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求:为什么中国M2增速很快,但近30年没有出现恶性通胀?

2021年05月20日 16:41  

本文2768字,约4分钟

要点

1、随着注册制的推进,未来A股的退市速度会大幅加快。

2、金融体系未来的发展方向一定是能够提供多样化、流动性好、风险和收益相匹配的资产类型来进行组合。

3、“美联储放水”的说法并不准确,且美国金融市场能够充分消化多发的美元货币,并没有引起多大的问题。

4、货币多并不一定导致通胀。中国M2增速约等于经济增速的两倍,但近30年中国经济保持相对稳定,并没有出现恶性通胀。

“金融体系未来的发展方向一定是能够提供多样化、流动性好、风险和收益相匹配的资产类型来进行组合。而随着注册制的推进,未来A股的退市速度会大幅加快。”

近日,中国人民大学原副校长、中国资本市场研究院院长吴晓求在与腾讯财经的对话中,对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方向给出了这样的观点。

吴晓求是中国著名的经济学家,是中国证券理论的奠基人之一,也是中国资本市场30周年的重要见证者。他对宏观经济、金融改革和资本市场等领域的深入、独到研究,令其成为中国经济学界在资本市场研究领域最有影响力的专家之一。

关于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吴晓求在对话中提到,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是金融的结构性变革和金融脱媒的结果。随着注册制的推进,A股退市机制也在逐步完善,未来退市速度会大幅加快,退市效率会大幅提高。为了加强对投资者的保护,监管部门需要做好两件事:一是加强对信息披露的监管,二是要加快发展机构投资者。

至于美联储量化宽松的做法,吴晓求认为,并不能称之为“放水”,而且美国金融市场能够充分消化多发的美元货币,并没有引发多大的问题。此外,他表示,货币多发并不一定导致通胀,中国M2增速约等于经济增速的两倍,但近30年中国经济保持相对稳定,并没有出现恶性通胀。

以下为经过编辑的对话实录:

腾讯财经:您最近出了一本书叫做《中国资本市场的理论逻辑》。简单来说,您觉得中国资本市场30年发展遵循的理论逻辑究竟是什么?未来将会发生哪些变化?

吴晓求:中国资本市场发展有两个最主要的理论逻辑。第一是金融的结构性变革,其核心不仅表现于金融机构的多样性,更来自金融功能的变化和金融资产结构的多样性。随着金融结构多样性的出现和脱媒的趋势,中国金融的功能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一种金融体系金融功能变化,主要是通过资产结构的多样性来实现的。

第二个重要的理论基础是金融脱媒,也就是金融活动的“去中介化”——投融资活动通过市场完成,而不是通过金融机构)。

这个逻辑在未来不会发生变化。但是,随着居民收入水平和市场化程度的提高,社会对金融体系逐渐提出了新的要求,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有足够多的流动性好、多样化、且风险和收益相匹配的资产类型以供配置。

腾讯财经:A股上市公司质量参差不齐,甚至存在上市后公司质量进一步下滑的现象,这也是A股市场波动较大的原因之一。我们一直在说要加大上市公司的退市力度,但是借壳上市等现象一直存在。更加完善的退市制度为何难以推出?

吴晓求:更加完善的退市制度难以推出是因为,过去的发行制度不是市场化的,所以退市机制也很难市场化。发行制度和退市制度是相匹配的。

而随着注册制的推进,退市机制正在逐步地完善,不符合上市公司要求的企业将会逐步退市。我认为,未来退市速度会大幅加快,效率会大幅提高。

腾讯财经:这些年来,监管层一直在强调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对此您有什么具体的建议?怎么看待这些年来A股上市公司质量的提升?

吴晓求:什么叫上市公司的质量?上市公司的质量跟利润有关系,但也不是必然的关系。有些企业亏损,但是质量很好;有些企业盈利,但是质量不好。所以,上市公司的质量好不好是看这家上市公司有没有投资价值,也就是未来有没有成长性。

所以,不要停留在这样一个口号中。我们必须推行发行制度的市场化改革才能有效地提高上市公司的质量,也就是推动注册制的改革。

腾讯财经:您觉得我们距离全面注册制的推出还有多远?是否有利于A股市场走出长期牛市?

吴晓求:我相信我们在这样一个趋势上。

注册制改革不只是关于发行制度改革,还包括更广泛的含义:信息披露、并购重组、交易制度、退市机制以及监管体制等方面都要做系统性改革。注册制改革在全市场的推出需要一个过程,我们需要充分总结评估科创板和创业板改革的经验与不足,再适时地完善并推出。

注册制推进将使市场化程度大幅提高,识别具有投资价值的企业成为一项对投资者来说更大的挑战。为了加强对投资者的保护,监管部门需要做好两件事:一是加强对信息披露的监管,提高上市公司透明度,这是投资者做决策的前提;二是要加快发展机构投资者,推动中国资本市场投资者结构向机构投资者占据主导位置的方向发展,因为机构投资者的价值识别能力高于大部分散户。

腾讯财经:数字人民币已经在试点中,距离正式、全面推出还有多远?能带来的最大好处是什么?

吴晓求:我个人认为,我们把太多的精力放在关注发展数字货币上了。数字货币或许是一个重要的发展方向,但它不是最重要的。如何推动中国金融的改革开放、如何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如何推动金融技术的进步,这些才是中国金融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无论哪种货币发行,都需要国家主权信用的担保。否则,这个资产意义就不大。

腾讯财经:您说有国家主权信用担保的货币才是有意义的。那疫情之下全球货币大放水,是否降低了市场对美元、欧元、日元等主权货币的信任?

吴晓求:首先,我不认为美联储的做法一定是“放水”,只能说是发行的美元比正常情况下多一些。第二,虽然美国量化宽松,但是美国金融市场有足够的宽度和厚度,加上美元的离岸市场非常大,所以这些多出来的美元货币可以被充分消化,并没有引起多大的问题。

如果是一个封闭的国家采取多发货币的方式来促进经济增长,那么一定会带来恶性的通胀,因为多余的货币只能通过通货膨胀去消化。

中国货币发行速度也很快,M2增速约等于经济增速的两倍,这个比例是全世界主要经济体当中最高的。4月底M2已经达到296万亿,GDP2020年年底突破了百万亿。但除了1990年前出现过物价的大幅度上涨,之后近30年中国经济保持相对稳定,物价只是缓慢上涨,没有出现恶性通胀。

所以说,货币的多少与经济和通胀关系是非常复杂的,这和一个国家的经济结构、开放程度、金融市场的厚度都有密切的关系。

腾讯财经:巨量流动性和债务问题究竟如何收尾?

吴晓求:美联储自然有退出的方法。我相信美联储在应用货币政策、应用金融工具影响经济方面是非常成熟的,他们自然会有退出机制,有办法回收流动性。我们不应该根据我们的经济结构去判断美国货币发行所带来的影响。

美元的国际化是美国的立国基础,是美国经济具有竞争力的根本。美国自然会重视,我们无需替他们担忧。目前看,美元还是全世界信用度最好的货币,没有哪一种货币的信用是超过它的。

财经号所发布文章之版权属作者本人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财经》立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