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金融协会提示:虚拟币不是真货币、合同不受法律保护

作者 | 《财经》记者 唐郡   编辑 | 袁满

2021年05月19日 19:01  

本文2852字,约4分钟

《公告》指出,虚拟货币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是真正的货币,不应且不能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无真实价值支撑,价格极易被操纵,从司法实践来看,虚拟币交易合同不受法律保护。

比特币(BTC)、狗狗币(DOGE)等虚拟货币的热炒再度引起中国三大金融协会注意。

近日,特斯拉CEO马斯克一改往日支持态度,宣布停止接受比特币作为购买特斯拉的支付手段。比特币价格应声下跌超15%,而其表态支持的狗狗币价格大涨。宣称“去中心化”的虚拟货币价格却不断随部分大额持有者的态度而波动。

5月18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公告》(下称《公告》)提示虚拟货币相关风险。

《公告》指出,虚拟货币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是真正的货币,不应且不能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并且,虚拟货币无真实价值支撑,价格极易被操纵,相关投机交易活动存在虚假资产风险、经营失败风险、投资炒作风险等多重风险。同时,《公告》强调,从司法实践来看,虚拟币交易合同不受法律保护。

“虚拟货币波动剧烈,难以通过传统投资方法进行分析,同时也存在一定信息不透明等,并不适合普通投资者。”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向《财经》记者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多位研究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公告》内容实际上是在重申此前中国人民银行等监管部门发布的相关的风险防范要求。“这个通知并非提出新规定,只是再次强调此前的要求。”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兼职研究员董希淼指出。

对于协会重申风险的原因,一名接近协会的知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或与“虚拟币炒作和洗钱、赌博风险”有关。5月16日,合肥警方破获一起利用虚拟货币洗钱的案件,涉案资金来源为涉网络赌博、网络诈骗资金,流水达上百亿元。

海外实时行情数据显示,截至5月19日下午13点10分,比特币价格跌破4万美元,为3.95万美元/枚,24小时跌幅12.84%;狗狗币价格逼近0.40美元,24小时跌幅超18%。

虚拟币暴涨暴跌引风险提示

2021年年初以来,比特币、狗狗币等虚拟货币价格波动上涨,前者价格从不到3万美元一度上涨至超过6万美元,当前回落至约4万美元;后者则从0.0047美元左右一度拉升至0.6818美元,涨幅超140倍,当前价格回落至0.49美元左右,年内涨幅仍超100倍。

涨幅惊人的同时,以比特币、狗狗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涨跌频繁,价格波动剧烈。北京时间4月18日,比特币(BTC)价格单日下跌逾15%,24小时内超47万人“爆仓”,爆仓金额超61.64亿美元。而狗狗币曾出现单日涨幅超200%的暴涨行情,也曾出现单日下跌超40%的暴跌行情。 

周茂华表示,从虚拟货币表现看,虚拟货币持续暴涨难以从传统的基本面、估值方法进行分析,其更像是另类投资(机)品,主要受全球流动性泛滥、全球“资产荒”和财富分配不平衡推动,更倾向于一种另类投机工具,且“并不适合普通投资者”。

5月18日,互金协会等三大协会发布的《公告》表示,近期,虚拟货币价格暴涨暴跌,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活动有所反弹,严重侵害人民群众财产安全,扰乱经济金融正常秩序,提示虚拟货币交易炒作相关风险。

《公告》指出,“开展法定货币与虚拟货币兑换及虚拟货币之间的兑换业务、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虚拟货币、为虚拟货币交易提供信息中介和定价服务、代币发行融资以及虚拟货币衍生品交易等相关交易活动,违反有关法律法规,并涉嫌非法集资、非法发行证券、非法发售代币票券等犯罪活动。”

同时,《公告》要求金融机构、支付机构等会员单位不得开展与虚拟货币相关的业务,互联网平台企业会员单位不得为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提供网络经营场所、商业展示、营销宣传、付费导流等服务。
对于消费者,《公告》提示,“虚拟货币无真实价值支撑,价格极易被操纵,相关投机交易活动存在虚假资产风险、经营失败风险、投资炒作风险等多重风险。从我国现有司法实践看,虚拟货币交易合同不受法律保护,投资交易造成的后果和引发的损失由相关方自行承担。”

涉洗钱、赌博风险

“这个通知并非提出新规定,只是再次强调此前的要求。”董希淼表示。多位研究人士亦向《财经》记者表达了类似看法。

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该公告中已经指出“虚拟货币不具有货币属性”,“代币发行融资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等虚拟货币相关风险。

“从协会的角度来说,只能在官方前期确定的口径下发布风险提示,”接近上述协会的知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协会这会儿出提示也应该是监管的要求。”实际上,在2018年前后,互金协会等行业自律组织已多次发文提示相关风险。本次协会重申虚拟货币风险,该人士表示,或与“虚拟币炒作和洗钱、赌博风险”有关。

5月初,此前一直表态支持比特币的特斯拉CEO 埃隆·马斯克忽然态度转向,以“开采比特币不利于环保”为由关停购买特斯拉的比特币支付通道,并声称最终会再次接受某种形式的加密货币来购买特斯拉。此举导致比特币价格下跌超15%,同时其近期频频发声支持的狗狗币则出现大幅上涨,市场对马斯克操纵相关虚拟币价格的指责不断。

5月16日,合肥警方破获了一起利用虚拟货币洗钱的案件,嫌疑人利用实名制账户接受上游金主转来的涉电信诈骗、网络赌博等各类违法犯罪资金,扣除自己应得的手续费后,在网络平台内购买相等值的比特币或泰达币,再将虚拟币转到对方指定的电子钱包内,达到将犯罪所得洗白的目的。据悉,涉案流水已经上百亿元。

此外,虚拟币炒作引发的大规模“挖矿”活动一直备受争议。所谓“挖矿”,是指利用计算机显卡、硬盘或专业设备不断运行特定算法,并获得算法奖励的过程,奖励就是虚拟货币。“挖矿”活动需要消耗大量电力,据剑桥大学关于比特币电力消耗的最新算法统计,比特币“挖矿”每年消耗的电力达到约1213.8亿千瓦时,超越全球160多个国家的年耗电量,与荷兰相仿。

此前,虚拟货币“矿场”通常设在四川、内蒙古等电力能源较丰富的地区,但因浪费巨大等原因,这些“矿场”相继被当地关停清理。《公告》发布同日,内蒙古发展改革委公布“挖矿”企业问题信访举报方式,鼓励群众举报虚拟货币“挖矿”企业。

“一般虚拟代币的价值是依托一定平台,如果脱离平台或对于非平台用户而言并无实际价值,容易沦为投机、炒作、洗钱、非法集资等工具。”周茂华向《财经》记者总结道。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