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为什么会赢甲骨文

文 | 《财经》E法 樊瑞 实习生 巩小凡   编辑 | 朱弢 

2021年04月09日 20:30  

本文3839字,约5分钟

法院如果判定谷歌侵权成立,实际上是承认甲骨文在Java API上有垄断地位,无数使用该API代码的安卓应用程序开发者,都要向甲骨文寻求著作权许可,并支付相应费用。

历经十余年的Java 版权大战终于落下帷幕。

4月5日,在这场有关科技巨头谷歌是否抄袭另一家著名软件公司甲骨文的代码,来开发全球最流行手机操作系统的争议案件中,迎来最终判决。美国最高法院裁定,谷歌在安卓操作系统中对甲骨文Java API的有限复制构成合理使用。

此前甲骨文诉称,谷歌抄袭其旗下Java API超过1.1万余行源代码,用以开发安卓系统,据此提出90亿美元的索赔。而谷歌拒绝支付这笔赔偿金,认为对相关代码的使用属于合理使用范畴,因此无需承担版权责任。

美国最高法院认为,谷歌使用甲骨文的 API 来让 Java 程序员构建安卓应用,从根本上来说是一种变革性的用途。有专家分析认为,美国最高院之所以做出该裁定,实际是在寻找保护版权与合理使用的平衡。

11年版权拉锯战

两大巨头的诉讼纠纷与计算机编程语言Java有关。

1995 年,硅谷传奇公司Sun Microsystems(下称“Sun”)推出了面向 Internet 的高级编程语言 Java,其易于上手、跨平台的特性使其不断发展,在多年发展过程中逐渐成为了业界开发 Web 应用程序的首选语言。

在 2005 年,谷歌收购了安卓公司,并继续使用 Java开发安卓手机操作系统。在开发期间,谷歌拒绝了Sun方面的提议:若使用为期 3 年的 Java 许可,需支付 2000 万美元,外加谷歌与安卓有关的收入的 10%(上限为 2500 万美元)。

后来,甲骨文于2009年斥资 74 亿美元收购了Sun。在卖身之前,Sun 决定将 Java 开源。

2010年,甲骨文起诉称,谷歌在开发安卓系统时使用了1.1万余行其子公司Sun所编写的Java代码,要求赔偿超80亿美元。谷歌方面则称,这种使用属于“合理使用”的规定,没有侵权,并拒绝赔偿。

随后便是旷日持久的诉讼战,历经三次审判和两次上诉。2012年5月,在,甲骨文有关专利权的要求被驳回后,旧金山联邦法院判定,Java API不具备获得版权保护的资格,任何人都可以免费使用。API是应用程序接口的英文首字母缩写,这种预先编写的计算机代码包可以实现程序、网站或应用间交互对话。

同年10月,甲骨文上诉。两年后的2014年,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支持了甲骨文的请求,宣布版权法适用于 Java API。随后,谷歌请求美国最高法院复审该决定,但遭到拒绝。

在裁定API具有版权之后,法庭又进行了一项新的审判,确定谷歌使用Java API是否可以作为合理使用,而免除侵权。

2016年,一个陪审团裁定谷歌将Java API相关代码用于安卓操作系统,属于合理使用。

但是甲骨文很快又向联邦巡回法院提出上诉。2018年,上诉法院推翻了陪审团的裁决,裁定谷歌不能以合理使用作为辩护,因为谷歌的行为不符合法律对合理使用的相关标准:使用的目的和性质、作品的性质、复制作品相对于原始作品的比例、副本对原件的市场影响。

因此,该案被发还给初审法官以确定损害赔偿金,此后,甲骨文将赔偿金提高到90亿美元。

2019年,谷歌再次向美国最高法院提起上诉,这次上诉被接受了。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最终裁决被延期至今。

这一次,最高法院的多名大法官认为,谷歌复制Java API是一种变革性用途,在法律上是对这种代码的合理使用。大法官斯蒂芬 · 布雷耶(Stephen Breyer)在判词中表示,谷歌拷贝的代码仅占到Java API总共286万行代码的0.4%,相当于“车辆当中给车提供动力的油门踏板,亦或是标准打字机上按键就有字出现的QWERTY键盘”。

法院认定谷歌使用Java具有变革性

谷歌和甲骨文的版权争议涉及复杂的技术问题,历时弥久。以至于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戏剧性的场面,比如,有法官为审此案甚至学会了写代码。

在 2012 年 5 月 18 日,加州北区的 William H. Alsup 法官主持的一次庭审中,争议焦点集中在一个名为 rangeCheck 的函数上。在甲骨文测试的共计 1500 万行代码中,只有这一部分是“逐字逐句”抄袭的,甲骨文律师采取的策略是,鼓吹这个函数重要性,以试图证明谷歌确是抄袭。为验证甲骨文提出的可能性,Alsup 法官甚至亲自上手尝试写代码。

“在接手这个案子之前,我对 Java一无所知,”这位法官说。“但是现在我已经写了很多代码,也已用很多其他语言编过程序,现在也还在编程。我写过一百多段 rangeCheck 这样的代码。我都能做到,你也能,这太容易了。”

美国最高法院法院得出的结论是,允许程序员访问其他代码的 API 与其他类型的计算机程序有很大的不同。

“作为界面的一部分,被复制的代码行与不可复制的思想捆绑在一起…… 并激发了新的创造性表达,”大法官斯蒂芬 · 布雷耶(Stephen Breyer)在判决意见中写道:“与很多其它计算机程序不同,复制的代码行的大部分价值来自于开发人员对生态系统的投资,而不是程序的实际操作。谷歌使用该 API 来让 Java 程序员构建安卓应用,从根本上是一种变革性的用途。”

布雷耶还表示:“谷歌仅复制了让程序员在不同计算环境中工作,而无需抛弃一部分熟悉的编程语言所需的内容,谷歌的目的是为了创造一个为不同计算环境(智能手机)准备的,不同的任务相关的系统——为了创造安卓平台,以帮助实现和普及的目标。”

判决后,谷歌和甲骨文分别发布声明。谷歌负责全球事务的高级副总裁肯特·沃克(Kent Walker)在推特上发文表示:最高法院在谷歌诉甲骨文案当中的判决是创新、互操作性与计算的一大胜利。感谢美国领先的创新者、软件工程师和版权学者的支持。

甲骨文则通过公司官网以执行副总裁兼总法律顾问Dorian Daley名义发布简短声明称,谷歌平台变大了,市场力量也变得更强,但由于新竞争者进入壁垒抬高导致它的竞争能力也变低了:(谷歌)偷走了Java,而且花了十年时间应对诉讼,这只有垄断者才能做得到,而这也正是包括美国在内的全世界监管当局正在审查谷歌的原因。

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张延来表示,Java 是一种计算机编程语言,API是Java语言中一些比较通用的功能模块,“如果我想使用这个功能模块,直接调用这个API接口就可实现”,在实际操作中,第三方的使用Java API频率比较高。对于甲骨文的声明,张延来认为更多是一种公关策略,谷歌接受反垄断调查与其使用Java并无关系。

为何认定是合理使用?

立方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焱告诉《财经》E法,Java语言是受保护的著作权,谷歌如果直接使用的是甲骨文的Java语言,将会构成侵权,各国的《著作权法》或《版权法》中定下合理使用作为不侵权抗辩,其实重要原因是为了降低交易成本。在美国最高院近两个小时的庭审中,谷歌主要的抗辩理由是,谷歌使用的是37种Java API,不是直接用甲骨文的整个Java语言,“谷歌是用的是Java语言中的特定代码,API是一个系统接口,来实现转码的功能”。

软件行业资深人士张旭解释,所谓API是一种数据传输的接口通道,可快速传递结构化的数据。

张焱表示,谷歌在庭审中辩护时称,考虑到甲骨文的API接口的不可替代性,甲骨文可以向程序员征收不菲的许可费用,这将对谷歌生态造成巨大影响。谷歌同时强调,自己调用API接口是用于开源系统,供所有安卓系统的应用程序使用,即意味着其他安卓系统开发公司都可使用这些API,谷歌并未直接从中受益。

甲骨文认为,谷歌正是依靠Java API把安卓系统做大,获取巨额利益,谷歌属于“不劳而获”,谷歌则辩称使用该代码主要是为了方便其他程序员,谷歌获利与使用其API接口无关。

“合理使用是为了降低交易成本,促进社会的整体利益。如果法院支持未经甲骨文同意不可使用Java API,甲骨文可为使用Java API定下近乎任意的许可价格,无论是接受许可费,还是绕过Java API采用新的API接口,将会让安卓应用程序开发者付出较大成本。”张焱表示。

在张焱看来,美国最高法院的判决也是考虑到避免过度增加后续创作成本。计算机软件与其他作品类的著作权不同,是带有技术内容的著作权,有可能在技术上构成垄断地位。如果API的使用不被视为合理使用,任何人都要使用这个API接口,都需要向甲骨文寻求许可,对于程序开发人员来说,无论沟通成本还是许可成本,都是相当高的。

张焱分析,谷歌如果直接使用Java的全套程序,这就是谷歌与甲骨文之间的著作权侵权之争,法院应当认定其侵权,因为此时相比维护市场的自由竞争秩序,保护著作权是更优先适用的原则。但当谷歌使用Java API 做作为开源接口时,Java API已经关系到整个市场和无数应用程序开发者权益。法院如果判定谷歌侵权成立,实际上是承认甲骨文在Java API上有垄断地位,无数使用该API代码的安卓应用程序开发者,都要向甲骨文寻求著作权许可,并支付相应费用,“美国最高院的裁定实际是寻找保护版权与合理使用的平衡”。

《华尔街日报》也报道称,美国最高法院做出支持谷歌的裁决,可能会削弱对软件版权的保护,但也会让开发人员有更大空间在彼此产品的基础上构建产品。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