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前财长雅格布·卢:拜登数万亿美元刺激计划在美国有很大的争议和阻力

2021年04月20日 10:11  

本文2275字,约3分钟

拜登政府的数万亿美元刺激计划是否会通过?如果通过会对美国经济会产生怎样的影响?针对上述问题,美国前财长雅各布·卢4月19日在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年会的分论坛“2021全球经济展望”上表示:“如果通过,在基础设施方面,对美国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转折点。”

但他也提到目前该计划所面临的困境,拜登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在美国具有很大的争议和阻力。问题的根源在于如何收税,能否进行税务方面的改革,并且有可能不是所有的计划都会通过。

面对该计划通过将会支持美国经济长达几年时间的问题,雅格布·卢谈到,可能会花5到10年的时间,这些钱进入经济的时间会很长。

以下为发言实录:

主持人王波明:去年的时候,美国两次向美国房贷市场投入了万亿级别的资金,这一届拜登政府也试图推行这个计划,也是数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投入到基础建设当中。我的问题是,您觉得这个会通过吗?如果通过的话它对美国的经济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雅格布·卢: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谈话,我觉得很难讲基础建设本身它对我们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其实以前已经有了很多的评论,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看待国家经济的时候,总是在全球的背景下去看待,我们还没有完全分析美国的经济,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去看一下这些正在恢复的国家他们有什么样的刺激计划。比如说疫情的发病率和经济影响差异都是非常大的,每个人的影响不一样,对于我们来说一天都没有错过工作,因为是在线的方式,但对很多人来说会错过工作。我们在看美国经济的时候我们要记住很多的事情,有很多人经历了这场危机之后,会感到遭受很大的经济和社会影响,所以这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这对全球经济来说也是如此。在基础设施方面,我觉得这对美国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转折点,拜登总统说想要建基础设施,这是有争议性的,很多东西都是我支持的,我认为这是一个好的观点,但是在美国国内面临着很多的阻力,就是说如何收取税收,现在这个紧张问题来自于是否能够进行税务方面的改革,对于基础设施的需求、对个人的支持,能够让他们更好地参与其中,所以这样的动力足够强了,能够去支持我们的税收计划让它成为法律。所以你不可能在五年之前就进行这样的提议,因为今天的情况不一样了,可能不是所有的都会通过。那么有一个问题就是,如果是1.9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我觉得很有可能的情况就是,美国是否有这样的胃口想要有更强的基础设施,比如说把它升级为1万亿,所以我想我们在这方面要有远见。

回到支付问题,这是我们不想当做理所当然的事情,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支付计划来应对现在我们正在由新冠带来的经济危机,所以它也是我们的最终恢复计划当中的一部分,有一些部分是我们可以这样进行的,有一些部分是可以通过其他的方式进行实施,比如说技术和人力方面的投资,所以这是一个非常令人兴奋的时刻,那就是是否能够最后进行这样的一个计划,如何在财政上更加可持续,我们要小心,不能过于着急的实施这个计划。

王波明:刚才您讲到要持续性,所以如果这个1.9万亿美元的计划通过的话,将会支持美国经济长达几年的时间,你是怎么看待这个事情的?    

雅格布·卢:我的感觉是可能会花5到10年的时间,基础设施投资时间非常长,通过的时间也会非常长,不可能一夜之间发生,所以我觉得这些钱进入经济的时间会非常长。在实践当中我们去支付很多不同的项目,我们并不知道未来是什么,在需求方面还有一些其他的,并没有影响到整体的消费,如果我们把这2万亿美元都完全花在一方面,我们希望不要太过于紧张,过去几年很多的中央银行是非常谨慎的,但是疫情之后我们有同样的人口,但是人口的缩减可能会带来更低的需求,我们不知道疫情之后会怎么样,可能是因为健康或者是其他的原因,离开了职场,但是在疫情之后是否能回到职场这也是未知的,所以我们在这方面,市场要看一下未来五到十年的情况,所有的这些决策要基于数据,并且沟通和交流也越来越好,但仍然会有相应的风险,我们也仍然是不断的要关注这些相应的风险。

王波明:那我们就要来讨论一下,这个是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在过去的10到15年的时间里,我们没有看到通胀,所以我不太清楚这是什么意思,有芝加哥经济学院,他们是不是有这样一些经济学的理论?所以能不能给我们讲讲这是什么样的原因呢?

雅格布·卢:每个人都会觉得在通胀方面会有一些增加,而且疫情之后,我们在供给方面会有一些相当大的不同,我们知道这个供给可能不是特别好,还有一些航线也是非常拥挤的,所以说在劳动力方面也是有些相应的压力,这是一些不同的情况,我们会不会有一些短期的通胀增长还是说长期的呢,这个和预期是有很大关系的。刚才朱民也讲了他的一些观点,并不是说市场在测试,之前正常的利率是什么样的呢,并不是说这个利率一定就非常高,美国的经济像预期一样的增长,我们看到的利率可能会比较平缓,大概是2%到3%,而不是0%,美联储在这方面也说过了,他们一般来讲可能是2%,有的时候稍微高点或者低点,在这方面我们不应该过度的反应。它是一个临时性的吗?是短暂性的吗?有的时候这些部分可能几个月是稳定的,基于这些模型他们在进行测试,但是这个世界也是在不断变化的,如果美国的经济发展特别慢,在这方面其实担心的是相反的部分,在疫情之后我们看到一些国家有一些民族主义,对防疫包括疫苗方面有一些自己的民族主义,有一些自己国家的政策,所以我比较担心未来这些方面相反的风险,在全球的体系方面可能会带来一些挑战。如果有一个更强的全球的体系,会变得更安全。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