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汽车两基地或面临停产 全球性芯片短缺“短期内不会有改善”

来源 | 财联社 作者 | 徐昊     

2021年04月24日 09:10  

本文2653字,约4分钟

4月24日,财联社记者从接近长城汽车相关人士处获悉,受芯片供应短缺影响,长城汽车遭遇产能瓶颈,5、6月份重庆永川、保定徐水两大生产基地将面临停产,波及包括哈弗H6、长城炮、坦克300在内多款热门车型。

长城汽车或因此成为继蔚来汽车之后,第二家被曝因芯片短缺而停产的自主品牌。不过因体量较大,长城汽车的受影响程度比蔚来汽车更为严重。

截至发稿,长城汽车官方尚未对这一消息做出回应。

事实上,全球范围内的各大车企停产、减产风波颇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从最近两天多家芯片企业的表态来看,芯片短缺问题很难在短期内解决。

热门车型受影响

此次长城汽车或将停产的两大生产基地均是长城汽车的核心产地。其中,长城重庆永川生产基地生产主要生产长城炮系列皮卡、SUV等车型,规划年产能为16万辆,生产坦克300的生产线年产能为5万辆。

此次受影响的保定徐水基地,主要生产哈弗系列车型和WEY品牌系列SUV,产能达到75万辆。

坦克300自去年12月上市以来表现抢眼,1-3月累计销量达14323辆。甚至由于积累订单较多,导致消费者车辆等待周期过长,长城汽车曾发布了“坦克300暂停接单通知”,决定自3月28日暂停接单,并“对工厂进行停线提产改造”。随后在4月15日,长城汽车决定坦克300与4月19日12时正式恢复线上预订。

在坦克300试水成功后,长城汽车在2021上海车展上宣布将坦克品牌正式独立,并发布了坦克700、坦克800两款新车。由此可见,长城汽车对于坦克品牌寄予厚望。

然而,在恢复预定仅几天后,坦克300或再度因芯片短缺而停产。

值得注意的是,2021上海车展上,长城汽车还发布十余款全新品类车型。据长城汽车此前介绍,长城汽车90%车型已实现L2级智能辅助驾驶功能,今年起,所有新上市的车辆都将实现车联网功能。

伴随旗下车型智能化需求增强以及自动驾驶水平的提升,长城汽车的芯片缺口被进一步扩大。

在去年发生芯片短缺初期,行业人士普遍对这一问题比较乐观。但在4月,中汽协再度预计,芯片短缺对中国第二季度汽车生产的负面影响将大于第一季度。而乘联会也于最近发文称,芯片短缺在二季度逐渐开始对终端销售带来一定影响。

以上多款热门车型均受波及,或将对长城汽车的销量以致业绩表现造成较大冲击。按照此前计划,坦克品牌今年计划在国内销售10万辆。

“缺芯”危机持续蔓延

除长城汽车以外,在国内自主品牌中,蔚来汽车不久前曾因芯片短缺停产五天。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在上海车展期间表示,“(‘缺芯’)问题还是很严峻”;而哪吒汽车CEO张勇也对记者直言,“哪吒不得不放弃对公订单,一季度影响达6000辆。”

芯片短缺问题在全球范围内对车企的冲击更为明显。福特欧洲工厂、捷豹路虎英国工厂及大众捷克工厂,均因芯片短缺,在当地时间4月23日先后宣布将对旗下工厂停产或部分停产。

日本三菱汽车也在同日宣布,下个月将在全球范围内削减多达16000辆汽车的生产,按1、2月产量估算,5月受影响的产量约占其总产量的五分之一;戴姆勒则在前一天表示将削减多达18500名员工的工作时间,并暂停了德国两家工厂的生产。

“就目前形势而言,芯片短缺恐无法在短期内得到缓解。”有行业人士认为。

车规级芯片主要供应商博世在4月22日发布一季报后表示,预计公司今年的销售和利润将增长,但同时警告芯片已影响全球汽车生产。

“短期内不会有改善。”博世在一份声明中称,公司的首要任务是解决当前问题。博世首席执行官Volkmar Denner则表示,博世位于德国德累斯顿的新芯片工厂的生产将于今年9月开始,比原计划提前三个月,但这依然无法解决供应链瓶颈问题。

在博世做出上述表态的第二天,作为重要芯片代工厂的台积电于4月23日发布声明,董事会批准了28.87亿美元的资本计划,用于安装成熟的技术产能。台积电发言人称,此举旨在满足不断增长的结构性需求,并缓解已从汽车芯片扩展到全球半导体行业的全球芯片供应挑战。

按照台积电的规划,额外的芯片产能计划于2022年下半年开始量产,到2023年中将达到40000片提供给全球客户,而急需的28纳米产能将尽快部署。

优化供应链管理或为上策

梳理已在全球持续近半年的芯片供应危机不难发现,其对体量更大和供应链议价能力较弱的车企影响更大;相反,强化对供应链管理的企业则受冲击较小。

由PSA和FCA在今年1月合并而成的Stellantis集团便是最好的例证。这一去年全球销量超800万辆的车企集团,在北美、欧洲等主要市场的生产均因“缺芯”而受到影响,但在中国市场,因旗下合资公司神龙汽车和广汽菲克产销规模不大而“幸免于难”。

“芯片短缺问题对于我们在中国的运营来说影响非常有限、非常小。”Stellantis集团全球执委会成员、中国区首席运营官奥立维告诉记者。

“幸免于难”的还有宝马,但原因却不尽相同。

“在芯片供应方面,我们在全球范围内很早就已经完成下单,每天都在监控、管理供应情况,目前没有因为缺芯而发生停产。”宝马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高乐对财联社记者表示。

这场席卷全球的供应链危机,也引发了车企高管的反思。

“这可能是我见过的‘最大的供应链危机’,一如疫情流行初期一样可怕。”福特汽车吉姆·法利(Jim Farley)在美国当地时间4月23日表示,这场危机促使福特重新思考如何采购芯片等关键零部件,“过去几周我一直在对其他行业的芯片供应进行研究,以吸取经验。

在经过一番研究后,法利得出了一些关键信息,包括:大多数行业对芯片等关键配件使用安全库存,另外保持多样化的供货渠道,同时很多公司提前几年支付订购芯片的费用。“这些经验值得汽车产业学习。”法利表示。

除了对供应链管理,危机来袭后的应对措施也可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损失。

在现代汽车发布今年一季度财报后,有韩国分析师认为,虽然现代可能因芯片短缺在第二季度削减部分产量,但或不会受到太大影响。“这是因为强劲需求支撑的有利市场环境,以及高利润汽车销售提振的平均销售价格,可能有助于抵消产量下降的影响。”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