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水基金联合主席雷·戴利奥:我们更加倾向于中国市场

2021年04月20日 11:50  

本文2723字,约4分钟

桥水基金联合主席雷·戴利奥在4月19日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年会的分论坛“2021全球经济展望”上表示美联储未来面临一个选择,要么利率上升,要么资产价格下降,并且会对需求产生消极影响。

针对美国今年的经济表现,以及未来市场会如何等问题,他谈到,信贷和金钱的供应将会增加,未来决定因素要看利率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但在这样的情况下,股价上涨会较为有限。

雷·戴利奥谈到中国和美国的市场差别时表示,未来世界会更倾向于中国的资产。

以下为发言实录:

主持人王波明:大家都知道美国现在的情况影响到了全球的经济,所以在目前的估计当中,美国的经济可能会上涨,比如说今年的经济增长是6%,或者还有其他数据方面的预测我们还看不到,很多年都没有看到的数据。所以我想问一下,你觉得美国今年的经济表现会怎么样?

雷·戴利奥:之前讲过,我们把很多的钱放在了信贷当中,同样我们也减少了其他一些资金方面的投入,经济的表现还有待讨论,人们没有讨论的问题就是现在我们的信贷和钱的供应和需求,所以我们的信贷和金钱的供应在未来应该会增加,它也会给我们带来很多的后果,特别是在有些国家,政府能够发行更多的钱,包括美国在内。我们都知道会产生很大的赤字,这就意味着会产生很多的债券要去销售,不仅仅是卖给美国人,实际上美国买的不多。所有拥有债券的各方都是经历了债券大规模的抛售,这就意味着他们必须要去增加他们的投资组合当中信贷债券的配置,现在拥有债券其实是很不好的一件事情,并不能产生很多的收益,甚至有的时候是负收益,因此这个需求还是一直会在那里,我们觉得现在赶上了需求。美联储在未来面临着一个选择,要么就是面临着利率的上升,不然的话资产价格就会下降,并且也会对需求产生消极的影响,这是不可容忍的,或者他们就是必须要去增加它的购买。所以购买的量和四五十年代相比会大很多,或者是和15年相比,需求和供给的量产生了大的变化,有可能看到债券的销售,它的支付问题就变得更加严重。所以我在这里提出信贷和金钱的供应以及需求的问题,会对我们未来的经济状况产生很大的影响,因此我们要去看经济的发展,一定不能忽略这个问题,特别是在未来一段时间里。同样在美国也有政治的问题,我们都认可这一点,贫富分化、政党纷争等等,我觉得这也是问题。在这方面美国会发生什么呢?对世界经济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对中国来说情况就很不一样,因为中国对于美国债券的配置已经过多了,美元是很多国家的储蓄货币,很长时间都是超配的,中国已经逐渐成为另外一个资本市场,比如说债券市场也非常具有吸引力的,以及各种不同资本的提供,在中国也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所以全世界对资产是有低配的现象,这也会造成一个平衡的问题,就是在美国和中国之间资产配置的问题,这个也要看未来的发展。

所以我想大家要去思考和关注一下这个现象,那就是我们的供需需求不仅是总量,而且还有国与国之间的区别,在国与国之间会有很大的区别,就像IMF的总裁已经提到,一个是金融方面的,作为一个国家或者一个公司或者一个个人,比他们花的钱挣得更多,这是一个良性的循环,或者就是他们自己去印钱,在第一种情况下不会产生金融问题,当然还有就是一个组织的稳定性等等,他们是否能够去应对疫情,这些问题都是我们应该关注的。

王波明:我知道你们在美国市场、中国市场都非常熟悉,现在的状况都很好,特别是在去年一年,但在今年一月份的时候出现了下跌,所以人们其实非常担心,那我们在今后会怎么样?在今后会不会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所以我想问一下雷·戴利奥,如果我们是投资者的话,你在去年挣了很多钱,我们能不能继续入市呢?我们真的是很担心未来市场会如何,今年我们能看到的状况是的确有一线希望,但是到2022年呢?未来会怎么样?

雷·戴利奥:我需要解释一下我们的机制,再来回答你的问题。很多投资和相互竞争的,如果我们看一下债券的话,去思考一下,随着股票价格的上升他们也会有相应的上市,因为我们有很多的钱都会去追逐这样的投资。所以我们的实际预期收入就会降低。基于我们所知道的信息进行计算的话,他们这个逾期收益只有3%或者3.5%,这个和其他的一些收益相比并不是特别高,但是他们也是一个铺垫,债券收益在下降,可能有一些其他的原因,无论如何都会到达我们的风险点,因此在未来来讲,我们要看一下利率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是决定因素,我们是否会在未来出现紧缩。还有就是金融市场的趋势,因此既使在这样的情况下,股价出现上升也是有限的。当政府面临着选择,是上升还是下降的时候,正如我刚才提到的,我觉得更有可能的一种情形就是他们可能会更加倾向于作出更多的购买,去保持这个价格。所以债券不是一个好的投资,相比股票是一个更好的投资,但是我们讲的是全世界的资产类别,你必须要分开我们在讨论的时候到底是哪个货币,在这个过程中会出现货币的变化,并且我们在讨论哪个市场,中国的市场和美国的市场比起来就会非常的不一样,正如刚才所说的,现在我们更加倾向于中国市场。

王波明:那你就是更加喜欢中国的资产对吧?在全球资产配置方面买中国的资产。

雷·戴利奥:当然世界上还有很多地方,除了中国以外,比如美国等等。还有就是考虑到美国的种种因素,我们要去看一下投资组合它的偏向是什么,这样的话就可以看到目前投资者偏向的是哪些资产。所以我觉得未来世界会更多地进行倾向于中国的资产,所以长期来讲我们有这样一个趋势,其他的市场也是如此,但是我们必须要把这些市场分开,基于他们这些国家的金融状况,还有人们去应对挑战的能力。中国是亚洲国家,有好几个国家都把疫情处理得非常好,并且法治也非常健全,我觉得我们要去寻求的是符合这些条件的地区。

王波明:所以你的意思是通胀是要过来的,在这方面要小心一点?

雷·戴利奥:我非常快速地说两点,我同意我们在财富和政治方面都有很大的差异,在这方面需要有相应的政策,我们可能会有更多政策的出台,包括对资本的一些供需和相应的一些后果,当然我们在这方面也会有一些相应的错误,如果是拿现金的话可能不是非常好,还有两种类型不同的通胀,一种是正常的通胀,我们知道这种需求和供给之间的不平衡,另外还有一种是货币类型的通胀。第一种类型的通胀我不太关注,比如2%到3%的通胀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有一个部分可能是第二种类型的,也就是货币型的通胀,它所发生的方式就像对银行的挤兑,包括金融资产和债券,唯一的目的就是买真正的东西,比如说你把债券卖了获得现金,肯定要买相应的东西,但是有很多的债券的话再卖,没有人能够做,因为太多了,就像对银行的挤兑一样。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