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EP:中国已万事俱备,生效还需至少6个成员国批准

作者 | 江玮    编辑 | 郝洲

2021年04月22日 19:45  

本文2925字,约4分钟

“我最希望的是看到RCEP和TPP在将来某一个时期能够采取某一种形式融合在一起,成为亚洲太平洋地区最大的一个贸易协定,这应该是我们的努力方向。”龙永图说。

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明年生效的目标正在得到稳步推进。

去年11月,东盟10个成员国与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正式签署RCEP。RCEP的生效需要至少6个东盟成员国和3个非东盟成员国的核准。RCEP成员国致力于在今年完成核准工作,使协定能从2022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截至目前,新加坡和中国分别于今年4月完成了官方核准程序。泰国议会今年2月批准了协定,但尚未正式交存核准书。日本内阁于今年2月通过了协定,国会的审议工作从4月展开。

在今年博鳌亚洲论坛关于RCEP前景与影响的讨论中,中国财政部关税司司长蔡强表示,中国政府对RCEP非常重视,相关实施准备工作早已展开。其中货物贸易关税减让承诺表转换方案制定已完成;对于协定涉及的700多条约束性义务,87%已经具备实施条件,剩下13%在协定生效后也可以立即实施。“现在从中国来讲,是万事俱备,只等(协定)签署生效。”蔡强说。

中国商务部前副部长龙永图则表示,RCEP不是一个终点,只是一个开始。“希望能够以此作为开始,使得亚洲太平洋地区真正成为全球贸易和投资自由化规则和标准最高的一个地区。”

原产地累积规则

RCEP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自由贸易协定,15国经济总量占全球GDP的约三分之一。印度原本也是谈判成员之一,但中途退出。在龙永图看来,RCEP签署的时机有重要意义。去年新冠疫情席卷全球,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受到极大冲击和破坏,很多国家都在怀疑全球化向何处去。“在这样一个困难时期,亚洲太平洋地区15个国家签署RCEP,无疑给整个亚洲和世界带来一个非常重量信息,全球化还是有希望的,经济全球化潮流不可阻挡。”

从地理而言,RCEP的签署象征着全球经济重心已经转移到亚洲太平洋地区。龙永图表示,过去一二百年来全球经济和贸易的重心一直在欧洲和北美,这些年来全球经济贸易的重心逐渐转移到亚洲太平洋地区,但在RCEP出现之前,这一地区还没有一个自由贸易协定,因此RCEP的签署具有象征性的意义。

尽管东盟之前已经分别与RCEP的成员国达成了双边自贸协定,但蔡强指出,RCEP在涉及到的产品种类和开放程度上都有所突破,把15个国家整合在一起的区域协定将和双边协定一起简化企业享受协定的程序。

蔡强表示,在货物贸易方面实施原产地累积规则是RCEP的一个突破,这一规则将大幅降低各成员国享受货物零关税的门槛,使跨国公司在布局产业链安排时具有更大灵活自主性。

原产地累积规则是指在确定货物的原产地资格时,使用RCEP其他成员国的材料也可被视为该产品生产国的原产材料,从而使最终产品更易达到设定的条件,享受优惠关税。

RCEP在经贸规则推进方面体现的一个鲜明特点是以发展为导向的规则和以标准为导向的规则并行推进。蔡强表示,发展为导向的规则主要照顾各个成员国的发展需求,而标准为导向的规则侧重的是对标国际高标准的经贸规则。

RCEP的15个成员国中既有发达国家,也有发展中国家,还有最不发达国家。“把这些差异性很大的国家凝聚在一起,在规则谈判中兼顾统一性和包容性……这可以说是为全球经济治理和未来国际经贸规则谈判树立了一个解决方案。”蔡强说。

RCEP与CPTPP融合前景

在推进RCEP的同时,中国也对参与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表示了兴趣。去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亚太经合组织第二十七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发表讲话时说,中国将“积极考虑加入”CPTPP。

CPTPP的前身是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在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执政期间,美国在谈判中发挥了主导作用。但在特朗普上任之后,他宣布美国退出TPP,余下成员国经过重新谈判最终达成了CPTPP。这一贸易协定于2018年12月30日正式生效,成员国包括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智利、新西兰、新加坡、文莱、马来西亚、越南、墨西哥和秘鲁11个国家。CPTPP成员国的经济总量占全球GDP的13.5%,在美国退出前,这一比例为40%。

龙永图希望亚太地区的贸易和投资自由化能够出现美国重新回到TPP和中国做出最大努力参加TPP的局面。“我最希望的是看到RCEP和TPP在将来某一个时期能够采取某一种形式融合在一起,成为亚洲太平洋地区最大的一个贸易协定,这应该是我们的努力方向。”龙永图说。他表示如果美国对整个亚太地区的区域合作采取积极的态度,RCEP和TPP融合的前景将是水到渠成。

在目前RCEP的成员国中,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文莱、马来西亚和越南也同时是CPTPP的成员国。

CPTPP中涉及的国有企业和环境标准曾被认为是中国加入的难关,但龙永图表示,这几年中国国有企业改革已经有很大变化和进展,如果通过TPP可以推动国有企业改革进一步深化,这对国内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中国对碳达峰、碳中和提出明确时间表则说明中国在环保问题上也可以跟其他发达国家一样采取行动达到巴黎协定的要求。

意大利经济发展部前副部长米凯莱·杰拉奇对《财经》记者表示,如果是在十年前谈论中国加入TPP会有更多担心,因为当时中国国有企业可能还未做好准备,但如今中国已经进行了一些改革,使这些企业更能适应国际挑战。

“中国在努力让国有企业变得更加高效。当你想让某个事物变得更高效,你可以做两件事情,要么改善公司的表现,要么增加竞争,也就是推拉效应。中国已经改善了国有企业的效率,现在想要加入竞争因素。”杰拉奇说。

中国正在主动探索和实践对接高标准经贸规则。商务部副部长钱克明在博鳌亚洲论坛全球自由贸易港发展趋势分论坛的发言中表示,去年中国提出积极考虑加入CPTTP,海南自贸港作为高水平开放的自贸试验田,将主动对接先行先试,充分发挥压力测试的作用。

通过参与CPTPP谈判还可以解决中国在20年前入世谈判中未能解决的一些问题,比如金融业的开放。“这些年来我们通过自主开放,金融业服务业已经有了很大的发展,但是比起全球金融开放程度来讲,我们还会有一定的距离。所以我认为以开放倒逼改革,这是一个永恒的真理。”龙永图说。

加入CPTPP在某种程度上被认为是中国的“二次入世”。作为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谈判代表,龙永图表示,二十年前加入世贸组织留给我们的一个最大经验就是中国人是不怕竞争的。“当我们加入世贸组织时,很多部门和行业特别害怕,那时就是所谓狼来了,但通过二十年,我们中国各个行业通过开放和内部的改革,竞争能力大大加强。”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郑永年表示,东北亚经济体在贸易活动上并不比欧盟和北美差,但制度化的约束比较少,RCEP将是亚洲地区经贸制度化的第一步。

“很多地方我们为什么要怕标准,怕规则……实际上我们的实践已经包含规则和原则标准的东西,为什么不说出来呢?我认为这是我们通向CPTPP第一步。”郑永年说。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