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们”股价集体腰斩,新能源股“不香了”?

作者 | 吴晓宇    编辑 | 李欢欢

2021年05月14日 17:24  

本文3055字,约4分钟

“正趋于回归理性。”

在2020年“春风得意”的多支新能源股,近来却惨遭“水逆”。

自2020年1月25日创下900.40美元/股的历史最高价后,特斯拉股价一路下探,截至美东时间5月12日收盘,其股价为589.89美元/股。近四个月,其股价跌幅约35%,市值蒸发约3000亿美元,相当于跌去了约3.8个通用汽车的市值。尤其在近一周,特斯拉股价更是大跌约12%。

“新造车三剑客”和比亚迪的股价也在一周内集体大跌,股价相较三个月前的高位点均接近腰斩。

截至美东时间5月12日收盘,蔚来股价下跌3.44%,报33.67美元/股,相较于今年2月9日62.84美元/股的高点,股价下跌46%。

另两家新造车的股价更是向破发线逼近。美东时间5月12日收盘,小鹏和理想的股价分别为24.74美元/股、17.78美元/股,两者上市时的发行价分别为15美元和11.5美元。今年2月9日,小鹏和理想股价曾分别达到48.75美元/股和31.870美元/股的高点,也就是说,短短三个月间,小鹏与理想的股价几乎惨遭腰斩。

另一支备受关注的新能源股比亚迪同样经历了暴跌。其股价从2月3日的最高点273.37元持续下滑,5月13日收盘股价报收148.99元/股,三个多月股价跌幅超45%。

过去一年,新能源股在资本市场备受追捧,几个造车新势力甚至把传统造车巨头“摁在地上摩擦”。蔚来股价曾飙涨1243%。

如今,新能源股的黄金时代要结束了吗?

特斯拉受个体因素影响明显

虽然一周内股价集体跳水,但特斯拉和其他造车新势力股价下跌的原因却不尽相同。

“特斯拉下跌和近来的负面舆论脱不开关系,主要是个体原因;而造车新势力股价下滑主要是受大盘的影响。新能源市场的泡沫太大了,现阶段逐步回归理性是一件好事。”国泰君安证券分析师张楠告诉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

自从在2021上海车展遭遇“车顶门”维权事件,特斯拉面对的麻烦事便一件接着一件。

5月11日,据路透社报道,特斯拉暂停其上海超级工厂的增资扩建。消息人士称,如今中国出口到美国的汽车仍要被收25%的关税,导致特斯拉收缩上海工厂建设计划。对此,特斯拉向媒体回应称,“上海工厂在按计划进展中,现阶段没有什么可以对外公布的。”

图片

特斯拉上海工厂内景 来源:特斯拉官方

特斯拉产能目前仍处于爬坡的关键阶段,上海超级工厂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特斯拉在今年第一季度财报中介绍,上海工厂现有产能45万辆,约占其全球产能的42.86%,“上海超级工厂的Model Y生产爬坡进展顺利,预计将继续增加季度产量”。如果上海超级工厂暂停增资扩建,势必将影响特斯拉产能攀升。受该消息影响,特斯拉股价一度下挫5%。

产能扩充受挫,特斯拉的销量下滑也引起了外界关注。

据乘联会数据显示,今年4月,特斯拉在华销量为2.58万辆,相比3月的3.55万辆,大幅减少近1万辆。

特斯拉官方向未来汽车日报回应称,“为提升生产效率和品质,上海超级工厂Model Y生产线在4月份曾停产两周以升级产线设备,因此,销量产生波动。”

官方虽如此解释,外界却仍将其销量下滑与近来一系列负面事件联系起来。近一个月来,特斯拉车主频频发生交通事故,在苏州、广州、青岛、韶关等地发生车辆失控事件,持续引发热议。

眼看特斯拉在中国市场深陷舆论风暴,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却置若罔闻。在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只字未提一系列负面事件。5月8日,马斯克在美国娱乐综艺节目周六夜现场中甚至强调,“上海超级工厂出产的汽车质量很高”。

新势力受大盘波及

剔除特斯拉个股因素,对于整个新能源行业而言,股价正趋于回归理性。

“补贴进一步退坡,虽然幅度不是特别大,但对市场仍有一定影响。近段时间芯片短缺、原材料涨价,也导致行业估值承压”,中金公司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分析道,“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股价相比基本面过高,必然存在回调”。

股价虚高,也体现在与高股价并不相称的销量层面。今年一季度,蔚来、理想和小鹏的交付量分别为20060辆、13340辆和12579辆,同比均呈现增长态势。即便如此,这与传统车企的体量仍差距甚远。部分热销车型单月销量都足以碾压“蔚小理”一个季度的努力。

曾成功预测2007年美国房地产泡沫的著名空头Michael Burry分析认为,特斯拉的市销率达到18,而汽车行业平均为0.35,“这家公司是一个巨大的泡沫”。

不过,中金公司上述分析师认为,与传统车企不同,去年新造车股价疯涨,是源于资本市场看好其科技属性。现在,传统车企正在加速向电气化转型,不断加码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投资人有了更多选择”。这是新造车股价集体跳水的一个原因。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持有同样的观点,他告诉未来汽车日报,“转型成功的传统车企会分走特斯拉的光环,市场对特斯拉的预期也会逐渐下降,资本市场的看法也会发生变化。”

以大众为例,据德银介绍,截至今年3月中旬,大众股价在德国法兰克福交易所上涨了57%,同期特斯拉股价下跌了7%。德银分析师Tim Rokossa分析称,“随着大众ID.4在全球范围上市,大众的电动车交付量最快将在明年超过特斯拉。”

2021年仍是景气大年

虽然近段时间股价遇挫,但并不代表新能源股沦为“资本弃儿”。

“本次股价回调或许也是短期波动”,张楠表示,毕竟新能源汽车市场正在从政策驱动向市场驱动转变。中汽协数据显示,今年4月,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为20.6万辆,环比下降8.7%,同比增长180.3%。中汽协此前预计,2021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增长40%。

新造车们也踏上良性发展的轨道。自去年以来,上述车企大多有序运行,现金储备较为丰厚。基本上告别了过去“融一笔钱,过一阵子”的拮据。

2021年一季度财报显示,截至一季度末,特斯拉和蔚来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储备分别为17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94亿元)、475亿元人民币。小鹏汽车现金储备为362亿元人民币。

不仅如此,特斯拉已经进入盈利状态,蔚来、理想和小鹏虽仍然亏损,但毛利率却稳步提升。

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特斯拉净利润达到4.3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8.41亿元),创下历史新高。其中,特斯拉最重要的汽车业务收入为90.02亿美元,同比大涨75%。

同一时期,蔚来整车销售毛利率达21.2%,综合毛利率达19.5%。这两个数据较2020年四季度分别提升4个、2.3个百分点。小鹏汽车毛利率达11.2%,环比增长3.8个百分点。

擅长打造汽车智能化优势的新造车,已经发起新一轮攻势。在2020 NIO Day上,蔚来发布了最新的自动驾驶技术。小鹏宣布,将从2021年生产的量产车型开始升级自动驾驶软件和硬件系统,并采用激光雷达技术提高相关性能。

“全球新能源汽车步入高速成长阶段,维持2021年景气大年的判断,当前时点继续建议把握全球电动化供应链优质标的机会。”中信证券在最新的报告中表达了对新能源市场的信心。

财经号所发布文章之版权属作者本人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财经》立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