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县梗”的背后,是中国1800个县的尊严和自我期许

作者 | 《财经》新媒体主笔十年砍柴    编辑 | 蒋诗舟

2021年05月20日 13:14  

本文2176字,约3分钟

近日,“曹县”成了热词,在好些网络平台上了热搜,有关曹县的梗流传很广且翻陈出新。如“宁要曹县一张床,不要上海一套房”“城市的差距一定要看清,要客观评价,纽约近几年还是追不上曹县的”“北上广曹”等等。在此之前,恐怕许多参与这场热梗狂欢的网友对位于鲁西南平原的人口大县曹县并没多少了解。

这个网络热梗的流传,是很有意思的传播现象。据说最早是当地一位主播,在直播时经常喊一句“山东菏泽曹县”,因其夸张的表情而被不少创作者模仿,形成一种独特的网络表达风格,带有明显的夸张、戏谑、反差、自嘲等“网红”因素。2017年,日本东京电视台的综艺节目《不可思议的世界》其中一期被有心人挖掘出来,加入了“热梗”大合唱。那期节目中,摄制人员走进了曹县。节目里采访一些嫌弃中国制造的日本人,最后跟他们揭秘,日本九成以上的棺材都来自山东的曹县。

当地县委、县政府也趁热打铁,向外界推介曹县。人们了解到,这个县还真的挺有实力的,人口165万,进入了2021中国县域网络购买力百强榜,全国县域网络零售额百强榜也有它,淘宝村百强县榜单上该县位居全国第二。对一个并不为多少人所知的农业大县突然爆红,多数网友乐见其成。但也有人嘲讽这种梗类似阿Q精神胜利法,或曰夜郎自大,有人还拿出纽约、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人均GDP和曹县对比,更有人说经济上要雄起,不能光靠“打嘴炮”。持此论者真不知今夕何夕,显然对网络表达的风格缺乏了解而发胶柱鼓瑟之言。那些将“曹县”炒上热词的当地主播,何尝不知道曹县和大城市的差距,他们这种表达方式除了为了适应网络传播外,就如“铁岭是宇宙的中心”之类说法那样,在我看来,其背后还蕴含着某种积极的价值:生活在县域的万千民众,在维护着自己生活的尊严以及对家乡的期许。

“曹县梗”的走红,首先是由于某些短视频平台的客户下沉带来的一次县里人对都市社会左右网络公共议题的一次抵抗和逆袭。有人说因为互联网的普及,世界是平的,偏僻的县城或乡镇和世界各大城市的信息沟通变得无比快捷,但这种技术上的便利并未造成网络上话题设置和参与的平等,反而显露出某种马太效应。比如说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城市,遭遇一次沙尘暴,或者闹市里发生一次车祸,抑或是一座70层的高楼晃动,顷刻便在各大平台上了热搜,相关信息满坑满谷。如果一个县发生类似的事,究竟会有多少人关注呢?类似抖音、快手这种短视频平台的普及,确实使小城市和乡镇居民掌握了适合自己的表达工具,而且他们的表达能够在全国范围内精确地找到欣赏者,并引发广泛的共鸣。

透过“曹县梗”走红这个现象,我想也能使更多人看到进而思考一个问题。广袤的中国大地上,除了那些繁华的一、二线城市外,还有1800多个县(截至2019年底,中国2846个县级行政区划单位除965个市辖区外,还有387个县级市、1323个县、117个自治县、49个旗、3个自治旗、1个特区、1个林区)。它们的未来会怎样呢?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以及人口老化和青年生育欲望的降低,越来越多的人涌向一、二线城市,会导致县域人口减少,经济活力变弱。可仍然有一半左右的人将生活在县级市或县里面,除了一些经济发达的百强县外,如江阴、昆山、张家港、长沙县等等,其他的县(县级市),在互联网上似乎成了被遗忘的角落,偶尔某县发生一个特别离奇的恶性事件,这个县才能被外界所知。

这次曹县热遍网络,颇有一些喜剧色彩,让人看到:哟,县里人们的生活丰富多彩呀,他们的生活质量和精神状态都不错呀,年轻人也不是非得要呆在大城市打拼。曹县是1800多个县特别是内陆地区县域的代表,山东曹县完全可以换成河南滑县、安徽萧县、湖南道县、湖北随县、四川荣县、陕西乾县、甘肃文县等等。这些县的经济发展、文化教育、生态环境、社会秩序等状况如何,直接决定着中国的未来。分析曹县这个大县的产业,会发现古代农耕时代一个县一个乡自给自足的田园诗般的繁荣不可能也没必要存在,县域的繁华必须嵌入全国乃至全球的经济之中,成为其一部分。曹县两大支柱产业,木制品加工在海外市场占据优势,演出服和汉服制造在国内市场成绩不俗,哪一个产业也离不开经济的全球化。在1800多个县里面,有的县生产了全球一半以上的内衣,有的县的护理医用耗材销往上百个国家,有的县加工的假发飞到了五大洲各种肤色的人头顶。中国的希望,不仅仅在北上广深等大城市,更在这些一个个可能多数外地人不知其名的县。

曹县其实在古代大大的有名,这里是牡丹之乡。在唐代,此地出了一个志向远大的人物,他年轻时也向往着大城市长安,但那时候他想成为长安的一份子只能通过成功率很低的科考。他失败了,于是写下了名诗《不第后赋菊》:“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抒发了一位县域青年对大都市爱恨交织的复杂情感。

这人叫黄巢。如果他生活的时代,即便处在曹县乡下,也能找到正经的工作能衣食无忧,一家人过着小康生活,那就会没有后来“天街踏尽公卿骨”的故事了。

财经号所发布文章之版权属作者本人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财经》立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