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赛道组|Conflux 龙凡:做新一代公有链

作者 | 子宽   编辑 | 尹岳

2021年03月31日 14:35  

本文5935字,约8分钟

谈到中国区块链技术公有链的代表,很多业内人士会提到Conflux(树图)。Conflux是由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实验班的龙凡创立的公有链。龙凡在18岁之前就曾两次代表中国队参加国际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并捧回金牌,目前担任树图研究院院长。Conflux已经得到上海、湖南等政府部门的支持,探索区块链在政务、金融等领域的应用。3月25日,《链新》连线Conflux创始人龙凡,请其介绍Conflux战略,以及区块链赋能实体经济和政府监管等话题。

做“公有链领域的5G”

链新:“姚班”(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实验班)是中国计算机科学的旗帜。作为“姚班”学子,你们为什么会进入公链领域创立Conflux?有着怎样的愿景和目标?

龙凡:我其实是基于一个巧合和好奇进入这个领域的。2017年,我在清华代了一堂密码学课。当时的区块链吞吐率和性能比较差,包括第一代的比特币,第二代的以太坊。我跟”姚班“的老师和同学沟通,一起把提升区块链的性能作为一个研究课题来做。2018年四五月份的时候,我们一起合作了一篇论文,提出了新一代公有链的改进方案。它通过树图结构的设计,极大地提升了区块链共识协议的吞吐效率和交易确认速度。然后就有一批投资人主动找到我们,说服我们不要停留在论文阶段,要当成公有链项目来做。这就是我们做Conflux项目的起源。

现在我们认为,区块链会是一个深刻改变社会生产、生活的一门技术。我们也想要做一个10年、20年之后大家都广泛使用的公有链项目,对世界,对国家有所贡献。

链新:知道比特币、以太坊都处理速度不高,你们如何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性能指标如何?

龙凡:比特币和以太坊的处理速度不高,主要原因之一是处理不好分叉区块。如果分叉区块过多,安全性就会大大下降。所以比特币和以太坊不得不维持一个很低的出块速度来避免分叉区块,这也局限了性能。

而Conflux 的思路是,在不损害安全性的情况下乐观地处理分叉区块。Conflux 通过树图结构、自适应权重区块等一系列设计,做到了不丢弃分叉区块、分叉区块不损害安全性、能够主动应对利用分叉区块的“活性攻击”。基于这种创新设计搭建的系统,可以在 20Mbps (mega-bits per second) 的网络带宽下,做到每秒钟处理6000笔交易,在40秒内实现等同于比特币六个确认的安全性。

Conflux 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在不牺牲安全性的前提下,实现高性能的公有链系统。

我们希望做“公有链领域的5G”。现在的区块链就像以前2G时代,能传输数据,但是太慢,影响了公有链在很多方面的应用。我们希望能够改变这个现状,并制定这个标准。

第一代、第二代公有链有它的特殊性。比如比特币在本质上已经成为一种“高风险的抗通胀资产”。以太坊作为一个公有链平台,因为吞吐量有限,已经慢的无法忍受了,技术发展是一种趋势,它之所以堵,是因为需求是广泛存在的。所以,一定会有新一代技术会取代它。我们希望在这个新一代技术中,有我们的地位,发展我们的生态。

链新:区块链技术中有一个“不可能三角形”,就是去中心化(公平)、效率和安全性不可能同时做到最优,你们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提出怎样的性能优化方案?

龙凡:“不可能三角”最开始是以太坊的一批开发者提出来,用以证明为什么他们的选择是对的。他们讲的故事是这样的,每个电脑的处理能力是有限的,你可以认为是一个常数。这肯定是对的,你的电脑不可能处理无限的计算任务,然后随着网络的扩展和增加,对网络需求是线性增长的。如果说一个网络你既想维护安全性,让每个人去验证每一笔交易,而网络需求是不断增长的,那总有一天你会遇到瓶颈。这个话是对的,不可反驳的。但其实大家忽视的一点,是电脑处理常数是多少。以太坊每秒处理交易的常数是十几,是因为我们电脑处理常数是十几吗?不是这样的呀!现在大家电脑连的宽带几十Mbps 是有的。这代表每秒收发几千笔交易的能力是有的。同时,存储账本状态的磁盘现在每秒能写几万次,可以对应处理每秒几千笔交易。这个常数其实是“几千”。以太坊是因为共识算法,系统设计等问题,使得处理能力受到了限制。所以以太坊每秒处理十几个交易并不能归因为“不可能三角”。我们把系统进行了重新设计,使普通电脑的能力发挥出来。还有,虽然网络需求是在增长的,但随着时间推移,每台电脑的处理能力也在增长,从发展的眼光看其实也并不是常数。

生态建设才是护城河

链新:Conflux的核心是“树图结构”,能够让整个区块链的出快速度变得更快。这个算法同行容易复制吗?我们知道莱特币与比特币基本相同,只是改了少数参数。会不会有天也会出现“小Conflux”?

龙凡:树图结构的设计思想是这样的:我们允许矿工们以较快的速度出块。矿工们在出块的过程中会产生很多分叉,这形成了一棵树。同时我们要求每一个区块引用其他分叉分支的区块,这形成了一个图。通过树,我们选取了一条主链;通过图,我们将不在主链上的区块也纳入进来,将它们看做合法的区块。

基于树图结构,我们还有大量的设计和优化来保证它的安全和高效,包括自适应权重区块,检查点机制,延迟执行机制,谴责机制,Shrec 网络转发协议,还有Link-cut Tree 和Multi-version Merkle Patricia Tree等。想完全理解和吃透 Conflux 的各种优化设计,是要花很多功夫的。

那么,会不会有人直接照搬Conflux的设计和代码?会不会有人在理解Conflux的基础上进行修改?我觉得未来一定会出现,而且越早出现越好。这意味着Conflux已经被更多人接受,强大到被人模仿的地步。如果出现是好事。公有链的真正的护城河,在于大家对它接受程度和共识,它已经成为事实上的标准,以及它上面所附着的生态。技术只能提供短暂的、一段时间的优势。你要利用这个“优势阶段”建立一些东西。技术先进本身并不是核心竞争力,对此我们有清醒认识。

链新:Conflux提供了完整的开发工具和基础架构,并支持开发DApp。在Conflux平台开发DApp成本有多低?

龙凡:现在以太坊已经堵得不行了。以太坊上一笔简单Defi交互的交易费动辄几十美元,这是普通用户无法承受的。而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以太坊解决不了它的性能问题。Conflux 的吞吐率是以太坊的上百倍,这极大地提升了区块链网络的交易处理能力。当公有链网络提供了一百多倍的上链机会时,竞相出高价来获取上链机会的情景也将不复存在了。

链新:如果给您一个机会,面对所有开发者,让您用简短的话说服大家加入Conflux生态建设,您会说什么?

龙凡:很多开发者在等待以太坊2.0,其实以太坊2.0所具有的性能、安全性、去中心化,Conflux都有。而且中国人的技术,更简单,你们不用再等了!

链新:Conflux基本是由中国团队构成的,中国自古以来就是大一统文化,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特性,看上去有些冲突?

龙凡:可能大家有一种误解,以为Conflux是我们控制的。实际上Conflux从来不是我们控制的。我们所做的事情,只不过是把各种各样的技术融合在这套代码系统里。写完这个代码就告诉大家,如果大家都来在这个系统上开发,就会形成公有链系统。然后就有矿工,开发者来共同跑我们的代码。我们是发起者,不是控制者。Conflux并不因我们而存在。假如我们从地球上消失了,Conflux网络依然存在。另外,如果我们提出大家都不喜欢的规则,大家就不跑我们的代码了。

2020年8月,Conflux 启动了 CIP 机制(Conflux 改进提案),涉及功能改进、核心代码以及生态开发等,所有内容都可以在 CIP 上提案。希望进一步加强“去中心化”。

只能说我们最开始主导了这个项目的设计和规则,大家暂时觉得还可以,所以我们在规则修改上,有多一点点发言权。但一定要参考社区的意见。因为如果大家不喜欢我们的规则,或不喜欢我们的技术改进,就会拒绝我们,离开我们。从本质上说这个公有链都没人跑了,它就没有意义了。

区块链赋能实体经济,要建立社会共识

链新:您如何看待“区块链赋能实体”这个命题?您认为Conflux未来在赋能实体经济上,有哪些想象空间?

龙凡:区块链赋能实体经济肯定会出现。首先是它是一笔经济账,如果每笔交易成本都100块钱,什么实体经济能付得起这个成本?所以技术要有突破,成本降下来,实体经济才能用得起。Conflux网络的使用成本现在很低。而且即使我们的生态规模成长,达到与以太坊一样,我们吞吐率高百倍,所以单笔交易成本依然会低两个数量级,这是我们在成本效率上的赶超。另外一个问题跟区块链发展背景有关,区块链赋能实体经济,还要通过社会共识建立。很多人是从“10000个比特币买一个披萨上涨到5万美元一枚”这样的财富效应去认识区块链的。它给区块链、公有链带来这样一种印象,好像跟投机有关系,跟实体经济没有关系。这个共识要改变。当大家发现Conflux应用成本很低,我们可以把我相关的实体经济应用放到上面,这个应用就会慢慢扩展开。比如有人想做一个去中心化的滴滴打车,这是有可能实现的。

区块链赋能实体经济的想象空间有很多,比如跨境结算。比如有消息说俄罗斯被制裁以后有跨境贸易用USDT结算。另外,所有存证场景,供应链场景,都有想象空间。包括食品安全,农业上的溯源应用,可以知道哪里产的,供应链条是怎样的。包括企业之间的合同,都可以做存证,也可以把不可篡改的东西作为证据。这些东西都可以先已加密形式保存区块链上。只有双方出现争执都时候再解密出来。还有交易场景,很多交易平台,慢慢使用去中心化技术,可能会更加公平。比如最近的比较火的艺术品交易等等。

链新:Conflux目前在区块链赋能实体经济方面做了哪些事情,比如政务,物流等?

龙凡:我们在做的探索包括供应链管理,建筑生命链管理,政务管理,存证等。我们给自己的定位底层技术,把成本降下来,让我们的生态上的合作伙伴去做赋能实体经济的事情。

链新:Conflux联合创始人张元杰先生曾说,Conflux提供了更多开放式金融场景,同时也在分布式金融领域、传统金融存证领域、全球化金融领域为科技金融提供了技术保障。能否从这几个角度,来分别说一下未来区块链在金融领域的应用,或者展望一下,未来的金融将是怎样的?

龙凡:我觉得区块链技术本身是被倒逼、催生出来的。它的茁壮成长,是因为现有国际金融体系出现了问题。古人说“物极必反”。目前全世界金融基本利率为0的环境,已经持续了十三四年,量化宽松也持续了十几年。这其实影响到世界上每一个人。美元作为世界货币,一再的量化宽松,实际上扭曲了正常的市场对资本的配置能力,就会出现一系列的扭曲的状况。会导致全世界资产都上涨,全世界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很多国家用美元抵押,发行自己的货币。包括美国因为疫情,国会吵架是发行三万亿还两万亿美金来救济,美联储就印了几万亿货币。这个情况是长期存在的,也导致全世界金融系统扭曲到了极限,它相反的东西就会出现。全世界的金融都是中心化的,那去中心化的东西就必然出现。所以我们对区块链、公有链的认识,尤其是区块链对金融影响的认识,要在这个大的图景、背景下去理解。

公有链本身,就是提供了一种去中心化结算的方式和途径。它提供了向全世界开放的账本,你可以用智能合约来编程,可以用区块链记录股权,如果你有资产抵押,可以发行token,比如libra。而且区块链本身有穿透能力。它并不依赖于现有的金融体系,它提供了一种货币,可以渗透到另一个经济体。

目前美国用公有链结算已经合规了。高盛投资的公司Circle,很早就用了美元的稳定币,很有穿透性,只要能上网就能用。中国应该也有人持有Circle发行的稳定币。我们应该去研究它,研究这种力量如何为我们所用。有人说这是一个威胁,这当然是一个威胁,但关键取决于你的态度。如果你关起门来,可能就是鸵鸟政策。其他的公有链技术也会一直成长,越来越多的人会去使用它。我们不做就会落后。所以我们应该主动学习这个技术,另一方面我们也应该思考如何管理和监管,储备你的监管技术。

在区块链与现实世界的交互边界做好监管

链新:您是国标委区块链准委会成员,Conflux也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要努力通过技术建立监管体系、推动监管立法与区块链教育发展。您认为,公链领域如何实现监管?

龙凡:大家觉得区块链监管比较难,是因为对它的认识不够。首先我们应该充分了解这个技术和运行规律。其实,如果你真是一个坏人,你把一件坏事干在区块链上,那你会非常惨,你做坏事的这个记录永远在,谁也抹不掉。它唯一的问题,是你不知道区块链背后的账户是谁,这是有办法解决的。在区块链世界和现实世界的交互处,监管部门是可以收集信息的。在区块链上发生的交易,你可以做充分的分析。比如不同的地址,归为同一个控制人,这个是很容易做到的,甚至有90%的准确率。所以我们在区块链世界与现实世界的交互边界做好管控,不论是涉及到金融风险,洗钱,都可以及早预警,发现,治理。例如美国国税局就会雇佣链上分析公司来监察偷税漏税,这并没有多难。如果说因为监管难,公有链就不能发展,这肯定是一个认识误区。我们应该更加深入去了解公链,学习更加先进的管理、监管经验,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公有链是公有、开放、包容的,是可以在全世界推广、拓展的,是安全的。同时它需要监管,而且这种链上分析的监管技术是可以针对所有公有链的,包括比特币和以太坊。

目前是区块链最好的战略机遇期

链新:作为一个理工科的学霸,您是如何管理Conflux团队的?不同的企业家都有不同的管理哲学和理念,这个跟行业特性也高度相关,您的管理理念是什么?

龙凡:我其实介入管理比较少,负责比较多的是研究。我是树图研究院院长,平时战略上思考多一些,团队的日常管理比较民主。我们几个联合创始人相当平等,各司其职,大家各自管自己擅长的领域。

从战略上来说,我认为区块链现在处于最好的战略机遇期,Conflux也处于非常好的机遇期。我们一直以来坚持埋头做事,也得到越来人的认可。树图未来的发展,需要跟行业一起努力,只有全社会对区块链,对公有链有清醒的认识,我们才能得到更大的发展。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