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数据霸权遭监管部门问责 消费者维权难度几何?

作者 |《财经》新媒体 任芷霓   编辑 |舒志娟

2021年04月22日 12:12  

本文2492字,约4分钟

特斯拉车主上海车展维权一事持续发酵。针对这一事件,4月21日晚间,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消息称,已责成河南省、上海市等地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依法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郑州市郑东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责令特斯拉汽车销售服务公司(郑州)有限公司无条件向车主张女士提供车辆发生事故前半小时完整行车数据。

4月19日,第十九届上海车展开幕当天,在特斯拉汽车展台,一名女子身穿印有“刹车失灵”的T恤引发广泛关注。截至目前,双方就投诉事宜未达成一致意见。此事最大的争论点在于,对于车辆质量情况没有第三方检测报告给出权威数据,无法判定消费者和特斯拉孰是孰非。业内人士认为,监管部门对行车数据的调取或将成为此次“罗生门”的关键出口。

在这起事件背后,也显现出一个残酷的真相,如特斯拉这样的科技巨头控制了庞大的用户数据,在数据的收集和处理方面占据着绝对优势的地位,导致事故发生后,相关部门很难对此做出判断,造成车主维权难。当企业缺乏有效的监管时,这种数字化的垄断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盲区,在数据霸权下,消费者权益如何得到保证?该由谁拥有数据?企业、政府还是个人?

陷产品质量争议 数据检测成关键

2月21日,车主张女士与其父张先生(事发时驾驶人)等家人驾驶Model 3出门游玩,在红灯路段时先轻踩刹车未见明显减速,后重踩刹车,发现刹车踏板僵硬,很难踩动,制动失效,造成追尾前方多车,并导致车内两人受伤。

关于特斯拉车辆质量的问题陷入“罗生门”,张女士和特斯拉就车辆问题迟迟未能达成一致,这其中的关键是,无法找到双方信任的第三方检测机构对车辆质量给予专业评测。

据车主张女士此前所述,其与特斯拉代表在郑州新区市场监管局进行调解时,负责调解的监管局人员称,目前能做进口车检测和鉴定的,只有“中国质量认证中心”这一家机构。但张女士认为,这家机构的业务只包含3C认证、管理体系认证和3C培训,并没有与汽车技术鉴定相关的业务,因此拒绝接受市监局建议的第三方认定。

对于此事,从特斯拉的角度来看则是车主不接受任何形式的第三方检测,并拒绝所有方案,所以相关事宜只能持续沟通。

但第三方检测似乎并不容易实现。汽车分析师钟师告诉《财经》新媒体记者,新能源汽车的检测和传统燃油汽车完全不同,差异主要集中在两方面:一是检测对象发生了变化,比如从传统的对发动机、变速箱检测换成了对电池包、电机等的检测;二是新能源汽车使用了智能化的软件技术,传统的检测并不能够提供相应服务。

而监管部门对此日渐重视,4月21日,郑州市郑东新区市场监管局责令特斯拉汽车销售服务(郑州)有限公司无条件向车主张女士提供该车发生事故前半小时完整行车数据,并寻找解决方案,尽快化解双方矛盾。

对此,特斯拉回应称,愿意提供事发前半小时的车辆原始数据给第三方鉴定机构,或政府制定的技术监管部门,或者消费者本人。同时,特斯拉表示愿意开展检测鉴定工作,早日还原真相。

那么,特斯拉将要提供的行驶数据包含多少有效信息?据特斯拉官网显示,行驶数据将包括车速信息、安全相关数据和摄像头图像、事故短视频片段等。其中,安全相关数据和摄像头图像中,包括车辆辅助防护系统、制动和加速系统、安全系统、电子制动器和事故的信息。

“外界能够依据行车数据研究驾驶行为特征,并作为事故原因的参考,这一数据的提供对于双方所争论的事实调查将起到促进作用。”全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接受《财经》新媒体记者采访时如是称。

科技巨头形成数据垄断 消费者维权难

无独有偶,4月21日,广州增城警方通报,17日22时增城区东江大道北发生一宗交通事故,经初步调查,车主驾驶小汽车搭载一名男乘客途经上述路径,车辆与右侧道路水泥隔离墙及另一汽车发生碰撞,车上男乘客当场死亡,随后车辆发生燃烧。

事发视频画面显示,该辆失事轿车为特斯拉旗下车型,特斯拉也回应确认该事故发生,但暂未确定失事原因,广州增城警方表示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值得一提的是,最近半年内,特斯拉进行了三次召回,分别是在2020年10月份、11月份以及今年2月份。特斯拉Model S、Model X先后因配件问题被召回,三次召回车辆规模分别为2.9万辆、870辆、3.6万辆。其中,在去年10月份特斯拉因悬架问题在中国市场被召回后,其对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否认其车辆悬架存在隐患,并表示出现损坏并非质量问题,而是部分中国车主滥用造成。

钟师表示,特斯拉作为新进入国内市场的车企,与其他老牌国际和国内企业相比,在理解国内社会文化和汽车消费者心理等多方面存在很大差距,更缺乏从内部管理流程上的专业应对机制,对品牌造成伤害。

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认为,在车辆质量问题上,特斯拉过于追求市场表现而轻视了品控管理,存在“重产能轻质量”的现象,在消费者服务方面,特斯拉常处于居高临下不予平等解决的态度,极大地影响了自身形象和用户体验。

也有分析人士指出,特斯拉之所以能够对问题的关键“顾左右而言其他”,根本原因还在于,对于用户数据的主权归属,目前在全球范围内也尚无定论。

据了解,特斯拉车辆的行驶数据,目前只能通过特斯拉后台查看,车主无法获取,政府相关部门也较难对此做出监管。这样一来,导致事故发生后,企业掌控着用户数据,在数据的收集和处理方面占据着绝对优势的地位,并且在缺乏有效的监管时,最终解释权往往只归特斯拉所有,造成车主维权难。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常务理事贾新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几年前引发广泛关注的大众“排放门”事件,彼时大众专门针对官方检测设置了作弊软件,导致第三方机构无法检测出问题,但实际行驶过程中确实存在问题。“如果特斯拉同样存在此类作弊行为,那么消费者即使花了钱找到第三方做检测,也无法检测出问题。”

有观点认为,用户与特斯拉们之间的争议,将是数字时代的企业所面对的新命题:当数字时代彻底颠覆了工业时代的规则体系,企业在权力与权利面前,究竟应该如何做出选择。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