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排放福岛核废水决定触犯众怒,美国政府力挺

文|《财经》记者 蔡婷贻    编辑|郝洲

2021年04月13日 19:46  

本文3085字,约4分钟

绿色和平组织资深核专家博尼指出,因为菅义伟政府要向日本人民展示核电厂的善后事宜照着进度在进行中、同时将水排入太平洋也比储存便宜许多,毕竟目前一年储存这些废水需要花费至少9亿美元。

经过数年的辩论,日本内阁会议4月13日正式拍板决定,两年后要将福岛核电厂近10年累积的超过100万吨核废水排入太平洋。

尽管日本首相菅义伟强调,日本政府将会用尽一切手段“保证核废水的绝对安全”,但是这个可能污染太平洋的做法引来邻近国家和环保团体的严正抗议。 中、韩两国政府13日当天都批评日本的决定“极其不负责任”。

与日本关系紧密的美国,逆势支持日本决定,国务卿布林肯在社交媒体上感谢日本“透明”的决定过程,但是网友纷纷质疑布林肯的立场,“你确定吗?他们倒进太平洋的任何东西都会流到阿拉斯加”,“日本怎么不先喝那些水?”

绿色和平组织批评日本政府图方便的决定是“选择最廉价的方法把水倒进太平洋中”,并且“忽略人权和国际海洋法”。该组织的资深核专家博尼(Shaun Burnie )对《财经》记者指出,2011年因核灾难向大海中排出的核废水量已经是史上最大, “但那是意外”,现在日本政府的决定是“有意的”,更重要的问题并不在于目前这100多万吨(积攒下来的)核废水,而是接下来每天、每年新增的核废水该怎么处理。

IAEA背书

2011年,日本福岛发生9级地震,伴随发生的海啸导致福岛第一核电站严重受损,三个反应炉遭到损毁。在那之后,为了防止反应炉进一步熔毁,需要不断灌入冷水降温。

这些协助降温的核废水一开始被注入储存罐中, 东京电力公司随后配合启用“多核素去除设备”(Advanced Liquid Processing System,直译为“高级液体处理系统”,以下简称ALPS),通过“吸附”、“共沉淀预处理”等技术将60余种放射性物质浓度降至一定的标准值下。不过,此系统的技术仍无法消除一些放射性物质,如氚、锶-90和钴60等。

现有1000个核废水储存罐容量总计137万吨,预计将在2022年夏天存满。日本政府认为有必要尽快提出解决方案,首相菅义伟就在4月12日对国会议员强调,“处理废水的决定不能再拖延了”。

2020年初,日本政府相关部门提出数个废水解决方案, 但是“污染水处理对策委员会”和“ALPS小组委员会”最后得出结论,通过稀释核废水,即降低其辐射物质浓度至低于国家标准,再将其排放入大海或大气中是最现实的方法。

负责研讨核废水处理政策的经济产业省今年3月底正式向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提出请求,要求IAEA协助日本在排放核废水前评估方法、开始排放后协助质量控制和监测环境,最终得到IAEA的正面回应。

IAEA在2020年4月公布的福岛核废水评估案不仅肯定了日本10年来的做法,更对日本当时开始讨论的将核废水排入大海或让其挥发排放的方式亮了绿灯。IAEA的视察小组指出,“这两种方法都是技术上可行的。在进行充分安全和环境影响评估的前提下,全球的核电厂普遍采取这两种做法”。

自海啸发生后,日本政府就顺利取得 IAEA的支持,希望通过IAEA的背书来推动政策。 日本经济产业大臣梶山弘志在3月和IAEA总干事格罗西进行电话会议时就指出,IAEA的意见对消除日本国内和周边国家的安全顾虑“十分重要”。

不过,IAEA多年来在核安全问题上的立场始终受到环保团体的质疑。博尼解释,IAEA的角色是促进核能的使用,该组织自1957年成立以来,“从来没有反对过将核废水排入大海中……他们在这些问题上从来不是中立或独立的……他们就希望日本再重新启用更多反应炉。”

环保组织不止对IAEA的担保完全不买单,对核废水辐射物质对人体和环境的伤害也感到担忧。 以无法从核废水排除的氚为例,日本政府计划,将废水中氚浓度稀释到日本国家标准的四十分之一再排到大海,但是无论浓度多低,氚进入人体后和别的体内元素作用,最后可能导致DNA突变。核废水所含的另一种物质——锶-90,对人体的威胁也相当大,锶-90通常会像钙一样被人体吸收,吸收过多容易引发白血病。

更让外界担忧的是,核废水目前的辐射物质是否如日本政府所言。东京电力公司自核电厂发生危机以来,因为多次掩盖问题的严重性,其公信度在日本大众心中并不高。根据绿色和平对储存罐废水的测试,由于ALPS系统运作并不十分有效,至少80万吨核废水的辐射物质高于标准。

不顾反对

对日本政府决定向大海排放核废水最愤怒的团体之一是福岛地区的渔民。因为2011年核反应炉发生意外事故,福岛地区的渔民在过去10年间不断监测辐射物质,只维持小规模捕鱼。 但是就在这些渔民从今年4月开始打算扩大捕捞的同时,政府宣布了排放废水的决定。

73岁的渔民寺岛义实对日本《共同社》指出,“为什么是现在?我强烈反对”, 寺岛多年来一周只能捕鱼两天,他为重新正常捕捞已经准备数周,他愤怒地指出,“我需要像以前一样天天去捕鱼”。

82岁的渔夫渡边也反对政府的决定。他指出,日本渔夫正面临断层,年轻一代不愿加入捕鱼的行列,一旦核废水排入大海,年轻人将会觉得看不到未来,福岛的渔业可能就此慢慢消失。

日本关心环保议题的公民团体 “公民的核能资讯中心”4月12日也召开记者会,要求政府继续研究解决核废水的方法,“(将核废水)排到大海的决定并未取得公民的同意。”

绿色和平2019年10月针对日本全国和福岛地区民众进行的民调显示,全日本50.8%的受访者反对将核废水排入大海,只有11.7%的受访者接受这个做法;55.2%的受访者认为氚应该被完全清除后才排入大海,福岛地区受访者认为氚应该被完全清除的比例更高达60.8%。

博尼对《财经》记者指出,目前看来唯一的办法只有继续建造更多坚固的储存罐,同时进一步用最先进的方法来排除核废水中的辐射物质。日本政府急着将核废水排入大海,他认为是因为菅义伟政府要向日本人民展示核电厂的善后事宜照着进度在进行中、同时将水排入太平洋也比储存便宜许多,毕竟目前一年储存这些废水需要花费至少9亿美元。 

他强调,福岛核电厂留下的问题至少需要100年或更长时间才能解决,东京电力公司表示2041年至2051年能解决的说法完全是幻想, 但这意味着核废水的量只会不断增加。东京电力公司 在2019年曾经承认还有更多存放储存罐的空间,“所以(为什么)日本政府宣称2022年空间将用尽的说法是一个谜题”。

“长远来说日本政府首先要承认的是:福岛核电厂灾难远远还未结束,那里残存的几百吨核燃料散发的辐射威胁将持续数十年,甚至几个世纪。”博尼指出。

根据计划,日本内阁会议本周将再次开会,讨论具体细节。

不过,由于排放计划将在两年后才开始执行,反对核废水排放的公民团体和环保团体计划联合日本周边国家,在日本国内外提起诉讼。

博尼对《财经》记者强调,福岛核灾难的规模让他对日本政府的应对不太乐观,但是“我相信我们能阻止核废水排入太平洋……当政府的决定负面的影响环境和公众健康时,这些决定是可能被推翻的。”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最新评论
  • 科技师范哈尔
    1个月前
    最后一句“负面嘚”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