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评:“击鼓传鞋”,砸谁手里?

2021年04月07日 12:03  

本文5255字,约8分钟

大家近来被各种“炒”包围着,大到炒基金,小到炒鞋、炒币、炒盲盒……一波未消,一波又起。

炒作者,屡试不爽;参与者,乐此不疲。信息时代的人们难道看不出这就是“击鼓传花”的游戏吗?大抵都知道,但还是有人唯恐买不到,有人唯恐抛不出,都想从中渔利,身处财富幻觉之中,谁也不相信自己会成为最后一棒。

此番炒鞋热,一些年轻人蜂拥而入,与其说是情怀所至,不如说是利益所驱。诚然,有人一夜赚几倍,也有人一年“财务自由”,但人们只看到“吃肉的”,没看到“挨揍的”,这是“幸存者偏差”所致。作为一个庄家靠资金优势和信息优势占主导的散户市场,这注定又是一个“拉高—出货”的老把戏,又是一个靠不停讲故事、靠梦想支撑、靠“割韭菜”续命的庞氏骗局。

其实,这几年反复出现炒鞋热,去年那波监管也曾出手制止,今年则借助挺“国货”的噱头死灰复燃,加之新“韭菜”长成了。只要逻辑没有彻底被证伪,就会有资本介入、炒家介入、散户间倒手。借用股市中的流行说法——“行情在质疑中开始,在观望中加速,在参与中疯狂,在狂欢中结束”。

综观各种炒作,炒鞋者操纵限量版,炒盲盒者设置隐藏款,炒基金者讲拥抱核心资产……其实都是在供给端制造所谓的稀缺性和增值空间,利用人性中不变的贪婪、从众、焦虑等心理,然后在需求端吹大这种需求,制造供需失衡。现代网贷的便利性和网络营销的扩散性,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变得“万物皆可炒”。

客观地讲,囤积居奇、投机倒把自古有之,中外有之。但是,近来流水线式生产的炒作现象导致黑箱操作、非法集资、金融诈骗等涉众型违法问题抬头,破坏市场秩序、侵吞老百姓的钱袋子,过度投机的歪风已到了不得不正视的时候。

任何商品总有价格向真实价值回归的内在趋势和纠偏机制。何况,作为运动鞋、虚拟币等,在理论上是可以大量供给的,故事不能当饭吃,热度也会退去,著名的“郁金香泡沫”的毁灭,就是前车之鉴。

每一个领域的爱好者,都要理性投资,特别是要在正规的、公开的交易所进行合法买卖,不要去另类投资的赌局中博傻。投资中有句“名言”:没经历过熊市,没割过几次肉,不足以谈投资。因此,有必要提升财商,积累经验,能承受多大风险,就干多大的事,一味迷恋超越认知的财富,总会有无数把“镰刀”等着收割你。

延伸阅读:

国产鞋遭热炒,最高暴涨31倍!有人几天赚一辆车

这阵子,到处充斥着国产球鞋涨价、缺货的消息。不少“球鞋粉”表示,为了支持国货,纷纷去下单李宁、安踏等知名国产,却发现很多爆款不是断货就是涨价,而且幅度令人咋舌。

“再涨连国产都买不起了,救救打工人吧!”

周末的李宁线下店,也是人山人海。

国产鞋“身价”暴涨

据中国证券报,在得物APP上搜索发现,以李宁韦德之道4全明星银白款为例,售价竟高达48889元,而该鞋参考发售价仅1499元,涨幅达31倍!

不过目前并无最近购买记录,似乎是“有价无市”。

李宁韦德之道7 wow7 The Moment超越限量款,41.5码最高售价为29999元,相比发售价1699元涨了近17倍,购买数据达270条。

动辄好几千元的鞋,也有大量付款记录。

安踏哆啦A梦联名休闲板鞋白黑款,参考价为499元,但目前炒价达4599元,涨了8倍多,最近购买记录有近9000条。

有网友表示,炒鞋的就连拖鞋都不放过。李宁韦德之道魔术贴拖鞋镭射款最高售价为899元,相比发售价299元涨了超过2倍。

有人几天赚辆车 有人一波亏几百万

据中国证券报,一位球鞋行业多年从业人员李超(化名)表示,这段时间在其朋友圈,做国货的同行不断刷屏“求货源,加价拿”。有同行一口气扫了10多万元的货,赚回了一辆车钱。

一位多年做球鞋二级市场倒卖、规模已达全国前十的商家老万表示,这几天就一个字:难!“吃不下也睡不着,看着满仓的库存欲哭无泪。”

之前,老万的店铺基本以耐克、阿迪等品牌球鞋为主,生意最好时,年销售额能过亿元。但如今店铺访问量和销量断崖式下滑,几千万元的库存堆在了仓库里,保守预计这波至少得亏好几百万。

从前几日开始,老万的带货朋友圈设置成了三天可见,内容也成了朋友聚餐、鸡汤文案,卖的也不是鞋子了。

老万表示,这一波很多中小商家亏得很惨,之后一方面要看耐克、阿迪方面的态度,然后就是要等这个市场恢复理性,“估计至少得两三个月。”

业内人士:鞋贩子是恶性竞争之源

另一位在球鞋行业从业多年的玩家强仔表示,运动品牌一般都是期货制订货方式,货量都是固定的,卖完了就没了,剩下的库存被黄牛(主要是鞋贩子)囤积在手。现在鞋贩子奔向国产品牌,买断尺码、配色,市场价慢慢就是他们说了算了;而且因为形势还不明朗,市场不稳定,经销商、品牌商估计都不敢现在贸然加单。

“恶性竞争源头就是鞋贩子。这几天大量全网扫货国产热门款,然后卖不掉再退,货款都是花呗、信用卡、白条等支付,卖掉了空手套白狼,卖不掉也不亏,遇到卖家库存发生挤兑发不出,再去举报卖家罚款。”强仔表示,这种稳赚不赔模式,自己都忍不住想进场了,苦的就是中小商家。

此前,“得物崩了”还冲上微博热搜。

是谁在炒鞋?

当你还苦于人海中求职时,一些精明的初中生已经月入过万了。近些年,“炒鞋”“炒裙”“炒盲盒”……00后甚至05后靠“炒炒炒”,正式加入了这场金钱的游戏。

据艾媒数据《2019全球及中国球鞋二级市场现状剖析与市场前景分析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二手球鞋市场规模已达60亿美元,其中中国二手球鞋转售市场规模已超10亿美元。

据CBNData《2019中国潮流消费发展白皮书》 显示,相比整体的潮流市场,球鞋市场中的Z世代更多,95后与00后人数占比超6成。其中,00后的“进圈”速度远超整体,其人数增速是整体人群的近4倍。

甚至据流量公园了解到,目前炒鞋大军中还充斥了不少05后们的身影,提早将实现财富自由变为了现实。圈里流传着这么一句话——“男孩一面墙,堪比一套房。”

据流量公园,初三学生小航因为喜欢买鞋而渐渐加入炒鞋圈,他用攒下来的零花钱抢购限量款新鞋,通过国外转运、线下抽签排队,有时候也去SNKRS试试手气,抢到后再挂在二手平台上转卖,少的时候一双赚两三百,多的小一千。

“抢首发鞋真的是太难了!”小航说,“和我爸炒股一样,要抢龙头。”龙头一般是指好的配色或鞋码,庄家只需要清一两个黄金码就行。黄金码短缺造成的价格上涨,会拉动其他尺码,从而把控整体价格。

民间俗称“鞋贩子”,央视雅称“二手球鞋转卖商”,而他本人更喜欢称自己为sneakerhead。身为一个初中生,不难发现,校园里暗流涌动着一股风气,拼“鞋”实际是在拼品味、拼家境。毕竟,每天上学都要穿统一的校服,只有鞋才能展示出自我个性。

跟风“炒鞋”背后哪些陷阱需提防?

央广网曾报道,近年来,不少年轻人通过各种渠道购买一些真假难辨的所谓“限量款”或者“爆款”球鞋,企图加价转卖获利,但由于此类交易很多建立在私人信任之上,具有不小的风险,绝大多数人不仅没能赚取利润,就连本金都折了进去,并且深陷“炒鞋”的陷阱无法自拔。

近日,一位在“炒鞋”圈内小有名气的卖家殷某某,因为诈骗罪被江苏省镇江市丹徒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12年有期徒刑,这一判决也引发很多网友的关注。

秦先生家住江苏南京,平时主要做一些和球鞋有关的生意,比如开洗鞋店或者在一些知名电商、二手交易平台上买卖球鞋等等。秦先生表示,从2019年2月开始,一位“出手大方”的客户从某二手交易平台上联系到他,并开始频繁的找他买球鞋。

“他说想买我的东西,就加了我的微信,再直接给我转账买东西。一个陌生人加了你微信,跟你还价的方式就是,比如说这东西卖1万,他直接给我转9000,而且他一下转了好几个,他还价的方式就是直接转账。当时(鞋)市价1万,因为我觉得他出的价格比较低,就退给他了,当时我们就认识了。”秦先生说。

这名似乎很阔绰的男子就是殷某某,秦先生表示,殷某某经常在自己朋友圈晒购买的奢侈品、豪车等等,甚至一次性从某球鞋交易平台上花100万拍了十双鞋,在炒鞋群里迅速有了一定的名气。

秦先生说:“他一开始找我拿货,在这边也拿了七八十万的货。一开始拿现货就是他打完钱我给他发货,一次打了20万,一次打了50万,确实是给钱了。然后见了一面,他坐的是劳斯莱斯,穿着什么的感觉还是比较有钱的。”

建立初步信任后,秦先生得知殷某某也有球鞋的货源,且价格相对便宜,就开始跟殷某某订鞋。

秦先生告诉记者:“现货都比较准时,我找他拿的现货是有的,肯定没问题,就是期货出问题了,4月份拿的,到7月份发不出货了。”

鞋款已经支付,却没有收到鞋,跟秦先生有同样遭遇的人,还有四十多位,金额达到了600万元。2019年8月,陆续有人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镇江市丹徒区人民法院第一检察部主任朱永权表示,殷某某其实并非传闻中的身价十亿,甚至没有真实的货源。

“所谓的‘殷十亿’只是一个家境普通的97年出生的小伙子,他并没有真实的货源,所谓的低价货源都是假的,他通过拆东墙补西墙的手段高价买进低价卖出,获得了这些被害人的信任之后,一直这样经营。”

据了解,殷某某先是进入炒鞋群,在群内购买几十万元的货品,平时通过在朋友圈中发出大量炫富的图片和视频,博取群中炒鞋客的信任。之后通过网络社交平台发布鞋源信息,并以货源充足、明显低于市场价的价格为诱饵,向部分受害者出售“期”鞋。

去年11月,检察机关以诈骗罪向法院提起公诉。近日,法院公开审理此案,判决:“被告人殷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万元。”

殷某某当庭认罪。镇江市丹徒区人民法院第一检察部主任朱永权透露,这些受害人中以90后为主,还有不少是在校学生。

“都相信他(殷某某)在买卖鞋子这一块是真正的业界大佬,他(殷某某)可以在美国获得这些低价的货源。当时那段时间网上的‘炒鞋’是比较热潮的,很多人确实在短期之内挣到了钱,其他人也觉得认识了业界大佬(可以去赚一笔),觉得自己毕竟可能不会损失,因为他(殷某某)承诺到期如果不能寄鞋子、不能发货,那么他(殷某某)会以市场价的9折赔付给他们,所以他们认为这是稳赚不赔的,所以才会大额的通过他(殷某某)买鞋子。”

一双千元球鞋,不具备稀缺性又非纪念款,被炒到几倍的价格,本身就是不正常的事。在层级销售的体系中,中下层的卖家于是就成为这场“击鼓传花”游戏中的接盘者。

丹徒区公安局城区派出所的办案民警魏彪提示:尤其是年轻人,不要轻信一夜暴富的馅饼。“这些鞋子他们买过来基本上也都没人穿的,(穿鞋)不会买这么多,这些鞋子也卖不到别人,还是在他们这个圈子以内不停地流通,击鼓传花一样,看谁接到最后一手,肯定是有人要受损的。这就是一种金融游戏。‘炒鞋’圈基本上都是‘95后’‘00后’,就觉得来钱快、来钱轻松,动动手指头就能赚钱了。我们要提醒这些青年朋友,鞋子有它实际的价值,热度一过,这个东西都是有损害的,还会引发各种犯罪行为。”

还有有业内人士表示:“得物上耐克销量不降反增到底给谁看的,大家心里要明白。发生黑天鹅事件后,部分大佬得自救一下。当然就算不炒鞋,也会有其他替代品,万物皆可炒,都是资本的工具。同时也想告诉大家,薅羊毛也是投资,但看似再稳的羊毛,也存在风险。”(来源:21财闻汇综合自中国证券报、流量公园、央广网)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