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股集体“狂欢”背后:“酱酒热”加剧酒企业绩分化

作者 | 《财经》新媒体 李洪力   编辑 | 潘西

2021年05月27日 13:10  

本文3321字,约5分钟

一线白酒搭台,二三线白酒唱戏,连日来白酒板块集体大涨。5月26日,白酒股再度上扬,大湖股份涨停,大豪科技、巨力索具、广誉远涨幅超过5%,尤其大豪科技已16连涨。值得关注的是,此轮白酒行情,一线名酒涨幅较小,二三线白酒股掀起涨停潮。自3月9日,水井坊、舍得酒业、酒鬼酒分别大涨225%、101%、84%;高端酒企茅台、五粮液涨幅分别为13%、30%。

从近期酒企的动向来看,酱酒热已经成为不争的白酒行业主趋势之一,各路资本纷纷加码酱酒赛道。近期,水井坊首度跨香型涉足酱香型白酒领域,海南椰岛全资子公司椰岛酒业拟携手糊涂酒业共同出资设立酱酒公司,葡萄酒酿造销售集团天鹅酿酒集团也高调宣布跨界染“酱”。

相关业内人士表示,国内通胀预期升温,白酒的抗通胀逻辑再次被市场重视,白酒无保质期的天然属性成为资金避险的最好通道。另外,随疫情恢复,终端需求超预期增长,酒企在2021年一季度销售旺季动销良好,业绩普遍增长,加之酱酒热潮引来资本纷纷入局,或是白酒此轮增长的主要原因。不过目前白酒股整体估值偏高,存较大泡沫,此轮大涨或将经历一波回调。

白酒板块集体狂欢  终端经历涨价潮

自3月以来,白酒板块短暂回调后开始出现大幅反弹,多只白酒股股价涨幅惊人。截至26日,舍得酒业较3月低点上涨超200%,海南椰岛、水井坊、酒鬼酒较3月低点上涨超100%。

记者注意到,虽然整个白酒板块的表现突出,但水井坊、舍得酒业、迎驾贡酒等区域性白酒上市公司涨幅远超茅台、五粮液等一线酒企。

民生证券判断,一线高端白酒已见底,但弹性弱于二三线白酒,建议以时间换空间;而2020年二季度基数较低的次高端品种预计仍是短期弹性之选。

中信建投证券研报认为,次高端白酒未来2-3年将处于持续的高景气阶段,业绩弹性大。高端酒则更为稳健,批价逐渐上行。高端酒短期价格坚挺,库存良性,长期增长确定性强。目前白酒已进入消费淡季,空窗期应密切观察批价和库存变化,判断行业景气度走势。考虑到未来五年增长的确定性,长期确定性增长的业绩可消化较高估值,白酒依旧具备较好的配置价值。

事实上,白酒终端刚经历了一次涨价潮。贵州醇酱香5年产品5月17日起涨价15%,市场指导价提高到799元/瓶。多款“西凤家族成员”的涨价通知也已经落地,凤臻西凤酒等多款产品6月1日起价格上调10元/瓶。

与此同时,多家白酒企业发布公告,宣布停货或涨价。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下发通知,50度500mL酒鬼酒于5月20日起停止供货。泸州老窖百年酒5月26日起终端结算价上调25元/瓶,52度500ml内参酒自5月14日起停止供货。

融泽咨询白酒分析师刘晓威对记者表示,泸州老窖百年酒、酒鬼酒、贵州醇等品牌停货涨价,同样是希望实现产品价格带“占位”,为旺季促销及渠道压货预留市场空间。

对于白酒股的后市行情,多家券商纷纷看好。天风证券表示,基本面持续强劲,白酒目前暂未到休止符。“大”白酒搭台,“小”白酒唱戏,好戏刚刚拉开大幕。次高端酒企渠道和营销是重点,渠道关键点是渠道利润和渠道模式,营销重点是品牌投放及终端培育,酒企开始从渠道到投资者的全方位争夺战。

酒企业绩分化严重 强者恒强格局未变

记者梳理发现,进入5月,国内白酒上市公司陆续披露了2020年财报和2021年一季报,一线酒企成绩亮眼的同时,进一步拉开了与区域酒企的差距,行业内两极分化趋于明显。

从一线酒企来看,茅五洋泸汾2020年营收分别为949.15亿元、573.21亿元、211.01亿元、166.53亿元、155.11亿元、139.90亿元、102.92亿元。从营收增速来看,山西汾酒、五粮液、贵州茅台较为靠前,分别较上年同期增长17.63%、14.37%、11.10%。

2020年营收超百亿的酒企包括贵州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洋河股份、山西汾酒、古井贡酒、牛栏山。据媒体统计,2020年度这7家企业总营收2244.57亿元,合计占到总营收额的88.5%,较2019年的87%再提高1.5%。

从区域性酒企来看,境遇可谓“冰火两重天”。2020年,除今世缘以及ST舍得两家实现了营收与净利的双增长外,迎驾贡酒增利不增收,口子窖、伊力特、老白干、水井坊、青青稞酒、古井贡酒的营收和净利润均有下降。

白酒分析师蔡学飞在接受《财经》新媒体记者采访时称,市场加速分化是当下国内白酒市场的现状,特别是在存量竞争格局下,酒类消费呈现品牌化,名酒品牌的优势正在逐步体现。按照目前中国酒类的消费结构与市场布局,2021年中国酒类市场名酒化进程会进一步加快,强分化趋势进一步加强,同时以酱酒为代表的的产区概念不断成熟,促进中国酒业进入品质化时代。

正如洋河股份董事长张联东此前表示,白酒行业新周期发展的基本逻辑在于“量”和“价”两个要素,过去几年间,白酒行业价量齐升,进入一个新“黄金时代”。但当前行业正在整体向“白银时代”过渡,表现为白酒市场量的增长趋于稳定,但价格还在上涨,而未来“白银时代”还会进入深水区,即量价都处于稳定状态,届时市场将进入更加残酷的存量竞争阶段,大多数酒企的增长会变得越来越难。

酒类营销专家肖竹青认为,品牌溢价和社会库存消化能力决定着企业兴衰,未来,没有品牌溢价能力的酒厂或者供过于求的酒厂,将很难通过涨价来满足不断水涨船高的终端费用需求和终端毛利率提升需求。

资本热潮涌向白酒行业  “染酱”渐成发展新风向

近年来,“酱酒热”已从现象演变为趋势。在今年春季糖酒会期间,酱香型白酒受资本热捧,展台面积占据糖酒会一半之多,酱香型白酒已成为酒行业的重要风口。

数据显示,酱香酒以不到8%的产能实现了白酒行业39.7%的总利润。根据中国酒业协会数据,2020年1月—12月,中国酱香酒产业实现产能约60万千升,同比增长约9%,约占中国白酒行业产能740万千升的8%;实现行业销售利润约630亿元,同比增长约14.5%,约占中国白酒行业利润1585亿元的39.7%。

酒业行业研究者欧阳千里表示,酱香酒成为热点,本质上是行业需要高利润的产品,尤其是消费者愿意为高溢价的酱香酒买单,于是酱香热在“平价茅台一瓶难求”的刺激下热了起来。另外,老酒收藏渐成趋势,而茅台又是重中之重,进一步加剧了炒作酱香酒的现状。

自2020年疫情爆发后,越来越多的白酒市场出现了酱酒品牌的身影。酒企集体“染酱”已成风潮,资本市场也开始注入酱酒,“浓染酱”、“红染酱”、“黄染酱”等现象层出不穷。

4月27日,A股保健酒品牌海南椰岛发布公告称,拟与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糊涂酒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糊涂酒业”)共同出资,设立贵州省仁怀市椰岛糊涂酒业有限公司。无独有偶,水井坊也在近期发布公告称,水井坊与梁明锋、国威酒业在成都签署了合资项目框架协议,水井坊拟与梁明锋共同出资新设一家合资公司,正式涉足酱香酒领域。

目前来看,酱酒热潮的本质是中国消费者在酒类绝对消费量下降的趋势下,对于高品质白酒的需求剧增。但资本是逐利的,大量资金涌入酱酒市场,也存在过度炒作的现象,及容易出现泡沫,一旦遇到市场遇冷,将散落一地鸡毛。

业内普遍认为,酱酒市场还存在产品质量良莠不齐,各种仿茅、傍茅台甚至傍名人的山寨仿冒酒以及没有相关标准约束的所谓酱香年份酒满天飞,阻碍市场正常发展的乱象。酱酒虽热但需值得警惕,产能不足、盲目逐利等问题在行业内也同样存在。

蔡学飞表示,整个中国名酒挤压扩容,本质上并不是香型之间的差异,存量竞争市场下浓香等其他香型市场并没有萎缩,只是非优质浓香型、清香型,以及其他小香型白酒泡沫被名酒挤出市场罢了。因此此轮酒类扩容是结构性调整,是酒类价值化表达的切实回归。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