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民:对股市不能过于乐观 市场基本面可能发生很大变化

2021年04月20日 09:36  

本文3502字,约5分钟

“资本市场看上去不错,但是我们必须要非常谨慎。市场目前基于微妙平衡,如果供需出现变化,市场基本面会发生很大变化,我们对于股票市场不能过于积极乐观。”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4月19日在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年会分论坛“2021全球经济展望”上表示。

朱民分析,美国经济增长强劲,但必须要小心拜登刺激政策,拜登财政刺激计划会促使美国经济“过热”,提升通胀,形成较大风险。根据潜在经济增长规划,美国经济潜在增长率约为2.5%,而目前增速约为6%-7%,三季度美国实际增速远超潜在增速,会导致产生严重通胀,如在公共卫生、大宗商品等方面出现结构性问题,但难以确定这是永久性的还是临时性的。

“3月美国债券上涨,市场测试通胀边界。我们要非常小心关注债券供需关系,不仅是量,而且是结构。”朱民直言,现金流充足的情况下,金钱追逐优质资产,出现短暂平衡,市场可能会有所回升。“现在处于非常好的时点,但很多不确定性无法预料,情况可能会发生改变,今年要非常仔细地观察政策变化”。

从中国来看,经济增长大部分来自于投资,存在很大的经济结构性问题。具体表现上,朱民指出,服务业受疫情打击较大,制造业出现良好恢复态势;在线经济发展较快,线下经济发展缓慢;金融业发展较好,非金融业难以跟上;大企业发展较好,小公司发展欠佳;低技能人才发展较好,高技能人才出现问题。

朱民表示,2021年总体经济增长很重要,但结构性政策更重要,我们必须要有政策来支持结构性改革,如何提高人们收入来促进消费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2021年结构改革对于中国,对于全世界都是最重要的事情,中国要实现两位数增长,就必须要这么做”。

以下为发言实录:

王波明:下面请朱先生,18%的增长这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包括和去年第一季度进行对比的话,这个18%是怎么来的?

朱民:非常感谢你邀请我,希望在这个会议之后我们会有非常好的晚宴,非常感谢您,也感谢博鳌的邀请。首先我想对这些远程的朋友问好。

我想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18.3%是一个非常高的数字,我把它称为一种幻象,这是数据的一种幻象,因为这个数据仍然是非常低的,我们看这种数据的时候,我们要比较小心,不是说同比的,去年这个是非常低的,就感觉今年这个数字很高,但是我们要看一下不光是第一季度,包括第四季度也是非常重要的。另外我们也要看一下今年第一季度的增长,包括和2019年相比的增长。

王波明:如果比的话还是非常高的,那么2019年是什么数字,6%是吧?当时是6%,现在是18%,我们看一下2020年的话,如果把这个6%减下去的话,仍然是有12%。

朱民:你这不行,你这是幼儿园的数学,我们不能把18.3%-6%得到12%,这是不行的,只是比去年第四季度提高了0.6%,说明中国的经济仍然是今年第一季度比去年第四季度要提高的,但是去年的第四季度是比较正常的,但不是正常的,所以说我们不能做那种简单的加减。第二点我想说的是,不要太关注这种数据了,因为对中国来讲,今年最重要的就是结构性的问题,不是说一定要看增长的数字,而且我们可以看到全球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对全球来讲,对中国来讲,至少有三个层面,就是经济的增长都是负的。另外我们可以看到在线经济发展很快,实体经济变得不太好,而且在制造业也是做得比较好,大公司做得比较好,小的公司可能做得不是特别好,但是低技能的人比较好,高技能的反而是有问题的,金融比较好,非金融的可能就不是那么好。所以说有一些结构性的问题,但是对中国来讲,我们看到这种结构性的问题是非常大的,这些数字会说明这些问题,而且去年资本的投资大概是贡献了80%的增长,进出口只有22%的GDP,消费是负的。我们看一下增长,它大部分来自于投资,也就是说在十年之后,我们一直在努力的工作,希望能够更好地以消费来推动增长,而不是投资来推动增长,但是在这一年中还是这样的一个情况,所以说这个结构性的问题非常重要,我们一定要关注,因为疫情的问题,服务业受到很大的打击,制造业有了一个很好的恢复,所以说我们在这方面要关注一下这点,因为很多大的问题包括收入在2020年是有下降的,消费也是下降的,在某些层面上来讲,因为这个疫情大家都不能直接去商店买东西,收入降低是一个方面,今年不仅仅是一个数字增长的问题,还包括怎么样能够促进消费,怎么样能够把人们的收入提高,这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两年之前,当时消费还是一个主导的驱动力,去年来讲增长完全是靠投资的,2018年的时候,消费是占17%,19年是15%,我们看一下这种增长的模式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从第一季度的数据来看,现在的消费有所回升,情况也不错,但是我们仍然要保持这样一个动力,因为我们想保证人们的收入也在同时增加。如果我们一直走2020年的老路,那我们可能就会陷入到之前的这种问题当中,走了以前发展的老路。所以在2021年这个结构改革,对于中国来说,对于全世界来说都是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我们要实现两位数的增长,就必须要这么做。

王波明:我知道美国市场、中国市场现在的状况都很好,特别是在去年一年,在今年一月份的时候出现了下跌,所以人们其实非常担心,那我们在今后会怎么样?在今后会不会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对于朱院长来说,也想听一下你的观点。我们真的是很担心未来市场会如何,今年在2021年的时候,我们能看到状况,的确是有这样的一线希望。但是到2022年呢?未来会怎么样?

朱民: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讲到我们是否要入市,这个名义收益现在真的是太低了,现金流非常充足,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金钱在追逐着优质的资产,所以市场可能会有所回升。刚才雷·戴利奥先生也提到了这一点,但是第二点这个可能会发生改变,这个非常重要,刚才提到过很多的不确定性我们是无法预料的,刚才雷·戴利奥也特别提到一点,我们要非常小心的去关注我们债券的供需关系,不仅仅是它的量,而且是它的结构,为什么我们现在的现金流在追逐好的资产,是因为我们出现了一个短暂的平衡,比如说财政部发布了3万亿的债券,这就是一个货币市场的平衡,并不影响规律。与此同时,当财政部有一个3万亿赤字的时候,比如说在其他部门增加了储蓄,这对于实体经济来说是一个平衡,对于这样的情况就并不能够非常好地处理,所以有可能同时有一些部门的储蓄所驱动。所以我们现在是处于一个非常好的点,一方面我们有着非常良好的增长,一个问题是这个点是否会改变,同样我们必须要去关注供需,这是一非常正确的观点,有几件事情是很重要的,如果财政部仍然是赤字状态的话,央行就会在财政市场上创造出一个很大的框架,这个时候我们要去看一下需求,对于这样的一些金钱进入到实际的经济当中,去驱动着未来的生产力,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第三个问题就是现在我们的这个刺激计划可能会提升通胀,这也是一个很大的风险,所以我觉得现在拜登的这个财政刺激计划会让美国的经济过热,因为当我在美国的时候,我们做了很多潜在经济增长的规划,所以美国的潜在增长率大概是2.5%,现在增速大概是6%到7%,在第二季度结束以后,第三季度他们真正的增速远远超过了潜在的增速,所以这个问题会导致产生严重的通胀,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潜在的通胀风险是存在的,这是一个结构性的问题,比如说在公共卫生、大宗商品等方面,比如说在一些石油国家的代表发言,所以我们并不知道它是永久的还是临时的,并且这样的一个由通胀所驱动的经济会给我们带来多大的预期,我们在3月份就发现美国的债券涨了很多,所以市场在测试通胀的边界,今年我们要非常仔细地去看一看政策的变化会不会像刚才雷讲的那样,市场的基本面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我们对于这个股票市场不能过于积极乐观。

王波明:我们有很多要讨论的问题,但是基本上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所以最后给每个人两到三分钟的时间。

朱民:我就讲一分钟,我非常支持总裁的说法,对于2021年来讲,结构性是非常重要的,总体增长也是重要的,结构性的政策更加重要,如果我们能够有一些持续性的支持政策,我们必须要有一些政策来支持结构性改革。第二点,我们看到美国的增长强劲是非常受欢迎的,但是必须要小心拜登过热的刺激政策,另外一点,资本市场看上去还不错,但是我们必须要非常谨慎,它是基于一个非常微妙的平衡,局势可能会变化非常快,如果供需发生变化的话,市场就会发生变化,会非常快,可能这个是我们需要关注的。

王波明:所以你的意思是通胀是要过来的,在这方面要小心一点,好的。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