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晖的评价两极分化,是因社会撕裂吗?

作者 | 《财经》新媒体主笔 十年砍柴    编辑 | 蒋诗舟

2021年05月21日 13:15  

本文2769字,约4分钟

昨天下午,贝壳找房官方微博发表公告称,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左晖因病去世。有知情媒体很快报道了左晖所患的是癌症,已罹病有年。左晖也是中国最大的房地产中介链家的创始人,其对房地产中介行业之巨大影响人所公认,可以说颠覆了这个行业。

左晖去世时才五十岁,真是英年早逝。对于左晖的去世,网络上很快呈现出褒贬反差巨大的评价。褒扬者将其看作中国房产中介业伟大的变革者,他促使这个行业健康发展且不断壮大,造福于广大买房者、租房者和房东。因此不少人对其辞世表达了惋惜和哀悼之情。持这种态度的有企业界的创业者、职业经理人,大概更多地出于物伤其类。也有一些财经类媒体的记者或评论员,他们了解房产中介行业在中国发展的过往,基于经济学常识作出判断。如著名的财经自媒体“兽楼处”刊发了一篇题为《兽爷| 他去当满天星了》,评价左晖“他的链家和贝壳确实做成了很多事。”“所有的中介里,链家无疑是最接近全面消灭‘假房源’的那家;贝壳的楼盘字典,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了一个可以与美国MLS相媲美的数据库,而MLS是美国中介举行业之力才做出来的;贝壳招聘大量本科毕业生,房产经纪人终于开始职业化了。”

但是,和赞颂之声对比强烈的是,批评甚至咒骂的声音也很大。当“新浪财经”的微博发出左晖病逝的消息后,很快跟帖如云,到今天早晨已有1.1万多条评论。有人指责链家和贝壳垄断了房源,使租房者和买房者不得不支付更高的成本,这对初出校门、收入不高的年轻人是雪上加霜;也有曾受过“自如”甲醛房伤害的消费者再一次站出来,加入到批评的阵营。

曾在“自如”甲醛房风波中帮助消费者维权的著名自媒体“呦呦鹿鸣”持有人黄志杰,对当时左晖公开回应“将承担责任”却食言的事仍难以释怀。他发表感慨说:“生而为人,当然是复杂的,我们无法用那些并不相通的人间悲欢掩盖当事人卓越的商业成就,正如,我们无法用无边无际的财富,掩盖‘发展中的悲剧’。”

褒者扬之于天,贬者损之入地,对已经告别人世的左晖先生来说,已没什么用。就如宋代诗人感叹蔡邕在戏曲、鼓词中被编排,“死后是非谁管得,满村听说蔡中郎。”而对还活着的人来说,一位成功的企业家之死,引发反差似“冰火两重天”的激烈争论,值得深思。这一现象是不是社会撕裂的表征呢?

无论从褒扬者还是贬损者的发言来说,都有道理。一些媒体发布的文章已用缜密的事实与逻辑来证明左晖对房产中介业的贡献,这不能简单地说是“媚富”吧?而那些批评、指控其垄断房源、罔顾普通消费者权益被侵害的人,也是有理有据,亦不能指责为“仇富”。

对同一件事,同一个人,因为立场、经历和自身利益的差别而有不同甚至天差地别的评价,本属正常。大伙儿都说好的人,孔子名之为“乡愿”,是“德之贼也”。而“乡人皆恶之”的人,也未必就是十恶不赦。历史上一些改革家,身后所受到的争议延续千百年,如宋代的王安石和明代的张居正,褒者称之为救时能臣,贬者称之为祸国罪魁。

不仅仅是去世的左晖,现在还健在的一些成功企业家——特别是依靠互联网而积累巨额财富的企业家,都面临着这样的争议。如何看待这些现象呢?我觉得首先应该明白不同的职业有着不同的职业道德和职业追求,其放在社会道德层面评价,有可能造成一定的偏差。

譬如律师的职业道德要求他在法律范畴内尽一切能力为当事人辩护,减轻罪责,哪怕当事人在公众看来是十恶不赦之人,这种行为在一些人眼里就是帮坏人说话。所有人包括商人当然应该受道德的规范,企业家要流着“道德的血液”。但作为一个商人,他首先要遵循商业逻辑,在合法的范围内尽量扩大企业规模、赚取利润,几乎每个有追求的企业家都想打败所有竞争者成为行业老大。这就会使企业家在经营中展示其“冷酷”的一面,严格管理员工,想一切办法压低成本,在市场竞争中为击败竞争对手毫不留情,“慈不掌兵、义不养财”即是此义。可许多在经营中“狼性”十足的企业家获得财富后,回馈社会却看上去非常仁义。前不久宣布离婚的比尔·盖茨就是这样的,他的微软多年来受到垄断的指控,差点被美国政府强行拆分,而他把挣得的大量财富用来兴办公益,惠及全球。你能说他虚伪么?我以为不是,这两幅面孔的呈现,缘由是一个人两种角色的转换。

对与某个企业发生关联的具体的人而言,譬如一个普通的消费者或员工,他为什么要做高屋建瓴式的理性思考,进而理解企业家呢?在具体的消费者和员工眼里,我租到一间甲醛含量超标的房间,影响了健康,中介就必须赔偿,否则就是无良企业,我才不管这企业做过什么社会贡献呢。在“996”困境中的白领和被算法驱使的外卖小哥,同样是这样的想法。

社会是分阶层的,不同阶层的人利益需求有差别和冲突,即使同一个阶层、同一个单位的人,也常有因利益分歧而产生冲突的情况。这种大大小小的冲突正体现了社会的复杂性和丰富性,正常的、稳健的社会能够包容、消化这种分歧而不会失控。在经济高速发展时,各个阶层的人机会都比较多,都有较大的空间,也就是说因为蛋糕做大的速度很快,谁都能得到好处,分蛋糕有些不公平大体上能被忽略,出不了大麻烦。倘若蛋糕做大的速度减了下来,“内卷化”程度加剧,分蛋糕是否公平就格外重要,因为有人多分,那么另一些人分到的就会比以前少。如此,阶层之间的矛盾必然加剧。若不能及时维护起码的公平公正,那么处在弱势的一方(特别是没有赶上经济快速发展风口而出身平民家庭的年轻人),很可能会产生两种选择:一种是早早认输,做“躺平”一族;一种是谁也别想好,持大家一起遭难的破坏心态。如一段被广为转发的某青年写下的愤怒:“凭什么那些房东打打麻将,一年房价上涨的好处比我一辈子勤勤恳恳工作还要多?我现在没有钱、没有女朋友、没有时间,很快连青春和希望都没有了,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让尊重市场经济和私人产权?凭什么?”

左晖之死引发的网络口水战,说是社会严重撕裂的表征,或许言过其实,但应当引起社会管理者足够的深思。既要对弱势者特别是年轻人维护自身权利有制度性保障,又要不折不扣地落实对私有财产的保护,让企业家保持创造财富的动力。这需要公心、定力和精巧的操作技术。

财经号所发布文章之版权属作者本人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财经》立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最新评论
  • 财经网友
    1个月前
    说不好的 是不知道链家之前的那些中介有多造假多不规范
  • 134****2452
    1个月前
    两手都要有所作为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