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长赐号”搁浅看全球化遇阻

《财经》杂志   文/拉里·哈瑟维(Larry Hatheway) 亚里克斯·弗里德曼(Alex Friedman) 编辑/ 郭力群     

2021年8期 2021年04月26日出版  

本文453字,约1分钟

虽然“长赐号”已经成功脱险,但对全球经济而言,消除对逆全球化、闭关自守、自给自足的幻想是更加艰巨且长期的任务

大型集装箱船“长赐号”(Ever Given)在苏伊士运河的搁浅不仅仅是一个航运难题,也是当下这个时代的一个隐喻,以一种戏剧性的方式揭示了已经出现的问题和未来可能出现的问题。

在开阔的水域上,“长赐号”蔚为大观,满载着堆积如山、色彩斑斓的集装箱,驶向世界各地,如船名的字面意义所言,它就像是全球化经济的一个象征。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每一个我们手指所触碰到的东西,无论是手机、电脑键盘,还是服装、家具,或是汽车方向盘、运动鞋,这些东西在从工厂到进入消费者家门前都会经历在集装箱中的一段时间。

“长赐号”从船头到船尾彻底堵住了苏伊士运河——后者既是人类最伟大的工程壮举之一,也是最重要的交通运输水道。因此,“长赐号”的搁浅也成了全球化进程遇阻的一种表现。虽然“长赐号”已经脱困,但对于全球供应链而言,要消除此次事件带来的影响却需要更长时间,也不会很快被人们遗忘。

... ...

您看的此篇文章是收费文章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阅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