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瞒豹”的风险与收益算计

作者 | 《财经》新媒体主笔 十年砍柴    编辑 | 蒋诗舟

2021年05月11日 12:51  

本文2386字,约3分钟

自五一长假至今,杭州野生动物园金钱豹外逃而引发的悬疑剧一直在上演。情节变化颇多,真相迷雾重重,一件看上去并不复杂的安全生产事故硬是在全国人民的眼前成了“罗生门”。豹子是什么时候逃走的?究竟是三只豹子还是四只豹子?抓回来了几只?在资讯如此发达的今天,这种基本信息在互联网上变幻不定,让公众一头雾水。

昨天杭州市有关部门联合召开了新闻发布会,算是给出了权威的答案:3只亚成体金钱豹于4月19日上午10时许,从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的动物隔离区逃逸,4月21日野生动物世界自行组织搜捕,麻醉捕回1只金钱豹。当地政府组织的搜捕队伍于5月8日下午成功捕获了另一只。目前正在全力、全时段搜捕最后一只在逃金钱豹。

野生动物园瞒报的动机,此前早就被公众猜中了。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张某全在事发后召集公司管理层人员进行商议,认为若如实对外公布、上报主管部门将严重影响动物世界五一期间营业,故决定隐瞒不报,并私下自行开展搜捕。

公众纷纷惊呼,这野生动物园的管理者是吃了豹子胆么?凶猛的大型猫科动物逃走,他们竟然敢瞒报。这连《水浒传》中阳谷县的官府都不如,景阳冈有吊睛白额猛虎伤人,官府尚且张贴告示,提醒过往客商必须在每天特定时间结伴通过。

园方“瞒豹”的行为确实太恶劣了。早在五一长假前,就有当地居民看到了豹影,一些人以为是野生的,以此来说明当地生态环境好转。在五一长假后,更有茶农用手机拍摄到金钱豹,附近别墅区的摄像头也拍到了豹子。在媒体的质疑和当地主管部门的询问下,野生动物园管理方仍然嘴硬,矢口否认。想象一下,还有两只金钱豹在野生动物园周边山林里转悠时,每天数万游客却一无所知,带着孩子兴高采烈地进园参观。

“瞒豹”的缘由很简单,诚如网络上有人揶揄:金钱豹逃走了,园方把“豹”字死死地捂住不让人看,就只剩下“金钱”二字。瞒豹,无非是为了钱。

阳谷县的官府则没有隐瞒老虎伤人的利益动机。景阳冈伤人的老虎是野生的,不是他们豢养因看管不力逃走的,他们没有责任;景阳冈又不是游客喜欢去的名胜地,阻止行人独身经过并不影响谁的收入;而若在猛虎伤人后不及时提示过往商旅,再有人被伤害地方官府要被追责。

杭州野生动物园三只豹子逃逸的情形完全不一样,管理方有着强烈的瞒报利益动机。有人会问,这么大的事,哪能瞒得住?他们这不是利令智昏么?利益令园方瞒报,这不假,但他们未必“智昏”,而是在决定瞒报之前,经过一番认真的风险与收益算计。

据媒体透露,这个五一小长假该野生动物园游客超过10万。该园成人票价格220元,学生票180元,光门票收入就有两千万元左右,还有其他的衍生收入。由于中国对新冠疫情的有效控制,今年五一前,各地文旅部门都已料到这个小长假一定会出现游客补偿性井喷。就在小长假到来之前,三只豹子走丢了,如果按法规及时上报,那么肯定会被要求闭园整顿,先找回逃走的豹子。这个本可以大挣一笔的小长假,收入很可能是负数。

那么瞒报的风险呢?野生动物园的管理团队肯定也进行过一番分析。他们大概认为三只亚成体金钱豹(还没有完全成年,相当于人类的半大小子)逃出去对公共安全造成伤害的概率不高,如后来园方的道歉所说,“因考虑到出逃的未成年金钱豹攻击性较弱”。所以他们决定瞒住主管部门和公众,私下里去找。自己能找回当然谢天谢地,即使不能全找回,两三只豹子消失在茫茫林海,又有谁知道呢?只要公众不关注,等到时过境迁,豹子饿死在山林,这事就过去了。至于园方道歉中说“担心事件公布会引起恐慌”,是睁眼说瞎话,他们担心的是公布后没游客来了,错过了黄金假期;担心被有关部门追究责任。

如果不瞒报,就得眼睁睁看到数千万的收入打水漂,而且企业管理者将受到追责;而瞒报固然存在风险,但一旦瞒住了,就万事大吉。一边是眼前看得见的收益,一边是并未明确的风险,那么经营者会怎么选择?希望他们能靠道德的自觉抵制住利益的诱惑?显然不靠谱。这就是一些地方安全生产事故发生后,企业乃至当地管理部门瞒报的根本原因。

今年1月10日,山东栖霞市一个金矿发生爆炸,22名矿工被困井下。栖霞市市委书记、市长得知后,认为被困人员获救的可能性较大,作出暂不上报、自行组织救援的决定,错过了上级部门尽快提供救援的最佳时机,最终造成10人死亡,1人失踪,直接经济损失6847.33万元。栖霞市领导瞒报矿难的动机和杭州野生动物园管理者“瞒豹”动机如出一辙。

有人可能会问,现在通讯技术这么发达,人人都有摄像头,人人都能上网发言,这样的事故瞒得住么?多数人做出选择,往往凭借自己知晓的经验,如果根本瞒不住,那么世上就不会有瞒报。科技的发展对促进信息传播作用甚大,但科技不是万能的,科技的威力完全可以被人为地抵消。杭州野生动物园的“瞒豹”让网友对成语“管中窥豹”作出新的解释:对信息进行有效管控下,人们去窥视豹子。

应该说在这件事的处理上,杭州市有关部门的态度是明确的,措施是及时的。该野生动物园法定代表人、总经理等五人已以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犯罪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设想一下,如果杭州野生动物园管理方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三只豹子很快找回来了,或者他们能量足够大使当地有关部门如山东栖霞市的主要领导那样配合他们“瞒豹”,这事未能引发舆情,是不是就过关了呢?

若没有人为因素的干扰,在到处摄像头、人人有手机、人人可上网发言的当下,类似矿难和豹子逃逸的事是很难给瞒住的。只有出了事根本瞒不住,而刻意隐瞒的风险很大,那么谁也不敢瞒,因为瞒了没有好处只会受到更重的处罚。若此问题不解决,“瞒豹”恐难杜绝。

财经号所发布文章之版权属作者本人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财经》立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