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兔、百世低价倾销被处罚,快递价格战因何而起?

文 | 《财经》E法 张剑    编辑 | 朱弢

2021年04月10日 21:05  

本文2606字,约4分钟

对于快递行业来说,价格战不是长久之计,但是常用之计。但如果整体陷入价格战泥淖,可能影响行业的升级发展。

4月9日,据《21世纪经济报道》消息称,因低价倾销,百世快递、极兔速递被浙江省义乌市邮政管理局(下称“义乌邮政局“)处罚,这两家快递企业在义乌的部分分拨中心停运整顿。

《财经》E法了解到,此次处罚决定作出前,义乌邮政局在3月中旬开始,曾连续4次对百世快递和极兔速递进行了警示,指出其存在低价倾销行为。从3月中旬起,有关义乌地区各快递企业大打价格战的信息已有披露,最低价格达到每件1元左右。

价格战背后是市场份额争夺战,《财经》E法也注意到,此次被处罚的两家企业中,快递市场新军的极兔速递发展迅猛,而百世快递则持续亏损,面临压力。

被处罚并不意外

极兔速递和百世快递因为低价倾销被处罚,并不是突发事件,此前已受到监管部门关注。

《财经》E法了解到,在此次被处罚之前,义乌邮政局已经分别于3月10日、3月19日、3月23日及4月1日,通知极兔速递及百世快递,警示这两家企业不得用远低于成本价格进行倾销,要求它们在4月9日前完成整改。此次被处罚,是因为极兔和百世均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整改。

2020年10月,交通运输部公布的数据提到,义乌目前的快递业务量位于全国第一。而今年3月,义乌市邮政管理局对外披露,仅在今年1月-2月份,义乌地区的快递企业完成超过11亿件快递单量,同比增长154.6%。在这样的背景下,义乌成为快递企业的必争之地。

发生在义乌的快递价格战可以用白热化来形容,其背后是围绕着市场份额的激烈竞争。

本轮价格战爆发于3月下旬。有媒体报道披露,在义乌一次发3000-5000票快件,每件的平均重量在100克以下,圆通报价1.2元、百世为1.3元,申通为1.35元。极兔报价更低至0.8元-1元。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样的报价已经低于行业公认的每票1.4元的成本价。

低价策略会换来单量的增加,也就是“以价换量”,同时低廉的快递价格可以进一步吸引更多电商卖家入驻义乌。

但是在网点和快递员这个环节,收入却受到了大的影响。北京地区一些“通达系“快递员告诉《财经》E法,北京地区目前的每单的发件价格最低可以谈到3元左右,派单收入以总部的返点奖励体现,但数额并不高,折合每单1元左右。为了多挣钱,快递员也必须提高派送效率,服务质量会受到影响。这些快递员对《财经》E法表示,如果按照1元左右的发件价格,每单的派单奖励仅仅能得到0.5元,如果发件价格继续降低的话,快递员就要赔钱了,“卖家发件成本是低了,网点和快递员却面临收入损失”。

《财经》E法向极兔速递及百世快递询问此次被处罚的相关情况、压低发件价格的原因,以及对公司运营的影响等问题。截至发稿时,未收到对方的回复。

物流行业资深专家杨达卿对《财经》E法表示,快递企业因价格战被监管部门处罚并不意外。对于快递行业来说,价格战不是长久之计,但是常用之计。在吸引新客户等方面直接有效,价格战多以低端服务为支撑。但如果整体陷入价格战泥淖,可能影响行业的升级发展。

极兔成搅动市场的鲶鱼

百世快递在此轮价格战中处于不利地位。身为“通达系”成员,百世快递的经营业绩并不乐观。百世快递2020年年报披露,其全年营收 299.95 亿元,同比下降 7.3%,净亏损 16.83 亿元。

但极兔速递却弹药充足。自2019年4月进入中国市场以来,极兔速递可谓势不可挡。根据极兔速递公布的数据称,2020年9月,其配送网络已经覆盖全国。截至2021年1月,极兔在中国的员工数超过15万人(含快递员),日单量达到2000万件,与拼多多、苏宁易购、有赞等十多家电商平台达成合作。

极兔速递还在近期完成一笔高达18亿美元的融资。其中博裕资本领投5.8亿美元,红杉资本和高瓴资本跟投。融资完成后,极兔速递估值达到7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10亿元)。这一体量已超越“通达系”的圆通、申通、韵达等传统快递企业。但距离顺丰、京东、中通尚有较大差距。

上述情况并不是极兔高歌猛进的全部。北京地区有用户向《财经》E法展示的收件信息显示,其在一个月时间内的三次淘宝网购中,卖家选择由中通快递发货。但随后的派送信息显示,实际派件公司为极兔速递。这位用户推测,出现这种情况明显是极兔代派了中通的快件,服务体验并不如之前中通自派。“我的收货地址写得十分清楚,但三次中有两次,快递员将快递放到了隔壁小区的速递柜中,取件比以前要多花好几分钟”。这位用户表示。

这一情况较之前是一个反转。在2019年4月至2020年10月期间,由于极兔速递刚刚进入市场,派送体系尚不健全,于是选择了由“通达系”代派。但从2020年7月开始,“通达系”各公司陆续向加盟商发出通知,禁止代派极兔速递的快件。到2020年10月,这一合作已经完全终止。市场层面一般解读为,极兔速递增速极快,已有赶超“通达系”的势头,“通达系”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极兔使用它们的网络,最终却抢走它们的市场份额。

除了百世快递,其他“通达系”成员亦面临业绩压力。根据国家邮政管理局3月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 1月-2 月快递行业平均单价同比下降20.2%,“通达系”其他成员的韵达、圆通、申通 在1月-2 月每票收入分别同比下降额分别为24.2%、15.6%、19.7% 。价格和收入下降,成本在上涨。运输环节中,随着疫情得到有效控制,2020年实施的快递车辆高速公路通行优惠政策措施已经停止,燃油价格自1月以来处于持续上涨趋势。

“通达系”先前封杀极兔,仅仅过了不到半年,“通达系”内已有企业开始选择由极兔代派其快件,这一转变很难不引起关注。《财经》E法就此问题,分别向极兔速递和中通速递求证,试图了解此情况是公司层面的人合作还是加盟商的个体行为,此举是否将对市场份额产生影响。截至发稿时,未收对方的回复。

对于上述变化,杨达卿对《财经》E法表示,每个企业都有不同的攻防策略。极兔很多加盟网点是原通达系加盟网点逐利而去。部分通达系企业为稳定末端网点,禁止网点与极兔合作。但中通业务规模是国内快递企业中最大的,末端网点出于妥投考虑而由极兔代派,属于正常现象。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