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问白银越野赛事件:谁该为惨剧负责?

作者 | 《财经》记者 何香奕 王丽娜    编辑 | 朱弢

2021年05月26日 20:18  

本文7944字,约11分钟

关于这场灾难的信号或许早已出现。比如,比赛前一天的降温预报;比赛当日开跑时就已开始呼啸的大风;比赛途中有选手不断弃赛回撤。同时民间的救援从当天中午就已开始,但这些都没有最后挽回21条跑者的生命。

3、3、1、5、2 ……

甘肃白银市常生村村民尚立山一直还记得这串数字,这是5月22日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下称“黄河石林越野赛”)出事后,他在山上搜寻到的尸体数量。

一场172人参与的越野跑,导致21人死亡、多位顶级选手丧生荒野。

此前甘肃省白银市市长张旭晨表示,该事件是一起因局部天气突变发生的公共安全事件,省委、省政府已成立事件调查组,对事件原因进行进一步深入调查。张旭晨说:“在此,作为赛事主办方,我们深感内疚和自责,并对遇难人员表示沉痛哀悼,对遇难者家属和受伤人员表示深切慰问。”

5月25日,甘肃省应急厅厅长黄泽元在新闻发布上介绍,5月22日事发当晚,甘肃省委、省政府成立了七个工作组,调查组是其中之一,同时启动了现场封锁、相关资料封存、证据固定等工作。5月24日,成立了省委、省政府联合调查组,同时邀请国家体育总局、国家气象局的马拉松赛事专家和气象专家参与调查。

截至目前,联合调查组尚未披露相关的调查情况。究竟这场灾难是如何发生的?目前仍没有答案。有人将灾难的发生归咎于极端天气,有人认为是主办方组织不力、救援不及时。

根据《财经》记者的了解,关于这场灾难的信号或许早已出现。比如,比赛前一天的降温预报;比赛当日开跑时就已开始呼啸的大风;比赛途中有选手不断弃赛回撤。

同时,民间的救援早已开始:中午在cp2(第二个补给点)附近务农的村民们就已开始给选手送衣物。下午1点多就有选手拨打了求救电话;2点左右常生村党支部书记接到给选手送御寒衣物的通知;3点钟前更多人拨打了报警电话。

但是,这些都没有最后挽回21条跑者的生命。

幸存者

4月15日,黄河石林越野赛开始报名,比赛设置了健康跑、21公里越野赛、100公里越野赛三个组别。其中百公里越野赛报名费1000元,名额400人,需要提交近一年50公里及以上比赛的完赛成绩证书。参赛选手能从比赛中获得的经济收益是,前十名选手能获得2000元至15000元不等的奖金,所有完赛选手能获得1600元的补助。

陈璐(化名)看到越野跑群里有人报名。她查询了一下往届的线路,发现赛道的爬升总共只有2000多米,于是决定参加比赛,这是她的首场百公里越野跑。

出发前,陈璐一直在查询当地的天气情况,也向有参赛经验的朋友取经,“一直作着防暑的准备,还戴了‘鬼子帽’”。5月21日,陈璐和朋友抵达黄河石林,当天下午,陈璐从天气预报得知5月22日的气温为6度-13度,中午12点到2点有雨。她连忙询问工作人员,得到的回复是“会变天,气温下降一半,有雨,但是天气预报都不准”。

之后,陈璐和朋友决定提前探查路线,“我们坐着当地人的驴车进去,大家心情都很好,当时天气也还不错,我们一直在拍照”。陈璐向当地人询问了天气情况,得到的回复也是“会下雨,但顶多就下几滴”。

景泰县气象局相关人员在接受中新网采访时表示,景泰县气象局为本次比赛提供了现场气象服务,气象局的主要领导给组委会的主要领导发送了比赛场地的气象信息专报。气象专报中提供了最低气温、最高气温、风级风向等信息,“但是具体的冷空气过境信息没有。”

5月21日晚上8点,组委会召开技术会议,并陆续收集参赛选手放在换装点的衣物。陈璐往包里放了一条厚裤子和冲锋衣。“我犹豫着要不要放,最低温是6度,一直在想带不带,最后还是放进包里了,挺后悔当时没有带上。如果组委会能第二天再收衣物,我觉得会减少很多风险”。

5月22号上午,陈璐和其他参赛选手们吃完早饭准备开赛。出发前,还是对气温有些担心的陈璐在随行包中装了一条长裤。事后看来,这条裤子成为她“救命”的装备。当时,陈璐看见一同参赛的朋友只穿了短袖短裤,“我还叮嘱他中午会降到6度,多带衣服,但他说自己从来不穿长裤跑越野赛”。

陈璐和选手们乘坐大巴到达了比赛出发点,刚一下车,就感觉“很冷、风很大,大家都跑到屋里,不敢在外面呆”。

出发前,陈璐穿上了皮肤风衣,“风太大,眼镜丢了,帽子也到处乱飞”,但她说,组委会并没有任何提示。上午9点,比赛正式开始。此时,没人知道这是一场注定无法完成,甚至很多人会付出生命的比赛。

中午12点左右,陈璐到达cp2时,雨已经下得非常大,一些选手,包括陈璐的朋友们都在cp2处放弃了比赛。此时,陈璐的防风衣已经湿透,手也开始发抖,她在cp2将自己杯中的冷水换成了热水,并没有吃东西。“停下来吃东西太冷了,而且我想着包里还有红牛和能量棒,cp3没有补给,应该可以跑到cp4,于是又继续出发”。

从cp2出发前往cp3的路上,陈璐看到沿途指路的红色旗帜已经倒掉了一些,用石头裹着的红布条也四处散落。陈璐的手已经冻僵,她连忙裹上了救生毯,身体蜷缩着往前爬坡,此时已经有选手开始下撤。

最开始,陈璐还会询问下撤的选手,对方只是说“太冷了、下撤”。但越往上爬,下撤选手的情况越来越糟糕,有人搀扶着摔得满身是伤还在流血的人,还有一群人扛着用救生毯裹着的选手,有人喊着“想活命赶紧下”,有人劝说“不要上,上面十几个人已经躺在地上,估计已经不行了”。

陈璐看着前边和身边都有人还在继续跑,她评估了自己的状况,还是选择了继续往上。但是她也发现,前面的人越来越少,有两个选手突然停在了前面。陈璐正准备上前问,这两人发着抖问她“救生毯有用吗”,陈璐连忙帮他们取救生毯,“风特别大,救生毯一卷开差点被吹飞”。

陈璐看了下前方,已经不太能看清路,“我觉得可能迷路了,也不知道cp3有多远,就开始下撤,当时我状态还可以,并没有失温”。

下撤的过程中,陈璐碰到了蓝天救援队的人正往上走,看着他们穿着很单薄,也没带什么设备,她还提醒着他们注意安全。下午2点左右,陈璐下撤到了cp2附近的河边,她的手机才有了信号,开始不停地响,全是朋友们询问她“是否平安”的信息。

河边已经停了几辆大巴。陈璐赶紧上了车,车上坐满人后就开始返程,她问车上的工作人员“是否停赛了“,工作人员说”不停啊,前面还在爬啊,应该有人完成比赛了吧”。此时,已经是下午3点。

救援者

位于赛道附近的常生村,60余民村民参与当天救援

5月22日清晨7点,常生村村民朱建东顶着大风上山干农活。他所在的玉米地正在越野赛的cp2附近,是选手们的必经之路。

中午,朱建东和妻子回到田边的小木屋吃午饭,他的妻子说,“太冷了,吃完下山”,此时雨越下越大,朱建东看着跑过去的选手都穿着短袖短裤,于是自发和另外两个上山干活的村民们给选手们送棉衣棉裤。

朱建东当时建议选手们“上面起雾,不能上了,去小木屋里,”但有些选手接过了衣服,有些选手仍然穿着背心和短裤往前跑。

此时,由于天气原因,没有选择上山放羊的村民尚立山也在微信群里看到有人说着“雨太大,怕跑步的要出事哦”。但是他并没有放在心上,直到下午2点午睡醒来,他几次拨打上山放羊的朋友电话都没通,看着屋后的山已经被大雾包围,他才意识到有问题,连忙带上棉衣,骑着摩托往山上赶。

等尚立山到达山顶后,他凭借着对地形的熟悉,与赶到的消防队员,一起展开救助。

一名知情人士俞明(化名)告诉《财经》记者,下午1点多时,在比赛现场提供服务的人曾接到参加越野赛的选手的求救电话,“遇到雨和大风,需要有人去救援”。俞明赶紧联系为比赛提供保障的一名救援人员,但是电话打过去却一直无法接通,后来通过微信才联系上。

事后,俞明才得知,组委会和为赛事提供服务及支援的人,很多人使用的是电信和联通的手机号,信号微弱,尤其是cp2和cp3路段,信号更差。

此时,在比赛的终点——豹子沟广场,还聚集着不少组委会的工作人员,赛事执行方的负责人——张小燕也曾在终点出现。俞明也观察到有些异样,下午1点是21公里山地半程马拉松4小时的关门时间,但是下来的人并不多。很快,在终点的不少工作人员“突然不见了”,后来俞明才知道,他们是带着棉被等救援物品上山了。留在现场的工作人员也非常着急,忙着各种打电话。

一名在现场接到求救电话的人觉得情况紧急,在3点左右拨打110报警电话。他了解到当时已经有不少人报警,接线员还问他,为什么这么多人报警,他们在做什么,是否需要出警。随后,110接线员还再次联系他了解情况,因为有报警的人后来通讯中断,接线员还嘱咐他保持通讯畅通。

俞明称,现场有服务人员提醒比赛的组织者,黄河石林景区有直升机。“cp2-cp3是整个赛程最难跑的一段,爬升主要集中在此路段,车开不上去,因此了解情况的当地人士的第一反应就是应该调直升机”。俞明说。

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五一”,黄河石林景区引进两架直升机,游客可以乘机体验“空中观石林”的观光项目。但赛事公司的人员后来反馈说,直升机外出参与青海地震救援了,经多方联系,周边的直升机要么驰援地震救援,或者飞行员不在。

黄河石林景区所在地中泉镇的镇长冯锡国告诉《财经》记者,在2点半之前,他收到了景区管委会打来的电话,希望他帮忙提供御寒衣物,他立刻联系了离赛道最近的常生村党支部书记王忠,让他带上厚衣物去现场。

2点40分左右,王忠赶到了现场,此时现场已经有公安和救护车。王忠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说,4点左右,有牧羊村民的妻子联系了他,告知“山上出事了”,王忠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马上把情况告诉了景区管委会,并安排常生村的所有村民上山救助。

4点,一支专业救援队收到了白银蓝天救援队的求助,等他们到达时,已经是当晚21点了。

责任者

今年黄河石林越野赛的主办单位是中共白银市委、白银市人民政府,承办单位是白银市体育局、中共景泰县委、景泰县人民政府,执行单位是黄河石林大景区管理委员会和甘肃晟景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晟景体育”),推广单位是景泰黄河石林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在一些专业人士看来,这个赛事组成单位一看就是“草台班子”,缺乏专业经验。

此次赛事的执行机构——晟景体育,是甘肃省白银市靖远县的一家本地企业,该公司成立于2016年9月,经营范围包括体育赛事活动策划、会展服务等,法定代表人为吴世渊。

工商资料显示,吴世渊拥有或参与投资了多家公司,包括农业公司、文具用品店、养生公司、园林绿化公司等。他的一个重要投资伙伴为张小燕。目前晟景体育由吴世渊和张小燕各持股50%,张小燕还是甘肃万美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甘肃万美”)的法定代表人。

此前,甘肃万美曾持有晟景体育55%股权。甘肃万美成立于2009年5月,虽非这次比赛的组织方,但在参赛手册的第二页,就有对甘肃万美公司的详细介绍。

多位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张小燕实际上对赛事介入更深,今年黄河石林越野赛现场,有志愿者知道“老板张小燕”,但并不记得吴世渊。另有人士称,张小燕和吴世渊是夫妻关系,但《财经》记者未获证实。5月25日,《财经》记者曾多次致电吴世渊和张小燕,但两人均未接听电话。

晟景体育成立不足5年,据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至少中标了4项马拉松比赛和越野赛的运营项目。比如,2018年首届黄河石林越野赛运营服务项目,中标金额为150万元;2019年首届平川半程马拉松赛运营服务项目,中标金额为97.682万元;2019年靖远县第三届国际马拉松赛运营服务,中标金额为149.5万元;美丽乡村健康跑2020年线上线下马拉松运营服务项目,中标金额149.55万元。

另有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靖远县第一届国际马拉松赛运营服务商也是晟景体育。

有知情人士透露,晟景体育参与2018年黄河石林越野赛项目招标时,张小燕就是与黄河石林大景区管理委员会对接的主要负责人,当时景区管委会对举办这类越野赛缺乏经验,张小燕给人的印象还“比较专业”,并有不少事务都亲力亲为,比如参与赛道勘验等。

在白银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网站查询可知,参与赛事运营项目招标方式是竞争性磋商。投标人资格和条件包括,提供2017年财务状况报告,以及2018年任意一个月依法缴纳税收和社会保障资金的相关材料,经营范围须包括体育赛事策划或体育运动项目经营的相关内容等。彼时,刚刚成立一年多的晟景体育成功中标。

竞争性磋商、竞争性谈判、公开招标是不同的政府采购方式。一般情况下,公开招标最为严格,周期时间较长,规定比较严格。竞争性磋商与竞争性谈判比较类似,但竞争性磋商是通过综合因素确定供应商,竞争性谈判则主要通过价格来选定供应商,即看谁价格最低。

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黄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赛暨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赛运营服务项目并不顺利,曾遭遇采购废标。

甘肃政府采购网显示,2019年的赛事采购资金降为100万元,“本项目供应商共三家,三家供应商报价均超出磋商文件中规定的采购预算价,三家符合性审查均未通过,磋商小组建议废标。”5月26日,《财经》记者多次致电景泰黄河石林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电话均无接通。至于晟景体育是如何成为今年的黄河石林越野赛执行机构,目前尚无公开信息可查。

5月26日,《财经》记者逐一致电负责本次越野赛的各部门负责人:赛事主席吴世渊、赛事总监郑世荣、赛事执行总监王耀祥、赛事医疗安保总指挥和志愿者总监杨功博、赛道主管黄建斌、赛事裁判总负责张益全、救援应急负责张龙等。其中,只有赛道主管黄建斌在接听电话后挂掉,其余人员均未接听电话。

根据工商信息查询,黄建斌的电话显示为上海一家果蔬合作社负责人的电话。赛事总监郑世荣的名字,曾出现在2017中国·靖远第一届国际马拉松赛的公开信息中,那次赛事运营机构同样是晟景体育,郑世荣的名字作为场地器材组成员之一出现。

2018年,体育总局《关于进一步加强体育赛事活动监管和服务工作的通知》提到,对体育赛事活动应按照“谁主办、谁负责”、“谁审批、谁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进行。各级体育主管部门对所辖区域内的体育赛事活动负有领导责任;各级运动项目管理中心、单项体育协会对本项目赛事活动负有监管责任;各类体育赛事活动主办、承办单位对赛事活动负有主体责任。

逐利者 

近些年来,多个城市都在举办马拉松赛事、越野赛。而越野跑比赛的兴起时间更短,国际越野跑协会2013年成立。

据户外运动网站8264的统计,2016年中国大陆地区的越野跑赛事超过330场,是2015年的三倍,其中百公里以上级别的赛事有39场,约为2015年的两倍。

一位体育产业资深人士告诉《财经》记者,中国的体育赛事审批改革,进一步激发了市场活力。2014年国家体育总局发布《关于推进体育赛事审批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见》(下称《意见》)称,鼓励社会力量参与体育事业,充分调动社会各方面组织和承办体育赛事的积极性,进一步简政放权。除全国综合性运动会和少数特殊项目赛事外,包括商业性和群众性体育赛事在内的全国性体育赛事审批一律取消。《意见》提到,这类赛事审批取消后,组织、承办体育赛事的市场主体可以按照相关制度从全国性单项体育协会获取技术、规则、器材等方面的指导和服务。

一般来说,马拉松、越野跑赛事的规范操作是,请行业主管协会,比如中国田径协会或中国登山协会参与主办或者协办。而越野跑属于山地户外活动,行业管理机构是中国登山协会。

在上述人士看来,有了行业协会提供技术支持,由专业人士负责勘路,并对补给、救援和竞赛手册等进行指导,相对会比较专业规范,这对超长距离的越野跑比赛更为重要。他曾参与国际越野跑挑战赛的组织,聘请的专家勘测路线时,会综合当天的气候情况、风沙、赛道等因素进行全面评估。

“但是请中国田协和登山协会参与主办或者协办,聘请专业的技术人员勘路等都需要支付一定费用,一些地方为了节省费用或者心存侥幸,就省掉了这些。”上述人士表示。

这名人士表示,现在各地都在搞马拉松、越野赛,政府部门和一些园区管理者是希望通过赛事拉动经济,“公园导入人流最好的办法是办体育赛事,吸引外地人来,拉动地方经济、促进消费。”

这名人士也透露,有一些地方在举办这类赛事时,招投标时存在拼价格的情况,看谁出的价格低就用谁。他的团队曾参与一些地方的招投标,提供的方案非常专业,但是往往也会败给一些地方体育赛事公司,这些中标公司因为缺乏专业经验,往往会将赛事再外包给一些技术团队。地方的体育赛事公司则可以获得政府的补贴、园区或者景区支付的费用、报名费和赞助费分成等。

据俞明了解,晟景体育并没有聘请专业团队参与组织今年的赛事,只是找了一些业内人士临时参与。

国内知名赛事品牌TNF官网显示,对于100公里越野赛有强制装备要求,然而此次黄河石林越野赛未将冲锋衣、头灯等要求体现于强制装备中。

前述体育产业人士表示,一些赛事的举办方出于节省成本的考虑,往往会压缩保障支出。在他看来,而赛事保障就像是买保险,不出事还好,一旦出事就是大事,必须常备不懈,因此补给和医疗保障费用不可节省。他曾经参与组织丛林越野赛,为了防止选手被蛇咬伤,在现场除了配备必要的医疗物品、急救车,还找了专门治疗蛇伤的医生。同时,现场的工作人员必须保持通讯畅通,并配备卫星电话。

目前,国际越野跑协会是目前全世界越野跑赛事的标准制定方。国际越野跑协会曾制定安全指南,在比赛过程的必要措施如天气、通信、交通运输和必备装备,以及医疗急救计划都有相应的标准和指南。中国登山协会也曾发布《超长距离山地越野赛竞赛规则》,确定此类比赛的竞赛规则。

越野跑比赛的最小距离超过马拉松比赛的距离(42.195 公里),一般为50公里、100公里及超100公里,这类比赛被称为超长距离山地越野赛。

《超长距离山地越野赛竞赛规则》规定,计时芯片、跟踪器、照明设备、保暖衣物等是必备装备。另外,需要根据具体情况确定辅助装备,在特殊天气情况下要设置特定路段的风险监控(如洪水、滚石等),确保路线安全。在赛前(通常是正式比赛前一天)应召开技术会议,会议由裁判长主持,技术代表、安 全监督、裁判员、运动员、领队或教练员必须参加。技术会须详细介绍本次比赛的技术、后勤等情况,并负责解释运动员提出的有关赛事的所有问题。

据前述资深人士了解,国内的中长跑和越野赛在此次事件后都基本被叫停,“这会对健康发展的户外体育运动带来摧毁性打击。”

黄河石林越野赛出事的第二天,即5月23日,国家体育总局召开“全国体育系统加强赛事安全管理工作会议”。随后各地出台相关规定。比如,浙江省体育总会5月24日决定暂停中长跑和越野赛等全省相关赛事活动,对所有体育赛事活动进行安全风险排查,制定切实可行的安全预案和应急预案。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