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啰出行IPO:成于阿里,困于阿里?

作者 | 张文勇     

2021年04月28日 13:14  

本文2535字,约4分钟

你的小黄车的押金退了吗?最后一次骑摩拜是什么时候?画面中是一张2018年拍摄的照片,距离现在差不多3年,但你是否会有种时空错乱感,因为你现在日常看到的画面应该是这样的。曾经遍地开花的共享单车,要么被收购,要么破产倒闭,即便曾经的王者摩拜和ofo也不能例外,最终突围的只有三家:阿里系的哈啰,滴滴系的青桔,以及美团单车。所以你得出了什么结论?

大家好,我是财经新媒体大勇,本期视频继续我们的IPO观察之路。

今天我们的主角是哈啰出行,4月24日正式提交招股书,拟于纳斯达克上市。作为共享单车第一股,这家企业成色如何?用一句话概括就是:成于阿里,困于阿里。

斯坦福大学博士罗小渠先生在早前文章里提出过一个观点:小公司的最好结局就是成为大公司生态的一部分,因为未来是商业“生态战”的时代。以哈啰单车为例,能够在惨烈的共享单车大战中胜出,关键的一步就是在2017年引入了蚂蚁金服,加入了阿里的生态系统。借此不仅能享受到支付宝带来的导流和“免押”服务,更能在多轮融资中靠蚂蚁金服完成输血扩张。按照艾瑞咨询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以骑行量计,哈啰是2020年中国境内排名第一的共享自行车提供商。当此之时,蚂蚁集团已经间接持股36.3%,成为哈啰出行的第一大股东。这也就是我说的成于阿里。

如今的哈啰、青桔、美团,基本上能存活下来都是因为嵌入了不同的生态圈。对于普通人来说打开支付宝、微信或者美团扫一扫就能完成骑行,但这对于共享出行公司来说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因为共享单车目前并不赚钱,而加入生态意味着这些流量“又为他人做了嫁衣”,所以当小公司成为大公司生态一部分的同时,又受困于这个生态。

哈啰出行招股书中,将自行车和电动车统称为共享两轮车服务,在财报中,2020年营业收入60.4亿,其中共享两轮车服务55亿,占比91%。但如果我们再仔细看,会发现共享两轮车成本高达51.4亿,算下来毛利率仅6.7%。如果再算上3.6亿的营销费用、7.7亿行政开支和6.8亿的研究开发费用,很难有不亏钱的道理。对此,我们联系了哈啰出行的工作人员,求证自行车和电动车两者的营收和成本占比分别为多少,对方表示拒绝披露。但普遍的共识是共享电动车需要更多的前期投入和运营成本,如果哈啰参与下一步的电动车大战,必然进一步挤压现金流。

更重要的是,共享单车大战结束也就意味着这个市场开始进入稳定期。招股书显示哈啰已经在全国300多个地级以上城市部署了超1000万辆自行车或电动车,但骑行次数却在下滑,2020年骑行次数比2019年减少了5亿次,其中自行车出行同比下滑16.7%。而之所以能在2020年实现营收增长的原因就在于涨价,每QTU的GTV在2020年第四季度同比增长了27.6%。

所以摆在共享出行企业面前的出路只有两条。要么继续涨价提高利润空间,要么想办法借流量优势拓展更多业务。共享经济涨价并不新鲜,滴滴出行曾在网约车大战结束后提价,共享充电宝的涨价更是曾引发了央视的关注。哈啰出行在招股书中也提到未来有涨价的空间。但与充电宝的类刚需不同,共享单车与网约车类似,面对的是城市原有交通的竞争。以北京、上海等城市公共交通体系为例,每公里出行价格在2元左右。如果共享单车继续提价,很可能脱离基础出行需求,进一步导致用户流失。

共享单车不赚钱,但有着巨大的流量,这也是引来越多越多互联网巨头参与的原因。上一期节目我们讲过水滴公司是一家披着公益外壳的保险中介公司,背后就是在通过一个不赚钱的水滴筹完成流量引入。共享单车领域青桔内嵌了滴滴金融服务,而美团单车更是可以做到无缝衔接。在招股书中,哈啰出行将其称之为“飞轮”,即通过共享单车将用户引向其它服务,比如电动车、顺风车等,除此之外在去年APP还上线了本地生活服务,可以订酒店、送货等,也有专门的“驿站”内容社区板块,努力做好流量转化,避免“用完即走”的尴尬。

但致命的问题在于,流量是属于谁的?

早前,Quest Mobile研究院发布的《中国互联网2018年度大报告》显示,哈啰出行有近6成的流量来自支付宝小程序,而此次招股书中哈啰出行将其表述为:“尽管近年来我们一直在减少对使用支付宝作为流量获取渠道的依赖,但作为广泛使用的数字支付应用程序,支付宝为我们的平台带来了大量流量。”对此我们向哈啰出行工作人员求证具体数值变化,对方表示以招股书为准。

在支付宝APP的首页中,有一个单列的出行板块,而在新发布的单车中也提示消费者骑行可以获得蚂蚁能量。蚂蚁和哈啰借此完成了线上线下的流量互通和生态互享,但这也就意味着哈啰出行与蚂蚁有竞争性的本地服务较难获得支持。

事实上,从2020年的营收来看,与阿里生态有补充作用的顺风车业务实现了快速增长,在2020年实现4.6亿的营收和3.8亿的毛利润,以83%的高毛利率贡献了哈啰出行一半的毛利润。但与阿里生态有一定竞争作用的本地服务过去一年并没有带来多大的营收,而在支付宝小程序中,也仅为哈啰出行开放了单车和顺风车等出行服务。不过,顺风车行业虽然高毛利,但空间仍然有限。4月初顺风车第一股嘀嗒出行更新招股书,拟于港交所上市,材料显示嘀嗒出行在2020年营业收入7.91亿元,净利润3.43亿,相比之下与单车体量差距仍然巨大。所以,哈啰如果想“独立”,亟需寻找到更好的变现路径。

最后,此次哈啰出行赴美上市的一大背景是缺钱了。2019年后哈啰并未再获得新的融资,

从招股书来看,截至2020年末现金短债比为0.56,现金及等价物仅有8.3亿元,过去一年净亏损11.3亿。也就是说如果不通过上市或其它手段获取更多的融资,哈啰单车未来一年的经营必然受到巨大的影响。

随着一场场大战结束,共享经济企业开始了新一轮的上市风潮,是资本的适时退出还是奔向下一个风口?早前共享办公优客工厂、共享充电宝企业怪兽充电上市后,并没有得到资本市场的追捧。而此次哈啰出行会有哪些变化?

我是陪你一起看财经的大勇,关注我,了解更多投资知识。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最新评论
  • 131****9492
    17小时前
    小公司的最好结局就是成为大公司生态的一部分,因为未来是商业“生态战”的时代。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