒缓过敏等作用。目前在淘宝上,工业大麻概念的化妆品和护肤品还在正常售卖,但业内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并不清楚之后是否会下架。

一家此前在工业大麻风口期做过大麻研究的人士对工业大麻行业的判断已经改变,他表示,“政策的限制会让这个产业很艰难。”

化妆品品牌“谈麻色变”      

3月29日,《财经》记者走访了中国化妆品创新展。在国产品牌馆内,品牌方大多“谈麻色变”,纷纷表示没有使用工业大麻成分。医用敷料品牌敷尔佳的一名推广人员称:“现在国家都禁止了,还找啥CBD啊。”另一家产品含大麻成分的品牌溪木源的代理商不愿多谈,只说在等品牌方的意见。

中国化妆品创新展上的大麻护肤品牌。摄影/杨立赟

也有部分已推出含大麻成分产品的品牌表示,由于目前在意见征求阶段,厂商、渠道商都在观望,不会先行退出。

韩国化妆品生产巨头科丝美诗展出了其旗下的“奥黛露”品牌。该品牌主打大麻提取物护肤品,产品包装为墨绿色,包装盒上印有大麻叶。奥黛露已推出活妍精华液、弹润修护眼霜、洁面乳、面膜等产品,全部含有大麻提取物,在产品成分中也均有标注。

一名奥黛露推广人员介绍,这些产品在上海生产,于2021年2月上线淘宝,目前主要在淘系销售。

这名推广人员表示,由于近日政策的不确定性,许多参展人员都来询问大麻护肤品是否能继续销售。他说,之前大大小小的企业进军大麻领域,但是行业尚不规范,现在国家可能是要严格管控。由于目前在意见征求阶段,包括厂商、渠道商、消费者,所有人都在观望,不会先行退出。

他认为,如果最终“一刀切”,完全不允许销售工业大麻产品,那么现在这些品牌也将不复存在。如果最后政策落地是提高行业标准,那么对于科丝美诗这样的大企业而言反而是利好的,因为行业洗牌,小企业都将出局。

中国化妆品创新展上的大麻护肤品牌。摄影/杨立赟

但这位科丝美诗的推广人员表示,“厂商和渠道商都等不了太久,最多一两个月吧,否则这些库存积压,压力也很大。”他说。

上海美兰化妆品有限公司这次重点推广了大麻护肤品。工作人员介绍,该公司是一家大型OEM工厂,为自然堂等多家品牌代工,不过大多数知名品牌尚未涉足大麻,美兰的大麻护肤品目前供给两个微商品牌。

美兰之所以生产大麻产品,是因为其母公司深大通控股的云南华云金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拥有大麻种植和加工的合法资质,在集团内部可以形成全产业链。

这名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意见征求期间,各家公司都会加速去国药监局进行备案,只要在国家叫停之前备案成功,在未来三年内依然能销售大麻产品。

杭州传禧科技有限公司的推广人员表示,公司代理的日本肌目护肤品牌中有一款大麻产品,已经获得准入,尚未上市。

护肤品牌美丽加芬的一位推广人员表示,工业大麻护肤是伪概念,很多其他植物提取也有类似功效,只不过消费者听到“大麻”二字,感到兴奋和好奇。企业才抓住大麻来大做文章。

深圳大美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展台上,有一款“柏翠丝倒时差早晚安注水霜”,推广人员称此产品含有大麻成分,目前在全渠道销售。其产品介绍中的确有大麻叶提取物。

工业大麻行业等待政策落地       

两年前,工业大麻行业曾刮起春风,当时有不少工业大麻概念股票接连涨停,原因是不少上市公司拿到了工业大麻种植许可。例如2019年初生物医药公司康恩贝(600572.SH)的三家下属公司就陆续取得了《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获批共计2.4万亩工业大麻种植面积。

据《财经》记者了解,我国的工业大麻生产执照由省公安厅派发。根据业内人士统计,目前国内有工业大麻种植执照的公司约为16-20家。同时,大约有16家公司有资格从大麻中萃取内容物,其中云南省发放了14张执照,黑龙江省发放了两张执照。

业内人士指出,目前黑龙江发放执照采取的是审批制,企业正式拿到批准文件才能生产经营,云南省发放的执照则包括了种植执照、萃取执照,以及前置许可证,被发放前置许可证的公司并未拿到正式执照,但可小规模在实验室内培育生产,同时等待进一步审批。

中国目前为止以法规形式允许并监管工业大麻种植的省份只有云南和黑龙江。2010年,云南省颁布了《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加工许可规定》,该规定要求种植、加工工业大麻需获得许可证,且对运输、存储、经营等做出了细致的要求,相关审批和监管均由公安部门负责。

黑龙江则于2017年新《黑龙江省禁毒条令》中,明确要将工业大麻与毒品大麻区分,并要求对培育、种植、加工、销售工业大麻进行备案。

2018年吉林省曾表示将放开工业大麻科研、育种、产业化种植和工业产品加工。

这几年,工业大麻在中国被认为是一个很有潜力的朝阳产业,尤其在化妆品、护肤品领域可大有作为。加拿大休闲类大麻合法化,以及美国、澳大利亚、荷兰、新西兰等国家纷纷推进娱乐或医用、护肤保健作用的大麻合法化进程也是很重要的背景。

中国化妆品创新展上的大麻护肤品牌。摄影/杨立赟

目前在电商平台上有不少销售大麻护肤品的品牌。但一位工业大麻行业投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工业大麻行业的确需要更有力的政策,因为市面上存在不少不规范的情况。

例如,虽然CBD没有被允许添加在化妆品里,但有一些品牌的确添加了CBD,有一些声称添加了CBD成分的则没有添加,“只是蹭了热度”。

CBD,也就是大麻二酚,含有功能性成分,是工业大麻产业界在大力推动使用的一种物质,已于2017年底获得世界卫生组织认可,并作为非受控物质列入国际清单。

不过,CBD并没有被列入我国的化妆品原料目录中。在中国,品牌商不能随意将CBD添加在化妆品中,需要按照新原料的要求进行申报。根据《已使用化妆品原料目录(2015版)》的规定,我国允许添加大麻仁果、大麻籽油、大麻叶提取物到化妆品中。

上述人士表示,还有一些淘宝上的店,销售添加了大麻物质的产品,其实是口服产品,却在包装上写着“精油”(精油为外用产品),因为含大麻物质的产品只能被用在化妆品里,口服的就不是化妆品了。“很多人着急蹭热度赚钱,但其实并不懂专业知识。”

这位人士指出,目前国内消费者对含大麻成分化妆品的认知度并不高。此前有欧美的大麻化妆品品牌想进入中国,但因为国内销量太低,这位人士所在的公司并没有代理。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