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首相前顾问爆料:疫情初期,政府压根没当回事

作者 | 《财经》特约撰稿人 魏城 发自伦敦    编辑 | 郝洲

2021年05月27日 13:05  

本文3592字,约5分钟

卡明斯声称,卫生大臣汉考克在“无数”场合撒谎,政府要员们做好了容忍数十万人死亡这种可能性的准备。

抗疫早期,政府权力坍塌……

首相只顾放假,认为新冠(病毒)是一场虚惊,还想电视直播让人给自己注射病毒……

政府高官视新冠(肺炎)为水痘,打算让人相互接触以实现群体免疫……

卫生大臣多次撒谎,早就应该被解雇20多次……

——这些听上去匪夷所思的描述,是英国议会关于新冠疫情听证会上一个重量级证人的证言。

不管你对这个证人的人品、政见如何评价,他绝对是一个在未来英国史书上不得不被大写一笔的人物。

炸弹般的爆料

他叫多米尼克·卡明斯,曾经是英国政坛上的第二号最有权势的人物,虽然他从来没有参加过选举,也未曾担任过财长、副首相或其他什么高级职位,他不过曾经是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的顾问,而且后来据称在与约翰逊未婚妻的权斗中落败而被赶出了唐宁街10号,但他在英国议会听证会上投出的一颗又一颗炸弹般的爆料,肯定确保了他在未来英国史书上将被浓墨重彩地写上一笔的“历史地位”。

5月26日,英国议会卫生委员会和科学委员会联合举行听证会,调查英国政府在新冠疫情期间的应对方式及其责任,最令人期待的证人、约翰逊的前顾问卡明斯在马拉松式的作证过程中不断抛出重量级的炸弹,让那些即使一直关注此事的人都感到应接不暇、震撼不已。

首先,卡明斯以这样一番话开始了他的长达7个多小时的作证:“(英国)内阁大臣、政府高官和像我这样的顾问,在像这样一场危机中的表现,灾难性地远远低于公众有权期望的那种标准。”

卡明斯曾经是约翰逊最得力的左膀右臂,在2016年的退欧公投竞选活动中和2019年的大选中为约翰逊立下了汗马功劳,但自从2020年年底被迫辞职后,他就从约翰逊的首席顾问和最亲密的战友,变成了约翰逊最危险的敌人,而他此后的一系列批评和爆料前老板的言行,都被视为“公报私仇”,但即使这个说法能够成立,卡明斯的爆料因为涉及重大的公共利益,约翰逊及其盟友似乎也不能以一句轻松的“报私仇”为由而一笑置之。

作证前的几天中,卡明斯连发了60多条推特,指责英国政府在疫情暴发初期未能把防控放在首位,导致疫情最终沦为一场导致十多万人死亡的大灾难,他还表示,如果约翰逊一开始就尽早加以妥善处理,英国本来并不需要第二次和第三次实施全国性封锁。

在5月26日的作证中,卡明斯最惊人的爆料是:约翰逊在自己染上新冠病毒之前,一直认为新冠疫情就是一个“耸人听闻的故事”,危害不会大于猪流感,他还曾经表示:“我要让我们的首席医疗官在电视上直播给我注射新冠病毒,这样大家就知道这没什么可怕的了!”

卡明斯还声称,卫生大臣汉考克在“无数”场合撒谎,政府要员们做好了容忍数十万人死亡这种可能性的准备,而不肯立即在2020年3月上旬实施全国性封锁。

 卡明斯透露,2020年3月12日,在一片混乱之中,内阁高级官员海伦·麦克纳马拉来到首相府,警告即将发生的灾难:“多年来,一直有人告诉我,我们有一个应对这种灾难的完整计划,但实际上我们没有任何计划。我到这里是为了告诉你们:我认为我们绝对完蛋了。”

卡明斯说,内阁大臣们不愿批准实施全国性封锁,因为一些行为科学家们错误地宣称英国人不会接受这种限制或严格的测试,内阁最初确实打算实施群体免疫政策。

去年3月,卫生大臣汉考克曾经否认政府支持群体免疫方案,但卡明斯现在说,这是事实,不容辩驳,他对于首相府至今仍然否认此事感到愤怒。

卡明斯还披露,英国前内阁秘书兼国家安全顾问马克·塞威在一次会议上建议,应该鼓励“水痘派对”,让人们互相接触传染,来帮助发展群体免疫。

所谓的 “水痘派对”,是指让没有得过水痘的孩子和得过水痘的孩子在室内一起玩耍,从而让所有孩子都得水痘,并因此产生抗体。组织这种活动的人相信,儿童感染水痘的危害没有成年人感染水痘那么严重,但因为现在已经发明了水痘疫苗,各国卫生专家并不同意组织这种活动,而反疫苗运动人士认为,疫苗的危害比疾病本身更大。

卡明斯作证时表示,他当时就说,这个类比是错误的,新冠不是水痘,会造成成千上万的人死亡。

“我们的制度出了大错”

卡明斯说,他和约翰逊的关系朝着坏的方向急转直下,发生在去年英国第二次全国性封锁前后。按照他的说法,导致两人彻底决裂的主要原因并非是他与约翰逊未婚妻的矛盾,而是他敦促约翰逊再次封锁,而对方一直拖延,这导致了许多不该死的人失去了生命。

2021年4月26日,英国《每日邮报》曾经以《鲍里斯:让尸体堆积如山得了 》的大字标题发表了令人震惊的报道,报道称,去年10月份,约翰逊曾经在一次会议上说:“别再**封锁了,让尸体堆积如山得了。”(注:“**” 是英语中的脏话)但当时政府立即否认约翰逊说过这个话。

然而,卡明斯在5月26日作证时表示,约翰逊确实说过这个话。

卡明斯多次表示,约翰逊不适合担任英国首相一职。与本文前述的种种炸弹般的爆料相比,卡明斯说的这句话听上去似乎不那么具有爆炸性,但对他的前老板的杀伤力也许更大。

约翰逊在担任伦敦市长期间就以不关注执政细节而著称,虽然他靠退欧坐上了保守党领袖和英国首相的宝座,但好景不长,他率领保守党赢得大选后不久就遇上了对其执政能力的一次严峻的大考——如何应对新冠疫情。

在约翰逊的领导下,英国成为欧洲抗疫表现最差、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此前英国各界已经在严重质疑他的领导能力,如今,认为他不适合担任首相这句话从他昔日最亲密的战友、最高级的顾问嘴里说出,不管其中是不是有报复的成分,其分量自然不同于普通人或他的政敌说这句话。

但让卡明斯的这句话带有更大分量的另外一个事实是,卡明斯5月26日作证时反思的,不仅仅是约翰逊一个人是否称职,而是英国的政治制度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下面引述的卡明斯的话,也许会让未来的历史学家和政治学家在评述卡明斯时,不再仅仅关注他的人品,或者仅仅认为他是在报复前老板——

“在上次大选中,我们只能在科尔宾和约翰逊之间做选择,这说明,我们政治制度的性质是有严重问题的。”(注:科尔宾是英国工党前领袖,在上次大选中输给约翰逊。)

“任何一个只能让选民在这样两个人之间做选择的制度,显然是一个错得离谱的制度。如今我们国家本可以有成千上万的杰出人士提供比他们俩更好的领导,但如果我们只能在这样两个人中选择,那显然我们的政党制度就出了大错。”

“我说这话时,也不排除我自己。在我个人看来,任何一个明智、理性的政府都不应该让我来担任如此高级的职务。我并不聪明,我也没有做出过什么伟大的成绩,像我这样的人居然身居高位,这就像约翰逊当了首相一样,是完全疯狂的。”

英国媒体的解读

5月26日,就在卡明斯作证的同时,不远处的英国议会也在进行着定期的首相答疑程序。

约翰逊显然知道,他的前顾问抛出了许多他不得不面对的严峻问题,因此做了一些自我辩护的准备。

果然,反对党工党的现任领袖斯塔默在质疑首相时,就指责约翰逊在整个抗疫过程中无章法、不透明和决策失误。

约翰逊则表示,他现在需要把精力集中在当下的抗疫努力上,以往的失误将在未来的公开调查中加以确认。

卡明斯7个多小时的作证之后,英国媒体纷纷解读他这次爆料的影响和意义。

约翰逊显然希望人们把卡明斯看作是一个企图报复前老板的不可信的证人,但卡明斯作证结束后,英国天空电视台把卡明斯的证言与目前已经从其他来源得到确认的事实相互验证,得出结论:卡明斯的许多爆料是有其他旁证的,约翰逊很难一笑置之。

《卫报》也在社论中表示,虽然卡明斯不是最可靠的叙述者,但目前所有有关的证据都支持他对约翰逊缺陷的描述。

《金融时报》的社论也认为,尽管卡明斯有着报复前老板的动机,但他描述的总体画面则是人们所熟悉的。为了避免英国未来重蹈覆辙,卡明斯的作证是非常必要的,但这不能替代一次全面、独立、公开的调查,希望届时能有更多知道内幕、甚至参与过重大决策的重要证人前来作证。

《责任止于约翰逊》——这是《独立报》社论的标题。该报认为,卡明斯作证时一改过去傲慢自大、咄咄逼人的形象,显得比较谦逊,他多次道歉,也不回避自己的责任,他的证言揭开了政府运作的帷幕,让人们看到英国抗疫过程中种种重大失误的最终责任人就是现任首相约翰逊。

(作者曾在英国多家知名媒体担任资深记者、编辑。作者微信公众号:魏城看天下)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