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辉超级物种:新零售何以失败?

《财经》杂志   文/《财经》记者 吴琼 编辑/余乐     

2021年10期 2021年05月24日出版  

本文438字,约1分钟

作为永辉试水新零售的标杆业态,名为“超级物种”的新业务,是如何从宠儿变为弃儿的

5月18日下午,北京市朝阳区长楹天街地下一层的超级物种门店里仅有一位顾客在挑选水果,店员多数坐在就餐区的位置上休息。一旁的海鲜缸里,曾经的“明星单品”波士顿龙虾依然生猛,但却无人问津。

“这家店很快就要关了,店面会划入旁边的永辉超市。”一名店员对以消费者身份进行询问的《财经》记者表示。从2019年开始,超级物种在北京、杭州、福州、广州等地关闭了多家门店。2021年2月,界面新闻报道称超级物种将关闭全国福州外的所有店铺,这一消息随后被永辉超市官方否认。4月20日,永辉相关负责人回应超级物种接连关店时表示,超级物种已经不是集团核心业务。

2017年,新零售概念是资本市场的宠儿。以超级物种为代表的新零售业态也在2017年将永辉的市值推向巅峰。在市场整体震荡的背景下,永辉超市(601933.SH)股价一路走高,从2017年初的4.76元一度涨到2018年1月的12.12元,市值翻了2.5倍,成为当年的现象级股票之一。

... ...

您看的此篇文章是收费文章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阅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