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岁李波时隔三年回归央行出任副行长,曾任重庆副市长

文 | 《财经》记者 张威    编辑 | 袁满

2021年04月14日 18:34  

本文2529字,约4分钟

出任央行副行长后,李波主要分管条法司、宏观审慎管理局和国际司等部门,并参与金融稳定法等相关工作。市场亦颇为关注,其是否会接替张涛在IMF的副总裁职务。

离开中国人民银行系统不足三年,李波辞任重庆市副市长,回归央行出任副行长。

人民银行官网行领导一栏显示,2021年4月,李波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党委委员。在出任央行副行长之前,李波任重庆市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

3月31日下午,重庆市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五次会议决定,接受李波同志辞去重庆市人民政府副市长职务的请求。

据《财经》记者了解,出任央行副行长后,李波主要分管条法司、宏观审慎管理局和国际司等部门,并参与金融稳定法等相关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出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副总裁的张涛,其任职将在今年7月到期。据熟悉情况的人士分析,若张涛到7月底从IMF离任,中国应当会正式推荐一位新的候选人。

随着李波回归央行出任副行长,市场亦颇为关注接替张涛的人选。

14年“老央行人”回归

出生于1972年7月的李波,今年48岁,此前曾在央行系统工作长达14年,拥有留美经济学博士学位,曾任美国达维法律事务所纽约总部专职律师,美国达维法律事务所香港办事处专职律师。

2004年6月,李波回国,出任人民银行条法司副司长。在央行系统期间,李波先后任职条法司副司长,司长,货币政策二司司长、上海总部跨境人民币业务部主任(2011.03兼),货币政策司司长、上海总部公开市场操作部主任(2016.05免)。

2019年9月,李波离开人民银行系统,先后出任中国侨联副主席、党组成员;重庆市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任职重庆副市长期间,李波分管地方金融监管和金融工作等。

在重庆任职期间,李波一直强调要增强贫困群众的金融获得感。其今年2月发文指出,重庆市18个贫困区县已经全部摘帽,99%的贫困人口已经脱贫,贫困发生率下降到0.12%,区域性贫困得到明显解决。

与李波共事过的同事向《财经》记者表示,李行思路清晰,务实可行,此外,李行拥有很高的智商、情商,央行系统多年任职经历也使得其对金融市场等领域都颇有研究。

在央行任职期间,李波拥有丰富的理论基础和实践优势,亦是“人民币跨境结算”的重要参与者和制度设计者。在任货币政策司司长期间,其对宏观审慎政策颇有研究。

在《构建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一书中,李波提出,作为货币政策的实施者和金融稳定的维护者,要完成党中央、国务院赋予的重要使命,人民银行必须积极改革、勇于创新,不断改进和完善调控框架。

一方面,要做好货币政策调控工作,坚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本质要求,根据经济和物价形势变化,合理调节货币政策的取向和力度,不断丰富和完善货币政策工具箱,推动货币政策调控框架转型,寓改革于调控之中,积极推动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改革,为经济平稳健康发展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

另一方面,国际金融危机的教训也充分证明,要有效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就必须从宏观的、逆周期的和防传染的视角构建宏观审慎政策框架。货币政策继续主要针对宏观经济和总需求管理,侧重于物价水平的稳定和经济增长;宏观审慎政策则直接和集中作用于金融体系本身,抑制杠杆过度扩张和顺周期行为,侧重于维护金融稳定。宏观审慎政策作为金融调控的第二支柱,与货币政策相互补充、相互强化,从而形成“货币政策+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

此前,接近央行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李波进入央行系统工作与前任行长周小川曾广纳海外留学人才直接相关,2002年末上任央行行长之后,周小川便开始注重吸纳有海外留学背景的人才。

在李波刚进入央行系统的同一时期,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金融学博士、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张新,美国加州大学圣克鲁斯分校国际金融学博士张涛,分别出任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副局长、研究局副局长,二人目前已分别升任广东省政府副省长、IMF副总裁。

参与金融稳定法工作

当前,人民银行行领导构成为: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党委副书记易纲;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副行长郭树清;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桂平;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国人民银行纪检监察组组长徐加爱;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国强;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李波。

据《财经》记者了解,李波出任央行副行长后主要分管条法司、宏观审慎管理局和国际司等部门,并参与金融稳定法等相关工作。

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桂平此前指出,2018年以来,在国际金融危机影响扩散的背景下,我国经济周期性、结构性、体制性矛盾叠加,历史上长期积累的各类金融风险“水落石出”。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下称“金融委”)和各级地方政府、各部门各单位,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坚强领导下,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取得重要阶段性成果。但金融风险防范化解工作须臾不能放松。从风险成因和表现看,我国金融风险是多年长期积累形成的,是体制性、机制性、周期性和行为性等因素叠加的结果,风险点多面广,金融体系脆弱性依然存在。

为此,刘桂平提出制定“金融稳定法”的议案,建议将其列入全国人大立法计划并加快推进,着力构建全面维护金融稳定的四梁八柱,建立统筹全局、体系完备的金融稳定工作机制,明确各部门及地方政府职责,压实各方责任,补足风险处置制度短板。

一位接近央行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金融稳定法工作目前由央行条法司牵头,鉴于李波的法律背景,对这项工作会形成一定的助力。

事实上,李波任职重庆期间亦非常关注金融稳定问题。他曾撰文指出,在加大金融扶贫资金投入的同时,重庆金融业强化底线思维,坚守金融扶贫领域作风建设和风险防范两条底线,将风险监测、评估贯穿至脱贫攻坚的全过程,及时纠正、整改日常工作中的风险隐患和作风问题,准确把握金融扶贫边界,坚决禁止违规套取、骗取金融扶贫资金的行为,严格把控扶贫信贷风险,防止片面追求贷款规模造成金融债权“悬空”。

通过精准投放堵风险源头、监测预警防风险苗头、分类处置灭风险势头、全力推进强作风拳头等举措,重庆市金融扶贫贷款风险始终可控,扶贫小额信贷集中到期风险得到妥善化解,逾期率仅为0.37%。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