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储银行破解三农、小微高风险,加码数字化下沉

文/唐郡    编辑/袁满

2021年03月31日 22:02  

本文3654字,约5分钟

全行贷款四分之一来自涉农贷款,坐拥4万个县及县域以下物理网点,邮储银行截至2020年的存量涉农贷款1.41万亿元,全行贷款不良贷款率近0.88%,虽微升0.02个百分点,但上升幅度为六大行中最小,绝对值也约为同业的一半。

三农、小微贷款业务高风险的传统观念正被邮储银行(601658.SH)打破。

全行贷款四分之一来自涉农贷款,坐拥4万个县及县域以下物理网点,邮储银行截至2020年的存量涉农贷款1.41万亿元,全行贷款不良贷款率近0.88%,虽微升0.02个百分点,但上升幅度为六大行中最小,绝对值也约为同业的一半。

手握成绩单,该行董事长张金良在3月30日的2020年业绩发布会上表示,“传统上大家都感觉到‘三农’、小微风险比较高,实际上邮储银行成立这14年以来,感觉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

在此基础之上,邮储决定进一步下沉,深挖长尾客户价值,而数字化转型则是其开出的下沉药方之一。“农村地区的数据是分散的,还没有蹚出一条路来,我们想利用科技手段把农村地区的数字化平台建起来,把农村的信用体系建起来,只有把数字平台、信用体系建起来,我们才能够突破传统的业务发展模式和作业模式,才能够提高金融服务乡村的效率。”张金良说道。

发布会上,邮储银行管理层多次介绍该行在普惠下沉方面的战略,对筹建中的邮惠万家直销银行寄予厚望,表示直销银行将作为母行的“拓荒牛”,“ 为金融服务‘三农’、服务小微探索更大空间,为打造邮储特色的商业模式开疆拓土。”

2020年报显示,邮储银行实现营业收入2865亿元,同比增长3.40%,其中69.22%来自个人银行业务收入;净利润643亿元,同比增长5.38%,增速领跑六大行。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副总裁、高级信用评级主任诸蜀宁表示:“邮储银行2020年业绩与穆迪对该行信用资质的稳定展望一致。”据悉,包括穆迪在内的国际三大评级机构,此前已给予邮储中国商业银行最优信用评级。

零售扛鼎,增速领跑

“4万个网点、6.2亿个人客户、9万亿的居民储蓄存款、11.25万亿的个人客户的AUM,接近70%的个人银行业务收入占比。”邮储银行业绩发布会上,以上几个数据被反复提及。

邮储银行前身为邮政储蓄,自2007年立行起,其定位一直是服务“三农”、城乡居民和中小企业群体,一出生就打上了“零售”烙印。再加上邮政储蓄时代留下的遍及城乡的营业网点和庞大的储蓄客户,奠定了邮储银行“大型零售银行”的地位。

今年1月,邮储银行港股(1658.HK)被曝获有“中国巴菲特”之称的李录大举买入,持股比例超过5%。截至目前,李录所持邮储银行H股接近13亿股,占比为6.42%。此举掀起了外界对这家零售大行的好奇心,李录为什么大量买入该行股票?

对此,中泰证券研究所所长戴志锋向《财经》记者表示:“中长期看,邮储零售优势明显,拥有4万网点、6亿个人客户,在差异化零售、建场景、搭平台,利用科技赋能零售业务,在这座零售富矿上公司有较大的挖掘空间和潜力。”

2020年报显示,邮储银行实现营业收入2865亿元,同比增长3.40%,其中69.22%来自个人银行业务收入;净利润643亿元,同比增长5.38%,增速领跑六大行。

“穆迪预期邮储银行将继续逐渐地多元化摆布其资产组合,更多地依托数字化转型及全国最大的网点体系投放零售贷款。该行零售贷款余额2020年增长18.3%,快于对公贷款余额10.7%的增长。”诸蜀宁告诉《财经》记者。

根据年报,邮储银行将近90%的营收来自利息净收入。2020年,该行利息收入为4162.52亿元,同比增长6.54%。其中,客户贷款利息收入为2569.55亿元,占比超过6成,也是该行去年几大利息收入构成中,唯一实现正增长的部分,增速为13.03%。具体到客户贷款中,个人贷款利息收入为1655.77亿元,占比超过6成,增速为18.51%,快于公司贷款利息收入增速。

不过,邮储较高的利润增速还有一个关键原因——信用减值损失。浙商证券撰文指出,从驱动因素来看,邮储利润增长主要得益于减值拖累消退,2020年该行信用减值损失同比下降9.0%。

商业银行信用减值损失通常与资产质量紧密相关。2020年,邮储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双双上升,其中,不良贷款余额上升75亿元至504亿元,不良贷款率同比上升0.02个百分点至0.88%。

对此,邮储银行首席风险官梁世栋解释称:“我想说另外两个数字,一个是逾期率是0.80%,比不良还要低,而且是比去年下降了23个BP,还有一个是关注,关注类贷款是0.54%,比去年下降了12个BP。”在他看来,这两个数据表明该行资产质量在提高。

2020年六大行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率均呈上升态势,而邮储的上升幅度最小,绝对值也约为同业的一半左右。提及疫情等可能的不良因素,梁世栋亦表示,有信心保持该行资产质量在同业中的相对优势地位。

值得注意的是,邮储银行较同业偏高的成本收入比、较低的存贷比和几乎是同业两倍的拨备覆盖率也引发了对其运营效率和资金利用效率的担忧。对此,该行管理层表示,将通过科技手段控制运营成本,同时稳步扩张贷款规模,提高存贷比。

解码三农直销银行, 数字化探路下沉市场

“大家都知道邮储银行的前身是邮政储蓄,2007年成立的时候,国务院给我们的定位是‘三个服务’,即服务‘三农’、城乡居民和中小企业。其中服务‘三农’是放在最前头的。”业绩发布会上,邮储管理层屡次提到该行的下沉战略。

针对财富管理体系建设,邮储银行副行长徐学明介绍,该行将在两个领域重点发力,一个是深耕现有的6.2亿个人客户,挖掘长尾客户价值;另一个就是聚焦三四线城市及县域地区客户。

据悉,邮储4万个营业网点中,70%以上都分布在县域地区。“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返乡创业的小镇青年等等,都是邮储银行潜在的财富客户,县域地区客户的财富管理的诉求还是非常强烈的,”徐学明表示:“随着县域地区中等收入群体的扩大,特别是我们可以乘着乡村振兴战略这么一个东风,农村市场我们感觉未来必然会成为一个蓝海,这是邮储银行巨大的潜在市场。”

无独有偶,本次会议中管理层特别介绍了筹备中的直销银行——邮惠万家。据牵头负责筹建工作的梁世栋介绍,邮惠万家的定位是聚焦“三农”、聚焦小微、服务大众,未来将作为“母行创新试验田”,以科技为手段,探索普惠下沉市场。

直销银行获批筹建之初,中信建投杨荣团队曾点评称:“利用邮储银行超6亿的零售客户群体,通过直销银行更加快捷灵活的金融服务方式,增加客户黏性和金融服务可得性,为零售业务带来的新的增长引擎。”

如何下沉?与母公司和子公司的协同是其中一条路径。据张金良介绍,历史上邮政在服务农产品进城、工业品下乡方面做了很多工作,积累了很多经验,也沉淀了很多数据,“有资金流、有物流、有信息流”。

他举了个例子,邮政旗下农村电商平台“邮乐小店”当前已发展出60万个门店,“你可以把它理解成加盟店”。据悉,筹建中的邮惠万家将来就会基于“邮乐小店”等已有场景与母行协同触达下沉市场。“直销银行在体制机制方面更加灵活,要勇于去当‘拓荒牛’,为金融服务‘三农’、服务小微探索更大空间,为打造邮储特色的商业模式开疆拓土。”张金良表示。

他开出的另一张药方是数字化转型。“大家知道,农村地区的数据是分散的,还没有蹚出一条路来,我们想利用科技手段把农村地区的数字化平台建起来,把农村的信用体系建起来,只有把数字平台、信用体系建起来,我们才能够突破传统的业务发展模式和作业模式,才能够提高金融服务乡村的效率。”未来3年,邮储将建立农村信用大数据库,计划纳入2000万户高价值的有信贷需求的客户信息。

据梁世栋介绍,“直销银行正是邮储银行数字化转型的重要举措。”他表示,邮惠万家的IT架构和应用逻辑都将更具有互联网银行特征。计划团队中近三分之二是科技人员,未来将大力发展金融科技、智能风控等领域的技术能力,为母子协同项目的敏捷化开发和数字化经营提供有力支持。

财报显示,2020年,邮储信息科技投入为90.27亿元,同比增长10.35%,占营业收入的3.15%。“我们每年将拿出营业收入的3%投入到信息科技领域。”张金良表示,到今年年底,该行科技队伍将达到5000人左右。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