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疫情会加剧国家之间的不均衡,结构性改革尤为重要

2021年04月20日 10:53  

本文3054字,约4分钟

“如果不利用好结构性改革的机会,我们可能会变成一个非常不平衡的世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格奥尔基耶娃4月19日在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年会分论坛“2021全球经济展望”上表示,今年和未来几年,我们意识到这个疫情促进了自动化,也促进了数字化,但是也有成百上千万的人失业了,在这方面要有一个很好的政策支持,包括在教育方面要确保我们能够支持企业的发展和转型,也包括资本和劳动力方面的转型等。

格奥尔基耶娃谈到,2021年的发展有两个强大的引擎,一个是中国经济和美国的经济,还包括其他的一些发达的新兴经济体的驱动,但是全球并不是同样的,比如说拉丁美洲国家、非洲国家,或者是欧洲的一些国家,还是有一些不同的情况。在今年我们会有一个不同的恢复速度,而且也会有一个比较危险的分歧,在不同国家之间或者一个国家之内都有可能产生。我们预测明年是4.4%的增长,但是要问的一个问题是,我们会不会看到一个更加有效的增长,或者是一个全球增长的机会,还是说我们的分歧会变得越来越大。

格奥尔基耶娃还表示,今年有三个风险需要我们关注,第一个风险是,我们看到政策的支持在慢慢减退,在这种情况下,这种减退的支持是不是能够非常审慎,以避免对就业和企业的不良影响。第二点,这种经济的增长对金融方面带来紧缩的速度比我们预测得更快吗?比如美国2023年会不会是这样的情况,如果是这样的情况,对于这些企业或者是这些国家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第三点,疫苗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政策,我们还没有看到全球范围内疫苗注射速度的增长,我们希望2021年有一些好消息,我们也期待2022年有好的消息,但是我们仍然有一些不确定性需要关注。

以下为发言实录:

王波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发了一个数字,这些数字都是非常好的,就是关于今年全球的经济大概是6%,全球经济增长是6%的预测,在过去十年都没有看到,所以想问一下总裁女士,跟我们分享一下你们今年的想法,今年肯定会有一个很好的经济恢复,那么明年呢?关于政府可持续性方面,或者是在后年呢?下面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介绍一下。

格奥尔基耶娃:非常感谢,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讨论,我们知道的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是多元化的,今年是6%的增长率,去年只有3.3%的增长率,而且我们也看到三个非常重要的因素,这个因素使我们的经济得到了一个很好的恢复性增长。第一个部分是前所未有的政策支持,就是在2020年和今年,而且我们可以看到有16万亿关于财政方面的支持,而且还有一些支持性的货币政策,也能够对世界经济的发展带来很好的支持,而且我们可以看到,疫情是持续的,我们现在有疫苗,科学家在这方面作出了很大的努力,在很短的时间里里有已经有多种疫苗,而且我们已经知道怎么样来处理这个疫情了。我们要戴口罩、人群隔离等等,所有的方法都是非常有效的,可以让我们来进行更好的流动,很多国家都是这样做的。所以我们看一下对2021年的预测,我们必须要意识到有两个强大的引擎,一个是中国经济和美国的经济,还包括其他的一些发达的新兴经济体的驱动,但是全球并不是同样的,比如说拉丁美洲国家、非洲国家,或者是欧洲的一些国家,还是有一些不同情况的,也就是说,在今年我们会有一个不同速度的恢复,而且也会有一个比较危险的分歧,在不同国家之间或者一个国家之内都有可能产生。有一些国家是好的消息,有一些并不一定是好的消息,我们预测明年是4.4%的增长,而且它仍然是一个比较好的增长,但是我们要问的一个问题是,我们会不会看到一个更加有效的增长,或者是有一个全球增长的机会,还是说我们的分期会变得越来越大呢?包括在今年有三个风险需要我们关注的,第一个风险是,我们看到政策的支持慢慢减退,在这种情况下,这种减退的支持是不是能够非常审慎,包括对就业方面产生不良的影响呢?或者是失业,或者是企业的一些倒闭等等,如果说这种政策慢慢的撤回,我们会看到一些什么样的情况呢?有一些国家可能是做得非常好,有一些国家相对是比较弱的。第二点,还有一些好的消息,当然有些国家没有那么好的消息,也就是说这种经济的增长对金融方面带来紧缩的速度比我们预测得更快吗?比如美国2023年会不会是这样的情况呢?如果是这样的情况,对于这些企业或者是这些国家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第三点,疫苗的这种加速发展会不会在全国普遍,疫苗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政策,我们还没有看到全球范围内疫苗注射速度的增长,我们希望2021年有一些好消息,我们也期待2022年有好的消息,但是我们仍然有一些不确定性需要关注。

王波明:下面一个问题是,2021年是比较好的,但仍然有一些在速度方面的问题,这个速度可能也会延续到2022年,但是在去年的时候,我们看到有大量的流动性,不同的国家释放了很多不同的流动性,我们看到很多不同的国家已经提高了他们的债务水平,在这方面你们会看到一些负面的作用吗?

格奥尔基耶娃:目前我们所看到的是,有一些比较脆弱的国家,当然这些国家数量不是很多,但是他们在这方面需要重组,可能有这方面的负担,一些主权债务和企业的债务都是这样子的,另外一点,我们是不是能够有一些相应的条件,能够慢慢的减少这种债务的水平,或者说是不是有足够的、小心谨慎的调整,包括在国家层面和企业层面,这样的话我们就能够慢慢的把这些债务水平降下来,我们的确建议这些国家他们看一看他们债务的政策,看看是不是有相应的空间,能够在税收方面有更多的空间,不影响经济的增长,很多国家有这样的空间,这样的话就会有一些中期的财务框架,帮助他们更好的处理这些问题,比如说英国,他们已经有一个相应的双边政策,一方面在经济方面不是把这种支持完全撤出来,因为疫情对经济还是有影响的,但同时他们也有一些相应的中期的财政政策,更好地关注税收的政策包括一些税收的方法,基于OECD水平的,但是很多是关注企业层面,同时也关注支出的质量方面,而且很多的国家他们也是有采取举措空间的,他们希望能够进一步增加税收,改善他们的支出质量。包括一些低企业税,以及从数字层面来竞争,怎么能够更好地在这方面作出相应的改善或者转变。

王波明:我们有很多要讨论的问题,但是基本上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所以最后给每个人两到三分钟的时间。

格奥尔基耶娃:这是非常有意思的,我想说两点,第一点,要向回看,如果说没有央行的大力支持,包括金融方面的支持,如果没有的话,世界经济将会是怎么样的,这些数字将会是怎么样的?这种情况下,大量的经济举措使我们避免了非常低迷的局面,这是我想说的第二点。我们现在在一个道路的交叉口,如果向前进的话,第一方面就是刚才朱民所说的来做一些结构性的改革,如果是不利用好这个机会的话,我们可能就会变成一个非常不平衡的世界,我们在不同国家就会有不同的平衡。现在开始采取举措,包括今年和未来几年,我们意识到这个疫情促进了自动化,也促进了数字化,但是也有成百上千万的人失业了,在这方面要有一个很好的政策支持,包括在教育方面要确保我们能够支持企业的发展和转型,包括资本和劳动力方面的转型,在安全和稳定方面会产生相应的问题,我们一定要考虑一下在疫情之前是什么样的情况,当时生产力是相对比较低的,而且我们可以看到有气侯方面的风险,还包括不均衡也是在不断的增长,包括各种各样的权益问题,之前的这些问题现在仍然是存在的,而且我们要注意到,这些结构的改革是非常重要的,而且一定要关注这一点,如果是不注意的话,可能疫情会加剧所有的这些之前的问题,而且会加剧国家之间的不均衡。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