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巴虽停火,对立更加深

《财经》杂志   文/《财经》记者 蔡婷贻 编辑/郝洲     

2021年10期 2021年05月24日出版  

本文6577字,约9分钟

以色列通过轰炸试图铲除哈马斯的做法是幻想。国际社会应该协助“巴勒斯坦解决自己内部问题,和解、团结和民主化”,同时国际社会需要施压以色列,需要慢慢地停止占领

2021年5月14日,以色列的“铁穹”防御系统(左)与加沙地带武装组织发射向以色列的火箭弹(右)。图/法新

 

当地时间5月21日凌晨2点,以色列和控制着加沙地带的政治组织哈马斯达成停火协议,结束了长达11天的流血冲突。截至5月20日,这轮冲突造成的死亡人数已经达232人,其中包括65名儿童、39名女性;以色列12名民众丧命,其中有2名儿童。

以色列坚称空袭消灭了160名加沙地带的好战分子,巴勒斯坦则表示伤亡的武装人员仅为20名。

以色列和哈马斯都分别宣布在这轮交火中取得胜利,过去11天疲于奔命、躲避炮火的加沙民众则点燃烟花庆祝和平再度降临。

公民运动组织的活动主任古兰(Fadi Quran)表示,“几乎我认识的每一个人过去一周都没有好好睡一觉,今天晚上很多人将能睡一个安稳觉,我的心和那些死去孩子、父母和兄弟的人在一起。痛苦从未远去,我希望我能替他们分担一些,即使就是短短的一天(痛苦)。”

过去一周,尽管国际社会不断对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双方施加压力要求停战,媒体也多次传出双方“即将达成停火协议”,但均遭到以巴双方的否认。

5月19日,美国总统拜登在连日的压力下,终于通过电话要求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当日必须做到“明显降温”,但是内塔尼亚胡随后回应称,他持续打击行动的决心不会变,“直到达成目的”。

拜登的施压最终还是带来了效果。他在停火协议达成后表示,“我相信我们有一个大好机会取得进展,我承诺会推动(接下来的工作)。”

欧洲智库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以巴问题专家洛瓦特(Hugh Lovatt)对《财经》记者指出,过去这一周努力协调这轮停火的是埃及政府和联合国的协调员,但是接下来“很多政府会拿走不属于自己的功劳”。

停火达成之后,联合国的首席谈判代表温内斯兰(Tor Wennesland)在社交媒体上欢迎以巴双方确实执行协议,并对在战火中失去亲人的人表示哀悼,同时特别点名埃及、卡塔尔在这一轮的协助,“巴勒斯坦的建设可以开始了”。

 

耶路撒冷老城再引冲突

就在停火协议达成不到48小时前,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居民仍然在疲于逃命。5月19日早上6点,北加沙的Al-Saftawi街区的住户收到以色列军方要他们立即起床离开住所逃命的通知,住户试图多要求一些时间叫醒熟睡的居民,以色列军人回绝了,“我们会发射警告性火箭炮”,这样一来大家都醒了。

“警告性火箭炮?这是什么没有人性的概念?”正在英国谢菲尔德攻读博士的29岁巴勒斯坦人阿卜苏拉玛(Shahd Abusalama)的家就在这个街区,她过去10天几乎没有睡过觉,除了不断试着给家里打电话,就是盯着电视看加沙地带被轰炸的画面。“每一次通电话都可能是最后一次。”她带着脆弱的声音对《财经》记者表示。

对以色列来说,哈马斯贸然发射火箭炮也难以容忍。

“我们需要一个真正的解决方案。”内塔尼亚胡的顾问和外交官雷吉夫(Mark Regev)称,以色列无法忍受哈马斯随随便便地发射火箭弹。在过去11天里,哈马斯总共向以色列发射了超过4000枚火箭弹。

雷吉夫解释称,以色列在国际压力下拒绝停火是因为“一个不成熟的临时停火协议意味着哈马斯的胜利,这对谁都没有帮助,如果哈马斯重新获取能量,将不利于以色列、不利于巴勒斯坦人,也不利于和平。”

2021年5月19日,加沙地带,一名巴勒斯坦女孩坐在以色列空袭后未爆炸的导弹上。不同于哈马斯缺乏精准度的飞弹,以色列轰炸机给巴勒斯坦人带来严重的生存压力。一位母亲就对媒体表示,她每天晚上把小孩分别放在不同房间以分散风险。图/澎湃影像

 

这场冲突起源于以色列警察和巴勒斯坦穆斯林在东耶路撒冷的对抗。东耶路撒冷同时是伊斯兰教和犹太教的圣地,穆斯林的圣地岩石圆顶清真寺和阿克萨清真寺、犹太人的圣殿山和西墙均坐落于此。

4月13日,穆斯林斋戒月开始第一天,以色列警察闯入东耶路撒冷阿克萨清真寺打断正在祈祷的巴勒斯坦穆斯林,拔掉寺里播放经文的大喇叭的电源。由于当天也是以色列阵亡将士纪念日,以色列总统当时在旁边的西墙发表演讲,以色列官方不希望清真寺的经文广播影响总统的演讲,但是拔掉喇叭电源的做法显然冒犯了穆斯林,让穆斯林觉得完全不被尊重。

耶路撒冷大穆夫提萨布里(Sheikh Ekrima Sabri)事后表示,以色列警察打断清真寺祷告的行为导致情势恶化,“那是个转折点”。

在那之后,以色列警察在斋戒月期间限制巴勒斯坦穆斯林进出大马士革门外的广场,导致后者数周来与以色列警方冲突不断。以色列境内愤怒的巴勒斯坦居民在街上焚烧汽车并与警察发生冲突,而占多数的犹太人也随机攻击阿拉伯人。

此外,穆斯林居民对以色列管理者的不满也部分源自东耶路撒冷内谢赫贾拉区的穆斯林住户面临驱逐。他们认为以色列定居者多年来通过购买土地改变现状,最后达到将他们驱逐的目的。2021年初,非政府组织“西岸犹太人口统计”的数字显示,自2017年至2021年,犹太人在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领地的人口增加了13%。

谢赫贾拉社区就是以色列定居者以国外捐款购买而来,尽管巴勒斯坦住户已经居住在该区数个世代,以色列定居者在1972年开始对这些住户提起诉讼,耶路撒冷地区法院最后裁定6个住户应该在5月2日前搬离,其他7个住户在8月1日前搬离。巴勒斯坦住户随后提出上诉,以色列最高法院5月9日宣告推迟原本在10日宣布的是否最终驱逐这些住户的裁决结果。

斋月期间前往阿克萨清真寺祈祷的巴勒斯坦人同时也在声援可能遭到驱逐的谢赫贾拉住户。不仅如此,5月10日是以色列犹太人庆祝1967年以色列占领东耶路撒冷的节日,以色列称之为“耶路撒冷日”,不少极右犹太组织一度计划前往谢赫贾拉游行。接下来一整日,以色列警察、巴勒斯坦抗议者和犹太极右势力冲突不断。

以色列警方使用高压水枪、橡皮子弹和催泪瓦斯等非致命防暴武器逼退、最后逮捕这些巴勒斯坦年轻人,街头冲突持续升温。哈马斯多年来要求以色列移除在东耶路撒冷内部署的警察,但是以色列始终忽视这项要求。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5月7日发表声明指出,以色列不能在占领区如东耶路撒冷执行自己的法律,将巴勒斯坦人从他们的家驱逐,“我们要求以色利立即停止强制驱逐,包括谢赫贾拉区的住户”。

拥有东耶路撒冷管辖权的约旦政府在5月10日发表声明谴责以色列警察的“野蛮”行为,试图驱逐谢赫贾拉区巴勒斯坦人是“玩火的行为”,呼吁以色列应该“尊重祷告者和国际法”保障阿拉伯人在冲突地区的权利。

巴勒斯坦派驻英国办事处的外交官佐穆洛特(Husam Zomlot)对媒体表示,“这样的冲突已经存在100年”,巴勒斯坦人面对从自己的土地上被驱逐的不公平待遇,让越来越多人决心抵抗。他告诉媒体,他住在加沙地带的妹妹全家6个人,包括4个孩子,自以色列发动空袭以来一直睡在一张床上,“因为他们决意要死在一起”。正是因为这样长年的不公平待遇,他不认为先发射火箭炮的哈马斯是引起这轮冲突的罪魁祸首。

洛瓦特对《财经》记者指出,这次以巴冲突和过去最大的不同在于,除了双方军队的交火,巴勒斯坦人在耶路撒冷和西岸的抗议和动员情况是以前没有出现过的,让人担忧的是这些在地面上的种族冲突可能不会随着双方停火而终止。

 

哈马斯的盘算

巴勒斯坦境内控制加沙地带的哈马斯自5月9日起向以色列境内发射火箭弹,以色列随即以空袭回击,打破了以巴自2014年以来维持的七年和平。

在5月9日之前,以色列的内塔尼亚胡政府和哈马斯已经维持了几年的默契,通过埃及政府、联合国官员和卡塔尔的协调,内塔尼亚胡政府认为与哈马斯维护关系比和其他组织来得合理。协议同意,只要哈马斯能维持加沙地带的稳定,哈马斯每个月都能在以色列默许下收到卡塔尔汇给哈马斯的款项,以色列协助铺建电缆和天然气管线、允许数千个加沙居民在以色列境内工作。

在协议期间,只要以色列在执行相关承诺时稍有松懈,哈马斯就会发射火箭弹“提醒”以色列,内塔尼亚胡政府也会很快修正“过错”,这也是为什么以色列军方在哈马斯大量发射火箭弹之前,判断哈马斯不会放弃已经维持多年的经济利益。

有关专家指出,哈马斯这次选择将事态升温的原因是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在4月30日叫停巴勒斯坦15年来首次国会选举,此次选举原计划于5月22日举行。此举当时引来哈马斯的严重不满,批评阿巴斯的做法形同“政变”。阿巴斯以以色列不允许巴勒斯坦选民在东耶路撒冷投票为由叫停选举,不过外界认为真正原因是他所属的政党法塔赫将可能大败。

“哈马斯是政治机会主义者,选举被取消后,阿巴斯自己的权威遭到削弱,改变了哈马斯的政治计算。”洛瓦特指出,选举前哈马斯希望自己能通过选举转而治理其他比加沙更容易管理的地方,但是取消选举堵住了这些路。

其他分析则认为,哈马斯顺势利用阿巴斯拿以色列当借口,在群众发生冲突时和法塔赫竞争起“谁最能保护耶路撒冷”。以色列情报部门怀疑,哈马斯鼓动在耶路撒冷的抗议和冲突,不只是为了挑战以色列政府的控制,更是为了破坏阿巴斯政府在约旦河西岸的治理地位。

以色列认为冲突态势升温的另一个原因还包括哈马斯加沙地区的负责人叶海亚·辛瓦尔(Yahya Sinwar)的掌权,辛瓦尔在以色列坐牢超过20年,不仅会说希伯来语也被认为更能玩弄以色列人。

基于这些对哈马斯的分析,59岁的辛瓦尔成为以色列军队的轰炸重点,他在加沙的住宅和他兄弟的住宅遭到以色列军队轮番轰炸,不过目前还没有人员伤亡的报道。以色列国防军强调,他们针对的是哈马斯和伊斯兰极端主义分子的基础设施,尤其是哈马斯领导人用以逃跑的地道系统。

不过,以色列轰炸的地点显然不止这些目标,阿卜苏拉玛指出,一颗导弹摧毁的是至少一平方公里的土地,“他们(以色列军队)宣称自己是基于道德的攻击,但是大部分死亡的是小孩和女人……几十万人失去住所……以我家人来说,他们和另外三五十人躲在一起,没水、没电、没食物、没网络,加上无休止的炮火轰炸”。

不仅如此,以色列因为轰炸了一栋原本为美联社和半岛电视台办公室的大楼而遭到各方抨击,以色列强调哈马斯的单位也藏在该栋楼里。

以色列一度宣布地面部队进入加沙地带,随后修改说法表示地面部队只是在边境待命,尚未进入加沙地带。洛瓦特指出,以色列习惯让地面部队待命,以此对巴勒斯坦施加压力。

《华盛顿邮报》外交评论员伊格纳修斯(David Ignatius)批评,以色列通过轰炸试图铲除哈马斯的做法是幻想,“如果以为这样能换来永久地服从,这种做法应该早就成功了才对,但是这一策略已经(被证明)是不断重复的失败”。他认为,美国已经到了需要从长远考虑推动加沙地带重新实现和解的时候。

 

不对称武力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不同程度的军事实力左右了悬殊的伤亡情况,生活在两边的人民对冲突的态度也截然不同。

一位以色列居民对《财经》记者表示,他已经习惯了巴勒斯坦的这种炮击,只是家里孩子对炮击声比较害怕,“或者要等到哈马斯和伊朗消失”,类似情形才会消失。

在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则无法像以色列人般轻松。不同于哈马斯缺乏精准度的飞弹,以色列轰炸机给巴勒斯坦人带来严重的生存压力。一位母亲就对媒体表示,她每天晚上把小孩分别放在不同房间以分散风险。

“六口之家的尸体,包括四个小孩,现在被从瓦砾堆中挖出来。”一名巴勒斯坦活动人士当地时间5月14日上午在社交媒体上称。

两国的武装实力区别来自军事装备的天壤之别。以色列国防部表示,自冲突发生以来每三分钟就有一枚飞弹射向以色列。值得一提的是,在此轮冲突升级过程中,在加沙地带本地生产制造出的火箭弹首次被用于进攻以色列。

真正保护以色列的是其部署多年的反火箭弹系统。射进以色列领空的火箭弹,多数能被以色列的“铁穹”防御系统精准地拦截。以色列目前使用了10组“铁穹”地对空防御系统,通过侦测入侵火箭弹的动线来决定是否拦截,每一组覆盖60平方英里,一旦决定拦截,系统就会发射拦截炮弹将来袭火箭弹引爆,此系统自2011年正式部署以来,已经拦截超过2000枚火箭弹,成功率超过80%,在这一轮交火中的拦截成功率更是达到90%。

根据黎巴嫩和哈马斯的分析,大量的发射火箭弹,如一天1000枚,将可让“铁穹”防御系统失灵,这也是为什么哈马斯“只求量,不求质”。

“铁穹”的研发主要来自美国政府的技术和预算支持,自奥巴马时期开始拨出数亿美元支持该项目,2014年哈马斯和以色列关系陷入紧张时,则拨出2.25亿美元生产“铁穹”使用的拦截炮弹。截至2020年11月,美国已经为“铁穹”援助以色列16亿美元。

以色列官方近来也肯定“铁穹”发挥的功能,表示“铁穹”保护以色列数万人民的生命。

 

和平的曙光

再度升温的以巴冲突,让国际社会几乎来不及回应。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5月14日凌晨要求双方立即停火,“基于开斋节精神,我呼吁以色列和加沙立即降温和停火,太多无辜的民众已经丧失生命,这个冲突只会令整个区域更加极端化。”

联合国安理会和穆斯林国家的外长接着在5月16日召开紧急会议,要求以色列停止轰炸平民。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视频会议上称,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冲突不断升级,造成包括妇女和儿童在内的大量人员伤亡,形势十分危急严峻,停火止暴刻不容缓。国际社会必须紧急行动起来,全力阻止局势进一步恶化,全力防止地区再陷动荡,全力维护当地人民生命安全。

不过,会议之后,美国数次阻止安理会就此议题发表声明。

上任以来就表态将冷处理中东问题的美国总统拜登,随着双方交火造成巴勒斯坦人伤亡越来越严重,面临改变政策的压力。他在5月13日表示,正向双方施压尽快实现停火,但强调以色列“有防御自己的权利”。

5月19日,面对不断累积的国内和国际批评,拜登终于通过电话对内塔尼亚胡指出,他需要在当日结束前看到冲突态势“明显降温”,内塔尼亚胡随后“感谢美国的支持”。同一日,美国第五次阻止联合国安理会发表要求双方停火的决议,理由是决议可能会影响拜登政府调停的进程。

前任联合国难民署被占巴勒斯坦领土特别调查员杜加特(John Dugard)批评美国根本不适合担任调停者。他指出,美国不只再三阻止安理会发表决议,更拒绝和哈马斯直接对话,至今还违反国际法设立在耶路撒冷的大使馆也仍正常运转中,加上每年对以色列提供38亿美元援助,“美国完全不是一个诚实的调停者”。

随着停火协议的达成,各方角力将重新展开。美国已经表示,不打算和哈马斯进行任何交流,而将和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和他的政府协助修复加沙地带。

停火容易实现,恶化的种族和宗教对立却难以改善。洛瓦特指出各方需要先承认目前能彻底解决以巴冲突的方案并不存在,过去20多年国际社会共同推动的方案都已失败。接下来,国际社会应该协助“巴勒斯坦解决自己内部问题,和解、团结和民主化”,同时国际社会需要施压以色列,需要慢慢地停止占领。

洛瓦特对《财经》记者强调,“停火只是个开始,联合国和埃及协调员的工作已经结束,接下来国际社会应该通过外交推动以巴冲突的完整解决方案。”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