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劲波手撕贝壳垄断存争议 律师称界定需看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财经》新媒体 宋金煜/文 舒志娟/编辑     

2021年04月12日 18:56  

本文2741字,约4分钟

针对58同城CEO姚劲波公开喊话贝壳找房存在“二选一”的垄断行为,4月12日,贝壳找房在接受《财经》新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贝壳找房平台已入驻100多个城市,不同城市的市场份额有所不同,不能一概而论定义贝壳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目前,争议的关键在于“垄断”如何界定。在北京金诉律师事务所主任王玉臣看来,判断贝壳“二选一”是否构成垄断行为,先看其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同时,相关的界定也需根据案件具体情况进行确定,分为全国性垄断和区域性垄断。目前仅从姚劲波所披露的两张图片证据来看,无法直接判断贝壳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事实上,58同城和贝壳找房的江湖恩怨存在已久,此次姚劲波“手撕”贝壳的背后,究竟在争什么?有分析人士指出,两者多次交锋,反映出房产中介领域的竞争日趋白热化,矛盾焦点已从二手房转为新房的渠道之争。对于中介机构而言,尤其是房地产中介线上平台化、渠道化的趋势愈发明显,将形成多路竞争的格局,从而导致佣金率下降、销售额增速下滑的趋势性问题。未来,房产中介机构还应将提升购房者体验放在首位,少打口水战,从而促进行业健康发展。

是否垄断存争议

房地产交易市场反垄断呼声再起。近日,姚劲波在其个人微博账户发文,贝壳将“二选一”包装成自愿,呼吁国家反垄断罚款贝壳40亿,并建议将此罚款打入国家公积金账户,以降低公积金贷款利率减轻购房者的买房负担,引发关注。

姚劲波在微博贴出两张图片,显示贝壳找房对部分房源实施强制性独家代理,从而作为其涉嫌垄断的证据。图片显示,贝壳找房在与房企新房合作模式中分为三级。其中,在A级合作模式中,若渠道商自愿选择仅为贝壳方提供新房项目的渠道销售服务,不以任何方式为贝壳方以外的任何第三方直接或间接提供渠道销售服务,那么共场项目分佣比例为85%,独家项目分佣比例为80%;根据B级和C级合作模式要求,若不能实现仅为贝壳一家提供渠道销售服务,那么渠道商的分佣比例就会相应缩减5至10个百分点。

是否构成垄断,双方各执一词。贝壳方面告诉《财经》新媒体记者,不同城市的市场份额有所不同,不能一概而论定义贝壳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并称,自创立起,贝壳坚持依法经营,完善合规体系。

姚劲波的“垄断”之说能站得住脚吗?数字经济下如何界定垄断行为?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全球合伙人郭韧表示,根据《反垄断法》第十七条第四项规定,禁止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没有正当理由,限定交易相对人只能与其进行交易或者只能与其指定的经营者进行交易的行为。因此,判断贝壳“二选一”是否构成垄断行为,首先要判断其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其次还要判断是否属于限定交易行为。

王玉臣进一步解释,“根据反垄断法规定,一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达到二分之一的,两个经营者达到三分之二的,三个经营者达到四分之三的,可以推定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不过,王玉臣指出,除市场份额外,经营者在相关市场内具有能够控制商品价格、数量或者其他交易条件,或能够阻碍、影响其他经营者进入相关市场能力也是判断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因素。

两者均认为,市场支配地及市场份额的界定需要综合考量多种因素和指标,并根据案件具体情况进行确定。仅从目前姚劲波所披露的两张图片来看,无法直接判断贝壳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另据安居客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安居客集团通过安居客及58房产提供新房及二手房在线营销服务。截至2020年12月31日,安居客在线房产平台上的付费经纪人数量超72.6万人,占据67%的线上房地产营销市场份额。这一数据与姚劲波“举报”贝壳具有市场支配地位有悖。

“‘呼吁行为’作为维护私人(公司)利益的行为,一般归属于公关行为或媒体宣传。如果姚劲波认为个人或公司权利受到损害,可以向市场监管部门进行投诉,或向法院提起诉讼。”中国互联网协会法工委副秘书长、中消协律师胡钢如是说道。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姚劲波对于贝壳找房的垄断指责是否会提起诉讼,58方面暂未回应。

竞争加剧:由存量房转向新房

事实上,58同城和贝壳找房的江湖恩怨存在已久。近两年,贝壳与58同城的矛盾焦点已从二手房转为新房的渠道之争。

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中国新房17万亿、二手房7万多亿,两者相差10万亿。同时,新房销售的高佣金也是吸引二手房中介机构的一个重要原因。在向贝壳喊话的同时,姚劲波表示,58安居客今年将作为挑战者全面进入新房交易领域。

数据显示,2020年安居客旗下新房交易平台爱房的交易总量为653亿元,同比增长282%,营收也由2019年的4.13亿元增长至16.26亿元,占到安居客全年营收的20%。贝壳的新房业务也呈现高增长态势。2020年,贝壳的新房交易营收首次超过了存量房交易营收,营收为379.4亿元占总营收的53.8%。

除了传统中介平台,在流量之争不断升级的背景下,科技圈的跨界玩家也逐步入局房产交易市场,并瞄准新房领域希望分一杯羹。此前,阿里和易居联合推出了天猫好房,并为开发商开设网上旗舰店;京东上线“自营房产”后,牵手各地中介继续布局线下“好房京选”品牌门店,通过与开发商的直签合作,引进更多新房房源。同时,恒大的房车宝更是拉来了152家中介机构和163.5亿港元战投,自建渠道加速销售恒大新房房源。

在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看来,无论企业间“互掐”,还是联盟合作,这背后体现的都是房地产中介市场的竞争在加剧。中介机构的竞争,主要是几家大型企业的竞争,本质上都是为了争抢房源、客源两大资源,并希望做到TOP1的规模。

巧合的是,姚劲波发文前几天,58集团旗下安居客刚完成递交港股上市申请材料,同为居住服务领域服务商的贝壳找房便被视为竞争对手之一。

在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看来,今年58同城第二次公开向贝壳发起“进攻”的原因,一方面可能是双方此前作为竞争伙伴相互诉讼的前缘,也可能是姚劲波为了安居客上市而借机造势。

在市场竞争加剧下,房产中介如何突出重围?柏文喜表示,未来,在房地产中介线上平台化、渠道化的趋势下,企业应以产品创新、组织创新、管理创新、市场创新与技术创新来提升自身竞争力,而不应在市场竞争中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企业之间应少打口水战,还是应将促进行业健康发展、提升购房者体验放在首要位置。”严跃进如是称。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