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学凌亲自接管 BIGO,欢聚集团组织、方向生变

作者 | 黎诗韵 程潇熠    编辑 | 黄俊杰

2021年05月21日 13:54  

本文3382字,约5分钟

经过一年多的业务出售和调整,欢聚已经大不相同。

《晚点 LatePost》获悉,自 2 月开始,欢聚集团(NASDAQ:YY)创始人、董事长兼 CEO 李学凌已亲自接管欢聚旗下公司 BIGO。

BIGO 各业务负责人已经不再对 BIGO 总裁胡建强(Jason)汇报,转为直接向李学凌汇报。胡建强目前处于休假状态。

BIGO 的直播应用 Bigo Live 是海外收入第二的中国非游戏应用,仅次于字节跳动的 TikTok。根据应用数据统计公司 Sensor Tower 数据,自 2020 年 3 月至今,BIGO 几乎每月都在全球应用收入榜前十。

李学凌是最早将直播做成一门生意的人。YY 从一款游戏聊天工具扩张为直播平台,2014 年收入就超过 21 亿元。但随着抖音、快手涉足直播,YY 和虎牙都在中国面临激烈竞争。

欢聚在 2020 年 4 月将虎牙直播卖给腾讯,又在 11 月将 YY 直播卖给百度。在出售 YY 直播前,BIGO 已经是欢聚第一大收入来源。2020 年前三季度 BIGO 收入 85.6 亿元人民币,比 YY 多出近 3 亿元。

BIGO 是李学凌的二次创业,其联合创始人胡建强早年是欢聚的工程师。BIGO 于2014 年由李学凌创立,2016 年转型做海外市场,发展出直播应用 Bigo Live、短视频应用 Likee、聊天应用 imo 这三个主要海外产品。

BIGO 进军海外后不久,胡建强就开始主管 BIGO 的业务。2018 年欢聚以 22 亿美元收购 BIGO。此后胡建强继续担任 BIGO 总裁,所有业务线负责人对他汇报。

在去年的采访中,胡建强曾告诉《晚点 LatePost》,他擅长执行,李学凌擅长思考,两人很互补。

现在李学凌回来管理一线业务,“天天在 BIGO 开会”。一位 BIGO 知情人士对《晚点 LatePost》表示,“李学凌现在亲自管理 BIGO,全力以赴 BIGO 的全球市场。”
 
《晚点 LatePost》了解到,李学凌接管后,员工可见的变化主要是优化成本,重点是调整烧钱的短视频 Likee 和业绩无明显起色的 imo(2020 财年报甚至没有提到这款产品)。imo 的负责人胡承彰(Jeff)于 3 月离职,imo暂由BIGO高级副总裁 James 接管。同时 imo 团队减员 1/3。

意料之中的主将调换
但没想到那么快

一位知情人士对《晚点 LatePost》表示,此次李学凌接管可以说是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只不过没想到会这么快发生。

另一位知情人士则表示,此次变动是“公司在不同阶段,因为市场变化而做出的不同反应。(事发)有偶然、也有必然。”

出售 YY 直播和虎牙之后,BIGO 是欢聚集团仅剩的核心业务。欢聚集团财报显示, BIGO 2020 年营收 119.5 亿元,占集团营收的 90%——剥离虎牙和 YY 后。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YY 直播剥离后,BIGO 成为欢聚集团的主要业务。集团也需要面对“核心管理层的设定、长期利益的分配”等问题。尽管胡建强任 BIGO 总裁多年,但他从未在欢聚集团管理层名单之列。

胡建强曾是欢聚集团工程师,一位技术专家,曾被评价“技术很棒,但(向上)沟通不行”。

欢聚集团的基因,长于理解用户、迎合用户,而弱于技术和商业化。李学凌做 BIGO 时刻意补足短板,重用了胡建强。胡建强一手搭建了 BIGO 的技术系统,并在海外搭建基础设施、降低运作成本。这些为 BIGO 扩张、提升效率打下基础。

而李学凌在早期把控 BIGO 的战略,明确了全力做海外直播的方向。2017 年年初,尝试了三个方向后,李学凌设立了做短视频(Likee)的未来战略。之后,李学凌退居幕后。

一位欢聚集团人士认为复杂的国际形势加快了变化发生。2020 年 6 月,印度政府宣布封禁 59 款中国应用,字节的 TikTok 以及 BIGO 的 Bigo Live 和 Likee 均在列。印度是 BIGO 的运营四大区之一,BIGO 在其中投入了 2、3 亿美元。

印度用户在线消费很少,封禁对 BIGO 收入的直接影响微乎其微。但它的直播应用 Bigo Live 以及短视频应用 Likee 都在印度有大量用户,损失了潜在的增长可能。

BIGO 在海外曾一度对标 TikTok,一度单个季度就能花超过 10 亿元人民币打广告,为短视频和直播拉用户。但二者差距正在拉大。2019 年,BIGO 各业务的全球总月活(MAU) 近 4 亿,只比 TikTok 少一成。2020 年 10 月,BIGO 的月活降至 3.5 亿,不到 TikTok 的一半。
 
印度封禁后不久,BIGO 负责短视频的高管大批离职。2020 年 9 月,Likee 负责人危文离职。随后几个月内,Likee 中东大区负责人吴宇峰、北美大区负责人黄知进、东欧大区负责人王品也相继离职。
 
据《晚点 LatePost》了解,为弥补印度封禁带来的损失,BIGO 上线了新的短视频产品。同时 2020 年下半年到年底,BIGO 也在内部试水了跨境电商业务,但还没带来多少收入。
 
子公司和集团利益不会完全相同。去年接受《晚点 LatePost》采访时,胡建强曾说,BIGO 被欢聚并购是 “吃亏了”,一是作价较低,二是在上市公司体系内“拿钱、花钱”相对更难,不利于新产品扩张。
 
今年春节后,BIGO 内部系统显示,各业务负责人不再对胡建强汇报,改为直接向李学凌汇报。员工称,之后没有在公司办公室看到胡建强。

两大业务减员
BIGO 未来将加大海外电商投入

BIGO 在直播以外的主要业务过去一年都经历了人事震荡。

短视频应用 Likee 的高管大批离职后,聊天应用 imo 负责人胡承彰(Jeff) 已在今年三月离职。imo 团队减员 30%。一位接近欢聚的人士称,“imo亏钱、数据一直跌,吃力不讨好。”

imo 是一款 2007 年诞生的聊天工具,到 2019 年年初被 BIGO 收购时,在全球有 2 亿多月活。

“刚开始,李学凌很兴奋也有无数的点子在 imo 上,但逐个试过后发现效果都不好,就交给胡建强和团队去试错了。”上述知情人士表示,李学凌看到了把 imo 做成类似的产品的可能性。

财报显示, imo 2020 年第四季度平均月活跃用户(MAU)约为 1.86 亿。虽然已是欢聚所有产品中月活最高的应用,但它的用户规模已经比收购时少了超过 10%。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BIGO不会放弃 imo,这款产品将聚焦在语音房产品打磨和变现。

而短视频业务 Likee 也将削减团队规模,争取盈利。

一位接近 BIGO 的人士称,Likee 这三年更看重纯用户量的增长,以追赶 TikTok,争取来的很多用户商业价值较低。现在 Likee 的广告投放预算也大幅减少。

李学凌在 2020 年四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称,Likee 在过去三年注重用户规模的增长,现在开始进行商业化,未来还会发生一些比较明显的改变。

一位 BIGO 知情人士告诉《晚点 LatePost》,Likee 减员比例近 20%。其中主要包括算法团队。而之所以选择裁减算法团队,是因为其工资成本最高,并且算法框架搭建好以后,后续迭代的人力要求较低。

一些业务缩减投入的同时,新产品还在上线。欢聚于今年 3 月在 Google Play 和苹果 App Store 上线了一款新的社交应用 CrushMe。据 App Growing Global 数据,该应用已从 3 月底开始通过 Facebook 在海外市场投放广告拉用户。

李学凌为 BIGO 商业化选定的长期目标是电商。他认为中国兴起的直播带货有机会被推广到海外。

李学凌曾在去年二季度的财报电话会议中称电商业务是欢聚的长期目标。未来三到五年将着重发展电商业务。最终欢聚的营收将转为以电商为主,直播为辅,再加上一部分广告收入。

去年 8 月,欢聚战略投资了跨境电商开店服务 Shopline,后者在中国和越南均有团队。

欢聚并不是唯一进入电商领域的短视频、直播公司。快手内部孵化了 Zynn,《晚点 LatePost》曾独家报道,字节跳动也在探索针对海外消费者的电商项目,代号 “麦哲伦 XYZ”。

经过一年多的业务出售和调整,欢聚已经大不相同。2019 年年底,它一半业务和收入在中国,另一半在海外。今天欢聚几乎全部产品和收入都来自海外。

它所面对的世界也是几年前所无法预料的:地缘政治冲突不断激化,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一年未见平息迹象。

创办了欢聚的李学凌重新掌舵 BIGO,带着一个不一样的公司,面对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